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頂嘴」的孩子,頭腦更聰明

文|Jay Heinrichs 美國資深記者

全球500強、常春藤學校辯論培訓師

本文原刊於Wondertime雜誌

編譯|少年商學院

有孩子的人,一定對這個場景不陌生:女兒5歲時,我曾帶她去銀行櫃檯取款,當時她在旁邊等得百無聊賴,為了讓我早點走,竟開始大發脾氣,大吼大叫,引得旁邊兩位老奶奶側目——她們一定在想,這孩子的家教這麼差,都怪她爸爸。但接下來的一幕讓她們頗為震驚。

我給了女兒一個失望的眼神,不慌不忙說,「抗議無效。如果你想逼我走的話,這麼做還不夠可憐。」聽了這話,女兒果然安靜了,眨巴、眨巴眼睛,從地上站了起來,小嘴撅得老高。

「你對她說了什麼?」其中一位老奶奶吃驚地問我,「孩子這麼快就不鬧了!」我解釋說,「這是我們家的辯論小遊戲。讓別人覺得自己可憐,是古代辯論藝術里常用的辯論方法。」我從女兒出生前就痴迷於此,那時女兒雖然小,但在教她何為「說服」的魔力上,我已下了不少功夫。

經常頂嘴的孩子,情商更高

我一直認為,每個聰明的父母都該讓孩子儘早掌握說服力。但現實的情況是,不少父母一聽孩子反駁、反抗大人,就冠以「頂嘴」、「不乖」之名,讓孩子閉嘴。

這是非常可惜的。很多人把「3歲」定為孩子「可不可愛」的分水嶺——3歲前,孩子的生活基本由父母掌控,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非常「呆萌」,於是「可愛」;3歲後,孩子有了自己的獨立意識,吃什麼、穿什麼、做什麼……每件事情都要說一下自己不滿意的,甚至不惜發脾氣,公然違抗父母的「旨意」,於是「不可愛」。

但換個角度來講,懂得乃至敢於頂嘴,不正是孩子長大的一個信號麼?孩子可不是為了頂嘴而頂嘴,當他們頂嘴時,他們想得到的,是大人的關注和回應,想知道的,是大人會給自己多少耐心,想傳達的,是——我已經不是孩子了!

這可是孩子提高情商的必經之路。維吉尼亞大學就曾組織150個13歲的孩子,讓他們描述自己和爸媽之間的一場矛盾,兩年後,再對比他們與爸媽的爭吵方式,長大後,再對比他們與同事的相處方式,最終發現:那些在家跟爸媽經常爭論的小孩,更能夠輕鬆應對外界的意見分歧,更能冷靜承受來自同事的壓力。

「表達你自己」VS「讓對方聽見你」

因此,我非常樂於孩子對我「頂嘴」,但這還不夠,我還要教他們「辯論術」。從「頂嘴」到「辯論」,孩子就能完成從「表達你自己」到「讓你聽見我」的本質轉變。

不少人一聽辯論術,就覺得「腹黑」或者「尖銳」,其實,它只是讓孩子高效思考自己的核心觀點到底是什麼。每當孩子和他們的小夥伴發生衝突時,我都會提醒他們,牢牢記住你的觀點後再去說服別人,但更重要的是,不要只顧自己說——每次他解決完衝突,我都會多問一句,「所以你的朋友最後認同你了麼?」

我一直想讓孩子們學會合理地說「不」,這就需要用到辯論術的三個關鍵詞——無懈可擊的邏輯、毋庸置疑的理念和讓人動容的情感。

其中,「邏輯」是最基本的,當孩子想要或者不想要一個東西時,他得找到說服別人的最合理的理由,而不是簡單說一句「我想怎樣」。舉個簡單的例子,這樣的小事在孩子還小的時候每天要發生無數回。

「Mary不讓我玩這輛車。」

「為什麼她不讓呢?」

「因為她是只小豬。」

「所以,Mary不讓你玩車是因為她是只小豬?」

……

這種重複,是讓孩子自己梳理清楚因果一個必不可少的步驟。讓孩子意識到:怎麼可能因為不讓你玩車,Mary就變成小豬了呢?邏輯上不成立,別人怎麼可能答應你?

