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彩禮錢我不要了,婚也不結了,讓你媽留著錢好好養胎吧

我是被他追到手的,黃偉是一名軟體工程師,說的不好聽也是一名程序猿。所以像這種行業,本來就男多女少。黃偉他這個老實人,一直等他小組的同事結的結婚了,沒結婚的大都有在談戀愛,當時單身適婚男青年就他一個人啦。在他繼續單身了好幾年後,我因為工作調動,到了他們公司負責人力管理。我一開始也是沒有注意到他,後來是他自己說那個時候同事都慫恿他,把我追到手。

在一起後,因為公司的住宿條件太差,我們就租房子出去住了。是的,我們同居了。同居的事情一直瞞著我爸媽,但是跟他爸他媽都說了。後來陪著他去了他家,他媽媽聽我是城裡來的,笑的合不攏嘴,直誇我長得俊。但我們當時只呆了一天就回去了。第二次回去的時候,是他爸爸離世。離我第一次去他家還不到一個月,按照農村的規矩,我這個未過門的妻子,也是屬於家中的一員,同樣要披麻戴孝。農村家裡如果有人去世了,都要請道士做三天法事,三天時間都是不眠不休。我沒有見這樣的情況,我就在平時不需要跪拜的時候出來走一走。黃偉也是想著我悶,就陪我在他們家旁邊逛一逛,看一看他從小長大的地方。可能是我們兩逛的時間太長了,不一會兒就有一個小朋友過來叫我們回去做孝子。小朋友是大嫂的兒子,我應該叫他小侄子。後來或許是因為黃偉陪我我在外面時間比較多,沒有一直跪在做法事的大廳,所以引起了他們的不滿吧。

我們其實也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了,但是我還沒有跟我父母說。我父母一直不同意我們倆的事,我當初都是假裝說我和黃偉已經分手,才擺脫了媽媽的指責。可是又不曉得我媽從哪裡知道我和黃偉同居的事情,把我臭罵了一頓,但是我說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我非他不嫁。無奈媽媽最終跟我妥協,但是提了一個要求:「必須在市區買一套房和十萬的彩禮。」我和媽媽達成了初步協議,我去和黃偉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黃偉面露難色地說「這事很難,但我儘量吧。我跟家裡商量一下籌錢。」

他還沒去商量呢,他媽媽已經病倒了,可能是因為前些天送葬的時候太勞累了。送去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說已經三個月的身孕了。我當時都被驚呆了,雖然婆婆也不算太老,但也有四十多歲了。我面對這個未來的婆婆我當時腦袋有點懵,我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家,我在想著這個事情。在我想怎麼面對的時候,老公同樣在為我們的婚事做準備。婆婆就說:「買房肯定會買房啊,也不用這麼急吧,親家也太不客氣了吧,還要十萬的彩禮,他家那麼有錢,怎麼還要跟我們這樣的窮苦人家討彩禮錢。」

老公回來就跟說:「我媽要生兒子了,家裡錢肯定不夠,家裡不會給我們出錢的。你能不能再勸勸你媽別這樣,就讓我們趕緊結婚吧,以後我媽的月子還要你幫忙伺候呢。」當時我聽了這話我覺得他有毛病,我莫名其妙就被他給安排了。什麼叫做我趕緊跟他結婚是為了給他媽媽帶孩子?我還嫌我婆婆一大把年紀生兒子害臊呢。 然後我就跟他說:「行,親愛的,彩禮錢我也不要了,婚也不結了,讓你媽留著錢好好養胎吧。」黃偉就說我不可理喻,當年真是看錯我了,喜歡上我這麼個不孝順父母的人。 大家說,難道我做錯了嗎?

发表于: 2018-12-03 05:10:25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