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在職警察的心聲,句句血淚…

警察個人感言我 張某某 因工作職位關係不便透漏真實姓名,因為我也需要生存,我隻能說我隻是一位非常普通資深員警,有妻兒父母需照顧。

自蔡英文執政以來抗議聲不斷,抗議者從南到北幾乎天天都有民眾抗議蔡英文的惡行,抗議者到哪我也就支援到哪,幾乎忙的昏頭亂向忙的不可開交。看到抗議者與蔡總統落荒而逃之景象我又掉下我同情傷痛的眼淚,台灣變的如此我也知道是蔡政府所製造。我同情的是退休金被剝奪的同仁與長官們,傷痛的是身為一個 國家元首,竟驚恐逃亡的景象,仿佛大陸軍隊攻打到總統府了!搞同昏就算了!還推甚麼 一列一休?在閒暇之餘逛各大市場與百貨公司,看見商家們的生意,隻能用慘不忍賭四個字來形容……過去買東西一向喜歡殺價的我,卻變的殺價不好意思開口殺價。每當我支援維安勤務時,遇到抗暴者,不管是激烈的動作,或語言我都深同感受,所以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讓抗暴者發洩,因為我當警察的誌願是服務群眾並非是保護總統的,保護總統安全是隨護的工作,我是小警察不是神,要我保衛她安全又要我不得罪悲慘的學長們,我也隻能選擇做做樣。

在此呼籲各位警察同仁長官學弟們,往後若有抗暴者要向菜總統陳情抗暴,在職位上 做做樣子就好,我們應有同理心,不需要再與陳情抗暴者為敵,他們是我們血濃於水的學長們啊!

今蔡政府大改你我養命退休金,我們卻還要為她而奔波,心還真有不甘,奉勸學弟妹們放手吧,不要,ㄧ像中正一那個傻妹搶出頭。若她好運能做滿四年,沒被推翻,那陳情民眾也跟著抗議四年,難道我們就需為她再奔波四年嗎?這不是我當初當警察的誌業,我是為治安的,我也愛臺灣人民,所以我會選擇偷偷放手讓抗暴軍警公教學長們面對同昏總統。

(source: facebook)

「別吃空 別吃曠 危險」~多人操作武器員額不足 無法發揮效能~華0轉貼

炮兵連擔任財務士(七月即將退伍)的一位弟兄說,他的炮兵連僅剩四十多人,編現比約40%,軍官只剩下連長、副連長,排長全部從缺,輔導長只好由士兵暫代;營部連一樣缺尉級軍官,營情報官缺人,由炮兵連副連長兼任,營人事官缺人,居然由士兵代理,下基地實測火炮,因人數不足,還要找其他連補齊。

如按美軍慣例,戰鬥部隊於作戰傷亡超過30%時,就應後撤整補,換句話說,該炮兵營因編現比低於50%,等於還未開戰就已喪失作戰能力。營部軍官還告訴他,本次招募陸軍尉級軍官八千人,只來了四千人,戰鬥部隊軍官(裝甲、步兵、炮兵)大缺員,如果他願意接受半年的軍官訓練,將可一路暢通無阻地升到少校。

從他的描述就可知年改對國軍的影響有多嚴重,我們很感概,什麼時候,國軍變成這樣悲慘,幾近沒有戰鬥力了!

國防部先前已證實,國軍中少尉軍官缺額近一半,已直接影響基層部隊工作的推動,不得已均以資深士官代替。事實上軍中早已傳出,基層連隊軍官排長大缺員,多由中、上士派代;以前連長歷練3年就下任,現在是幹6年下不來,無人可接替;營缺連長,就由營級幹部暫代,甚至營長、副營長都要暫代連長。

另一方面,四十歲左右的中階軍士官因擔心年改後退俸驟減,已無法維持家計,於是競相串聯辦理早退,寧願趁年輕及早跨入社會尋求第二春,卻造成中階幹部銜接也出現斷層。換句話說,國軍中低階層均已呈現後繼乏人的窘境,管理階層嚴重人力不足,勢必影響軍中士氣,整體戰力也將難以維持。

民進黨政府一邊說國家沒有錢,砍退休軍人福利及退休金,一邊又要調現職薪水,顯示這個執政黨只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樣的邏輯思維怎能根本解決問題。

早在洪案發生後,軍官們以「平安度日」為最高指導原則,青年志願從軍者寥寥可數,造成國軍中低階幹部嚴重缺員。另外,由於軍人地位無法提升,以至於很多軍人世家的家庭,現在都很不樂意讓自己的子弟從軍,這都是長期汙名化軍人以及年金改革所帶來的後遺症。

发表于: 2018-08-01 09:36:29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