讓孩子嘗到努力爭取權益的甜頭

而當孩子們誠懇地說服我讓他們多看會兒電視時,任何時候,我都會儘可能滿足:這時候他們就獲得了雙倍的滿足,一來,他們確實看到了自己想看的節目,二來,他們享受到了說服別人可獲得的好處。

兩個孩子越來越喜歡為自己的權益爭辯。事實上,對於看電視本身,他們已經在說服我的過程中,自己意識到了其中的不少壞處。

我嘗試過把辯論三要素都用在我的兒子身上。在他7歲時的一個冬天,他堅持要穿一件很酷的短褲去上學。

一開始,我搬出了我們家的家規——我父親傳授給我的一種毋庸置疑的理念,「你必須穿上長褲,因為我是你爸,而且我讓你這麼做。」但兒子就是定定地看著我,雙眼泛淚。

然後我嘗試調用邏輯:「長褲才能防止你的腿凍裂,你才能感覺好受些。」

「但我就想穿短褲。」

道理說不通,我開始打感情牌。我把我自己身上的長褲腿捲起來,「你看看,現在我也要穿短褲去上班了。這麼冷的天,我穿成這樣,看上去是不是很蠢?」

「是的,」兒子說,但他還是堅持要把短褲穿上。

「你為什麼這麼想穿短褲呢?」

「因為我看上去不蠢,而且這是我的腿,我不介意他們被凍裂,你不用擔心。」

我的天……記憶中,那是他第一次完美地說服了我:不容他人質疑的理念(我看上去才不蠢),縝密的邏輯(這是我的腿,你無權干涉),以及情感(不用擔心,我自己能承擔凍裂後的痛苦)。這是他第一次收起以往的大哭大鬧,嘗試以理服人、以情動人,我怎麼能錯過這次機會,用父母的強權打擊他呢?

「好吧,」我說,「等我和你媽徵求到老師、校長的同意後,你就能穿短褲去上學了。但你得先穿雪地靴在外面。如何?」

「成交。」

他開心地拿出他的雪地靴,而我開始給學校打電話……幾個星期後,校長宣布把兒子的生日定為學校的「短褲短裙日」,校長本人也會穿短裙去上班。那時還是二月中旬,我們都感受到了來自這個社區共識的溫暖和舒適。

每個家庭都該養成「餐桌會議」的傳統

漸漸地,孩子們越來越大。我發現在各種家庭談判中,我輸得越來越多。他們有時會把我說得啞口無言,真讓我生氣,但這也讓我感到無比驕傲。

回想這個過程,我最大的心得,是每個家庭都應該保持一個「餐桌會議」的傳統。

亞里士多德還曾專門為此提出過4個詳細建議:

1、家庭辯論是為了教會孩子自己做決定。當你和孩子分析一個事情的不同角度時,記得給孩子一個明確的選擇(比如暑假是去沙灘玩,還是爬山),更記得告訴孩子,他們可以提出完全不一樣的看法(比如暑假又去沙灘又去爬山),然後他們自己根據現實情況決定如何做。

2、聚焦在未來。關於過去或者現在的討論,總是低效的。「誰把玩具弄髒了?」、「好孩子才不會把玩具弄髒!」都不如探討「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讓玩具們保持乾淨?」

3、獎勵正面的情感。對於所有尖叫、生氣等行為,都沒收獎勵,這時候頂多說一句「回來,你能做得更好」。只有好好參與討論的孩子,才能得到獎勵。

4、偶爾讓孩子贏。當他們為自己想要的東西,據理力爭又頗有幾分道理時,沒有比好好獎勵他們更值得做的了。過去我貪方便,經常用慢燉鍋煮各種食物,後來兒子受不了了,說,「即使是一隻貓,它的食物也不會總是濕噠噠的」,說得多好,我第二天就買了一堆漢堡。

发表于: 2018-12-03 03:55:31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