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記者如今走入國會 黃書琪矢志推動國營媒體改革

從昔日在新聞前線衝鋒陷陣的「無冕皇帝」,到後來投筆從戎踏足政壇沙場披荊斬將,民主行動黨居鑾國會議員黃書琪在進入國會殿堂的首要議程,就是推動心之所系的媒體改革!

要將媒體生態,從過往前朝政府壓制了60年的威權從解放出來,難度堪比愚公移山,但黃書琪依舊義無反顧,將數項改革計劃列入在國會爭取的目標。

她為媒體界捎來一項好消息——內政部及通訊部正著手研究廢除「1984年印刷機與出版法令」,並將於本月16日起召開的國會下議院會議,提呈廢除此法令的動議。

「於我而言,出版法令是一項早已過時的法令。如今是資訊科技時代,鉗制傳統的紙媒出版,難道能阻止迅速流通網絡的新聞資訊?」

目前是柔州行動黨擔任宣傳秘書的黃書琪,已兩度獲選為人民代議士,但在與《透視大馬》進行的專訪中仍可察覺到,雖然早已從媒體踏足政壇,但她對老本行依舊抱持關注,所差者只是身份上的轉換。

赴台灣政治大學主修新聞與政治雙學系的黃書琪,當年學成歸國後,即懷抱滿腔熱血加入網絡媒體《獨立新聞在線》擔任記者。

3年多的媒體生涯中,她見識到我國體制的不公,已非身為「第四權」的媒體所能撥亂反正,遂於2011年砂拉越州選後,毅然加入當時在野的行動黨,踏上追求公義的征途。

2013年5月5日的第13屆全國大選,她被行動黨委派到柔佛士乃州議席上陣,首次在自己家鄉出征,對壘馬華候選人宋乃順,結果初試啼聲以1萬1227張多數票,擊敗強敵當選州議員。

在任期間頻頻反映大馬勞工困境和教育課題的黃書琪,於今年5月9日的第14屆全國大選更上一層樓,代替原任議員劉鎮東捍衛居鑾國席,對壘馬華前副總會長顏炳壽,以及伊黨候選人哈斯布拉,再以驕人的2萬3053張多數票,晉級勇闖國會。

首度成為國會議員的她坦言,政權交替後的嶄新馬來西亞,必須讓媒體重奪自主權,並讓國民擁有更多能接近並使用媒體發聲的管道。

「我希望即使是少數群體,也能接觸大眾媒體這環。無論是來自砂拉越或沙巴州的原住民們,都應該擁有自己群體的電視台,傳達本身族群的思想文化與議程。」

然而,她也承認,自己對變天后,各平台媒體簇擁著執政黨追訪的現象,感到「不舒服」。

「在5月9日後,我們突然看到許多主流媒體,改弦易轍競相訪問新上台的希盟領袖,卻不見對變成反對黨的國陣,有相對均衡的報道。除了不久前的巫統黨選辯論外,似乎沒有太多反對陣營的新聞。」

黃書琪認為,目前而言媒體確實有傾向執政聯盟的趨勢,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反之她鼓勵雙方的意見,都應持平展現在公共媒介上。

改革國營媒體

談到公共媒體,自然不能迴避如今已成為希盟政府喉舌的國營電台與電視台(RTM),黃書琪其實對國營媒體淪為「執政黨所有」的營運方式不以為然。

「國營媒體,顧名思義應該屬於國有、是國家資產,而不是由執政黨擁有!它必須是一個可以為全民所接觸、服務全民的公共媒體。」

她舉例,在英國的「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的「美國公共電視網」(PBS)及台灣的「公共電視」(PTS),都是值得大馬國營媒體參考,實現「國營媒體公共化」的好對象。

「公共媒體背後的董事局成員,應該要多元化,儘可能將政治影響排除在外。我正在研究國營媒體的結構,探討如何讓它變得更獨立,更為民間近用。不過觸及這個層面,需要透過修法,並非一夕可成。」

不過,目前盤踞在國營媒體核心者,包括一些思想守舊、迂腐不堪的高層,這些人又該如何應對?她簡潔明快地回應:「人總會有退休的一天,而有心的新人,總會在我們致力改變舊結構之際,受到感召陸續加入。」

對於「政黨經營媒體」這一環,黃書琪倒是抱著相對開放的態度,認為政黨經營媒體並無不可,但關鍵在於不能夠壟斷控制權,即掌握大部分的股權在手。

「其實不只是政黨,包括企業大亨也不應該壟斷媒體機構的股權,避免因利益衝突,而出現干預新聞作業的情況。」

前朝國陣政府,即因為其成員黨大肆收購壟斷主流媒體股權,而導致媒體機構在報道上,受到身為資方的政黨鉗制。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巫統所控制的「首要媒體」旗下4家電視台、4家電台、3家國文與英文報章。

发表于: 2018-08-01 09:57:45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