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1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刺痛了萬千華人父母的心

文 | 少年商學院新媒體部

被稱為台灣版《黑鏡》,

不要築起以愛為名的牢籠

在《延禧攻略》這一宮廷戲在中國大陸如火如荼的時候,台灣卻正在熱火朝天討論一部教育大戲——《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改編自同名小說,副標題是「被考試綁架的家庭故事」。

現在這部台劇非常之火,海外華人們連呼「深刻而過癮」「所有華人媽媽都該看」……而豆瓣上一些大陸網友看後的評價稱這部劇「攝製水平與思想深度,完全可以吊打一眾所謂’大製作大投資’的國產偶像劇!」

看劇名相信不少朋友想到的就是詩人紀伯倫的《論孩子》。這部劇有五段各自獨立的故事,搭配科幻與奇幻的元素,將升學體制底下親子關係里,望子成龍的比較心和控制欲發揮得淋漓盡致,於是被稱之為台灣版《黑鏡》。每個故事都有一個病態的母親,心裡愛著孩子,但她的一言一行卻在不斷地傷害著孩子。

在《媽媽的遙控器》中,小偉媽媽正面臨人生中最糟糕的事情:丈夫出軌了、工作出了問題……和丈夫離婚後,她把兒子小偉當成自己唯一的希望。

但她突然發現,一向乖巧聽話的兒子為了參加畢業旅行,試圖用假的成績單來欺騙她,這讓她覺得自己一敗塗地。小偉媽媽生氣地質問兒子: 「你為什麼不替媽媽著想一點呢?為什麼不爭氣一點呢?你覺得你可以考上大學麼?」

母子關係因此鬧僵了,小偉覺得媽媽不通人情,這麼重要的畢業旅行也不給去,媽媽卻認為小偉不懂自己的苦心。

吵架後的第二天,小偉發現自己一直在重複同一天的生活,今天發生的事情似乎和昨天一模一樣,自己說著同樣的話,交給媽媽同一份假的成績單……小偉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直到媽媽和他說,「我知道你偷改成績,如果你再不修正這個錯誤,你的人生,就會被卡在同一天。」

原來,媽媽拿到一個可以控制孩子時間的遙控器,只要小偉有做得讓她不滿意的地方,她就會選擇時間倒流,直到小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為止。

媽媽對小偉的愛,慢慢變得瘋狂而偏執。為了讓小偉做到完美,從生活到學習,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倒帶重來。小偉也因此陷入了崩潰,數次嘗試自殺。

(嘗試自殺卻屢次失敗的小偉)

面對小偉的自殺,手握遙控器的媽媽顯得十分淡定,當小偉絕望地問「你到底還要我再死幾次?」時,媽媽的回答是「死到你選擇活下去為止。」這種極端又畸形的愛,讓小偉失去了反抗能力。

(隱喻令人窒息的母愛)

《貓的孩子》和《媽媽的遙控器》相似,兩位媽媽都把自己的人生悲劇和孩子的命運捆綁在一起,把培養孩子成才當成自己人生的追求。

阿衍的媽媽把自己遭遇的家庭暴力歸咎為沒有把孩子教好,為了讓親戚們尊重她,讓丈夫回家,讓阿衍得到爸爸的疼愛,媽媽開始逼迫阿衍考試拿滿級分,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

在這種「唯成績論」的壓抑氛圍下,阿衍的精神狀態開始出現問題。他開始看見藍色的月亮,然後進入一個平行世界。阿衍的同學告訴他,只要在平行世界中做特定的行為,他在現實世界的成績就會有所進步。

而阿衍要做的就是殺死一隻又一隻的貓。

阿衍很善良,還和媽媽一起救助過小貓。但在成績的壓力下,他還是選擇了殺貓。更可怕的是,阿衍殺貓後,媽媽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脫口而出的竟然是「你功課有進步就好,我管不了那麼多。」

最終,阿衍的行為被發現了。在去警察局的路上,他忍不住質問:「你愛我嗎?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他拼盡全力讓自己變成父母期待的樣子,但父母只能看到他的成績,看不見他的痛苦和掙扎,連一個擁抱都不願意給予。

和前兩個故事不同,在《茉莉的最後一天》中,主人公林茉莉乖巧上進,成績優異,家庭看起來也很美滿。但讓所有人預料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茉莉選擇了自殺。

林媽媽悲痛欲絕,她無法相信自己的女兒竟然會自殺,她開始尋找女兒自殺的原因。直到一天,她通過一項新科技,在茉莉的意識中看見了自己的模樣。

為了督促孩子學習和成才,林媽媽特意辭職,做了全職的家庭主婦。在她看來,自己是愛著孩子的,為了孩子願意犧牲一切–「我捨不得吃,捨不得穿,什麼都給你們好的,起早貪黑地幹活都是為了你們,為了這個家。」

但在女兒看來,媽媽不愛她,媽媽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面子–強迫茉莉學習,不讓茉莉讀中文系,即使茉莉取得了好成績,媽媽也不會表揚她,而是告誡她不要太得意。

長期的壓抑下,茉莉的精神狀態也出現了問題。

看似乖巧的茉莉,私底下會撒謊、會偷東西,還有自虐傾向。每當茉莉考砸的時候,她都會在自己的手腕上留下傷痕。

茉莉一直在期待媽媽能發現她的不對勁,「她掀開衣服看到這些傷痕,可能會嚇一跳,可能會很難過,可能會跟我道歉說,『茉莉對不起對不起。』」

但是,茉莉等不及媽媽的道歉,自己選擇了放棄。直到臨死前,茉莉也沒有感受到媽媽的愛:「反正也沒人愛我,可悲又沒人愛的林茉莉,再見。」

看似平靜的生活往往藏著父母難以察覺的問題,父母習慣於發號施令,聽不見或者不願意聽孩子的想法。長期下來,孩子也放棄和父母溝通,把自己的心事都藏起來。但看不見的問題不代表不存在,它只是缺少一個爆發點。

作者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孩子們只是想得到父母的一句道歉:「你知道有多少小孩在苦苦等待父母的一個道歉嗎?只要有那個道歉,小孩就有辦法被釋放了,可以走出童年的痛苦了。」可是他們等不到,因為父母會用各種迂迴的方式說,」因為你當時很壞啊,所以我們必須這麼做」、」對啊當時確實揍過你,幹嘛要那麼計較…」

发表于: 2018-12-03 03:39:2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