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快樂成長」後患無窮,智慧父母這樣幫孩子找到真正目標

文 | 神聖午睡

授權自:神聖午睡

學院君說:很多父母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事事比別人強,在孩子身上寄予了很高的希望。但他們往往只會給孩子一個模糊的目標——比如「考個好大學」,這並不能對孩子起到很好的鼓勵作用。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位媽媽對這種抽象期待的看法,希望大家有所啟發。

很多人會把快樂和壓力對立起來,甚至和父母的期待對立起來,更嚴重的會和智力對立起來。但事情卻不是這麼簡單。人生幸福是極高的哲學追求,而智慧會幫助一個天分不足的人達到幸福。證據之一就是:所有幸福指數高的國家都是高發達,高文明,平均智商高的國家,而不是相反。

很多人把完美主義和具體某些方面的高標準搞混了。我之前已經寫過,這裡再強調一次:在一件事或者幾件事上高標準高要求,這不叫完美主義,叫責任感高。事事不放過,一切都要完美,才叫完美主義。

具體來說,想讓孩子做一個優秀的科學家,或者一個愛運動的科學家,這並不叫完美主義,這叫具體期待。想讓孩子做一個長得美,運動棒,鋼琴彈得好,家庭幸福,兒女雙全,社交從容,性格開朗,人見人愛的優秀科學家,這就叫完美主義。

完美主義的悖論就在於,這是一個達不到的目標,所以會註定了不快樂。現如今流行的精英主義,就有很強烈的完美主義傾向。比如,美女帥哥學霸,比你聰明的富二代還比你努力,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有人生在羅馬之類。

孩子需要父母的具象期待

我們中國家長,很容易定下對孩子盲目期待的目標。比如孩子明明不愛讀書,卻想讓孩子做學霸,搞得大人孩子都很痛苦,並且,大部分孩子也沒當上學霸。所以很多人就矯枉過正,認為我對孩子沒有期待,這就沒問題了吧?

其實並非如此。父母對孩子有具象期待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而且也是孩子很喜歡,很需要的一件事情。孩子都會本能地愛父母,從而希望自己滿足父母對自己的期待。父母對孩子的期待高,說明父母對孩子的能力認可,這種認可對孩子的自信有很好的鼓勵作用。而自信對於一個人的終生快樂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

這是一來是因為兒童的抽象思維尚未完善,只能理解具象的事情。比如科學家,醫生就是具體期待。而「考個好大學」,「只想你快樂」都是抽象期待,是從一個偽命題走向另一個偽命題。某種角度講,「我只要你快樂」,還不如「我只要你每天練琴一小時」,畢竟後者還是個孩子確定可以做到的事情。

中國家長最大的問題並不是對孩子存在高期待,而是對孩子的期待一直都過分抽象。從虛無縹緲的「我要你學習好」,到模糊不清的「我要你快樂」。

二來是因為高期待的心理內涵是肯定,是對孩子的欣賞。孩子表現出過人天賦,父母必然對孩子有高期待。你對孩子最先放棄期待的部分,一定是孩子最不行的地方。所以,如果你對孩子沒期待,本質上是你對孩子非常失望,認為孩子沒有什麼優秀的地方。

用成年人世界來舉例,就是世界盃的時候,大家對中國足球隊基本就沒有任何期待,但對巴西隊德國隊就存在高期待。

必須解釋的是:高期待不是指諾貝爾獎那樣,而是指你對孩子有一個「有門檻」的具體目標。你希望孩子成為一個技藝精湛的修理工,一個優秀的廚子,一個合格的幼兒園教師,一個成功的魚塘承包人,一個受歡迎的教練,一個圓滑的公務員,這都是高期待。因為它們都需要去學習,去努力,去競爭,才能達到。

