余光中走了,他給孩子們的8條閱讀箴言卻猶言在耳

「黃栗留鳴桑椹美,紫櫻桃熟麥風涼。朱輪昔愧無遺愛,白首重來似故鄉。」

——歐陽修《再至汝陰》

余光中先生今年慶祝九十大壽時曾吟誦此詩

昨日(12月14日),台灣著名詩人、文學家余光中病逝,享年90歲。他出生於南京,畢業於台灣大學外文系,在美國多家大學任客座教授,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自稱為寫作的「四度空間」,其40多年前寫就的詩歌——《鄉愁》,更被收進兩地教材。

過去數十年,這位成就極高的文學大師,留下了無數關於閱讀、教育和文學的思想財富,值得我們反覆品味與借鑑。下面,我們就來細數余光中先生最寶貴的8句閱讀箴言。

1、「父母是孩子最好的閱讀啟蒙老師」

「我一進中學,父親便開始教我魏徵的《諫太宗十思疏》,母親也在一旁幫腔。接下來是讀《留侯論》,淋漓恣肆,兼具生動而鏗鏘的感性,令我非常感動。

我領悟漸深,興趣漸濃,倒過來央求他們多教一些美文。見我頗有進步,也真有興趣,便又教了《為徐敬業討武瞾檄》《滕王閣序》《阿房宮賦》。」

父母每在講解之餘,各以自己的鄉音吟哦。古典的情操從鄉音深處召喚著我,異常親切。我習誦著這些古文,每晚就著搖曳的桐油燈光,一遍又一遍,有時低回,有時高亢,我習誦著這些古文,忘情地讚嘆駢文的工整典麗,散文的開闔自如。

反覆吟詠,潛心體會,對於真正進入古人的感情,去呼吸歷史,涵泳文化,最為深刻、委婉。日後我在詩文之中展現的古典風格,正以桐油燈下的夜讀為其源頭。我永遠感激父母當日的啟發。」

受到父母的閱讀啟蒙,余光中組織家庭後,雖然沉浸創作,不太管事,有時甚至「好幾天都關在房間裡不出來」,但他依然堅持每天和女兒一起吃飯,飯後經常到家附近河邊散散步、聊文學。

(余光中和女兒)

2、「英雄故事塑造品格

藝術詩歌充實心靈」

「孩子,我希望你自始至終都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你可以是農民,可以是工程師,可以是演員,可以是流浪漢,但你必須是個理想主義者。

童年,我們講英雄故事給你聽,並不是一定要你成為英雄,而是希望你具有純正的品格。少年,我們讓你接觸詩歌、繪畫、音樂,是為了讓你的心靈填滿高尚的情趣。這些高尚的情趣會支撐你的一生,使你在最嚴酷的冬天也不會忘記玫瑰的芳香。」

(余光中和妻子)

3、「多吟誦古詩,

從事何種職業都超凡脫俗」

「我吟詠古詩的方式,得閩腔吳調的口授啟蒙,兼采二舅父哦嘆之音,竟然發展成唯我獨有的曼吟回唱,一波三折,餘韻不絕,跟長輩比較單調的誦法全然相異。

五十年來,每逢獨處寂寞,例如異國的風朝雪夜,或是高速長途獨自駕車,便縱情朗吟:『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或是『長洪斗落生跳波,輕舟南下如投梭,水師絕叫鳧雁起,亂石一線爭磋磨!』頓覺太白、東坡就在肘邊,一股豪氣上通唐宋。

清朝的名詩人龔自珍有這麼一首七絕:『迴腸盪氣感精靈,座客蒼涼酒半醒。自別吳郎高詠減,珊瑚擊碎有誰聽?』說的正是這種酒酣耳熱,縱情朗吟,而四座共鳴的豪興。

這也正是中國古典詩感性的生命所在。只用今日的國語來讀古詩或者默念,只恐永遠難以和李杜呼吸相通,太可惜了。

即使孩子將來不當詩人,詩文教育也能內化為高尚的情操,他們會更懂什麼是美、什麼是善,無論從事何種職業都會超凡脫俗。

中文是美麗的、了不起的文字,語感的培養注重吟誦,通過吟誦去體會其中的氣勢節奏韻味。用分析的、概念式的東西來教詩歌,會破壞美感,敗壞學生的文學胃口。」

4、「與其背誦《三字經》

不如活讀舊小說」

「復興國學並不一定等於復古。背《三字經》和四書是有好處,可是也要配合當代的生活。比如說『父母在,不遠遊』,大陸那麼大,怎麼可能不遠遊?再比如說父親死了,守孝3年,也不可能。河南有一本專門研究中國文化與鄉土的刊物叫《尋根》,有一次叫我題詞,我就題了『根索水而入土,葉追日而上』。一棵大樹當然是根越深越好,但另一方面也要開枝發葉,這並不是讀《三字經》就能達到的。」

发表于: 2018-07-24 05:33:46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