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集合全世界力量,也都拍不了這部電影了

32年前,一隊人馬浩浩蕩蕩開進了紫禁城。

雖然這座皇宮在歷史上幾度易主,但也是第一次見證如此場面。

領頭的是個義大利人,他們整整占據了故宮6個月。

當他們離開後,為我們留下的是一部絕無可能再複製的曠世巨作——

《末代皇帝》

The Last Emperor

在1988年的第60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末代皇帝》獨攬了九項大獎。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上台致辭時說:「今年是屬於它的一年……美國已經拍不出這樣的電影了。」

「這樣的電影」,是指人海戰術的大製作。

沒想到,好萊塢再也拍不出的電影,居然由一位義大利導演,在中國實現了。

中國,最不缺的就是人。

幾十年來的集體主義生活和群眾性工程,使得在中國調度起人來,比任何地方都容易。

喇嘛為溥儀登基儀式吟唱的這場戲。

導演在北京附近找來了真的喇嘛。

由於不能碰女人,於是劇組只好請了一批男服裝人員專門為他們整理著裝。

抬轎的太監,調動了部隊軍人。

一個個都把頭髮剃掉,戴上辮子。

整部電影的拍攝過程,仿佛是一項中國近現代史影像復原工程。

辛亥革命。

五四運動。

文化大革命。

劇組帶來了1000多個少年演紅衛兵。

因為導演貝納爾多·貝托魯奇認為,好多少年都不夠憤怒,於是一個一個換,最終才換來一群足夠憤怒得像紅衛兵的孩子。

人數最多的,是登基戲。

2500人。

這場戲,他們花了半年準備。

當貝托魯奇站在太和殿外,看著2500名中國軍人擔任的臨時演員,向著「皇上」集體跪拜。

他還是被嚇傻了。

他躲進了拖車,大口喝著烈酒壯膽,定下神來看著鏡子:「我在幹什麼啊?我這是瘋了嗎?」

太迷幻,是因為太幸運。

他帶著兩個項目來到中國,一個是法國作家安德烈·馬爾羅的小說《人的命運》,講述27年蔣政府針對上海共產黨的清繳運動。

遭到拒絕之後,貝托魯奇才提出了另一個項目:《末代皇帝》。

跟電影中永遠打不開那扇門的溥儀,完全相反。

現實中,似乎一切都為貝托魯奇開啟了綠燈。

天時,改革開放。

這為他打開了中國大門,也讓他「在中國拍電影」的夢想有了政策的扶持。

地利,紫禁城。

這是第一部被允許在紫禁城拍的故事片,也是最後一部。

同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訪華,本想進紫禁城,也因為貝托魯奇的拍攝不得不取消。

水到渠成,占盡天時、地利。

人和,同樣不缺。

陳凱歌也加入到了創作中。

跑了個龍套。

在影片籌備之初,陳導就幫他請來當時的一些意見領袖,分享他們對那段歷史,尤其是那段浩劫的體驗和看法,借給了貝托魯奇一雙雙眼睛。

影片中陳凱歌本人的客串亮相,也成就了一段佳話。

主要演員的尋找,也十分順利。

飾演溥儀的尊龍,是貝托魯奇面試的第一個男演員。

這氣質獨特,讓貝托魯奇一眼相中。

但是貝氏不相信,這個男一號會來得這麼容易,所以又找了很長一段時間。

最終,「溥儀」還是回到了尊龍身上。

為了找到溥儀的妻子婉容,貝托魯奇尋覓的蹤跡遍布中國、美國、歐洲。

一位好萊塢的選角導演按下了他的肩膀:你別找了,就在這呢。

1976年,因電影《青春》而嶄露頭角。

1980年,憑藉《小花》獲得百花獎最佳女主角。

在這之後便急流勇退。

當時25歲,在好萊塢四處碰壁的,幾乎要放棄表演的陳沖,就這樣加入了與貝托魯奇劇組。

恰恰相反,出演文繡的鄔君梅,反而是貝托魯奇再三爭取下來的。

當時的她20歲,僅出演過一部電影,正打算出國學習旅遊管理。

第一次受到邀約,鄔君梅一口回絕。

原因是,好不容易才辦下來出國簽證。

能申請下那個簽證很不容易,我也不知道《末代皇帝》的導演是貝納爾多·貝托魯奇,那麼牛。我就是對很多事情都不太上心。

這樣的一股倔(傻)勁兒,反倒讓貝托魯奇拍板認定:文繡非她莫屬。

陳沖、鄔君梅,就這樣走進了《末代皇帝》的劇組。

她們還想像不到,這是她們最好的機遇。

同樣沒想到,這將成為她們最美好的記憶。

「回想起來,《末代皇帝》的製作像是一場八個月的的婚禮,龐大熱鬧而混亂,而我做了八個月的新娘,每天等待著貝托魯奇將蓋頭掀開,又一次愛上我。」

在貝托魯奇的回憶里,這段時光像是一段「北京假日」。

哦不,應該是「戲夢北京」。

就像是陳沖寫的那樣:

他愛我們三個,尊龍,鄔君梅和我,這裡面沒有性的成分,或者超出性的成分,然而給我的感覺是浪漫的。拍溥儀婉容和文繡在床上做愛的時候,他說:「我好想鑽進來跟你們一起。」 然而,他的語氣神態毫無半點猥瑣。我看的出來他真的好想,就跟一個小孩很想要一盞阿拉丁神燈。

也許就是這種蠢蠢欲動、充滿天真的嚮往。

========================== END =================

发表于: 2018-12-03 09:40:21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