教育的具象化

可以幫孩子找到真正的目標

在美國的基礎教育里,具象期待做得就很好。美國很多小學教室里,會掛著很多大學的旗幟。這些大學有頂級的,比如哈佛耶魯。也有附近的,比如優秀的州立大學。還有更接地氣的,比如附近的本地大學。老師會詳細告訴孩子們這些大學的門檻。女兒三年級已經知道,私立綜合大學要看重「領導力」,而頂級公立大學,你只要學習好就可以進。

同時,美國小學裡對孩子的職業教育也非常具象。在職業教育課上,老師會讓孩子們說自己未來的志向。有個孩子說:「我不知道我將來想幹嘛,我只想有錢。」

老師就會帶領孩子們一起搜索「美國職業收入排行榜」。第一名是醫生,然後老師就會告訴孩子們如何進入醫學院,醫學裡有哪些學科,住院醫師和開業醫師的收入有哪些不同。最後,老師還會給孩子們搜出「醫生破產」的新聞,告訴孩子們,如果你不努力,就是當了醫生,也會破產。

所有的學校也會有職業體驗日,穿上你想成為的職業的衣服。這種看起來是個遊戲,本質上也是讓孩子對未來的高期待具象化。孩子對未來的期待都是從很小的具體細節上開始的,比如,每種職業看起來是什麼樣子,穿什麼衣服,神氣不神氣。

在這種教育下,小孩對各種職業的理解非常的具象。孩子們知道每一種工作的具體要求,就會去思考「我想不想做這件事?我能不能做好?」而且也不用擔心孩子對職業期待會從一而終,孩子會變的。

比如我女兒六歲的時候想做醫生,覺得看起來很高級很有錢。七歲又不想了,覺得不想面對血淋淋。最近她又覺得可以考慮,因為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以前那麼怕血了,或許將來會更不怕血,那麼做醫生仍然是她喜歡的感覺。

順便說,我對女兒的最初期待就是做醫生,因為我覺得她的性格非常適合做醫生。而且,學醫是個很適合普通優秀人才的職業,就是一個孩子比較認真,比較努力,不太笨,規矩謹慎,就可以去學醫。並且醫藥裡面分類也很多,內科外科,藥劑師,牙醫都可以劃入這個範圍。

而對於女兒目前的第一志向科學家,其實她也有很具體的期待。女兒非常認真地了解了不少不同的科學家工作內容。舅舅的化學科學家工作,有爆炸的可能。科學家姐姐的工作,要往小白鼠腦袋裡打針。

女兒想來想去,覺得自己喜歡機械工程。她目前的志向是長大了學做機器人,學會了就先給媽媽做個機器家務奴隸,讓媽媽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而且科學家這個目標並不高。在美國,科學家是一個工作,可以印在名片上的,研發團隊的一員,也可以叫科學家。

而我之所以警惕女兒的完美主義傾向,是因為完美主義反而會讓她距離自己想要的生活越來越遠。像女兒這樣自律又比較聰明的孩子,在我們周圍這種競爭不激烈的環境下,很容易做到事事都第一。

比如,她鋼琴老師又讓她跳級,而之前她已經連著兩次都跳級了。連芭蕾老師都給我寫信,說她潛力其實很大,對芭蕾有很好的理解,應該加課時。

如果我們都聽從了老師的建議,女兒就會把精力分散到各種領域,在每個領域都追求完美。最終把自己的人生目標定義成「一個長得美,運動棒,鋼琴彈得好,家庭幸福,兒女雙全,社交從容,性格開朗,人見人愛的優秀科學家」。

說實話,家長攤上這樣的孩子,很容易被周圍的讚美沖昏了頭腦,去縱容孩子十項全能,享受群眾羨慕的目光。我前陣子就是這樣的,這是病,得治。

所以,我倒是打算和老師商量,把芭蕾和鋼琴都降級減課時,不背離當初把這些做修養的目標,以避免女兒的完美主義傾向繼續發展。

幫孩子設定具象目標

要注意這兩點

對於具象目標,父母需要注意的其實是兩點:

发表于: 2018-12-03 03:43:58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