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後,我們的孩子要面臨怎樣的階層固化?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哈佛大學:答案,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殘酷!

養孩子,我一直自認為是一個心態平和的佛系家長:孩子快樂就好,不求他將來大富大貴,平安就行,粗茶淡飯也是一種人生。可是最近讀到的一本書,讓我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10年後,我們的孩子要面臨怎樣的階層固化?我們又能做些什麼?答案,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殘酷。

在這本書裡,哈佛大學教授 羅伯特·派特南通過大量的採訪和資料例證,生動展現了 美國的教育現狀,以及美國社會半個世紀來日益拉大的階級鴻溝。

也許你會問:美國的教育和社會狀況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我想提醒你, 如果說中美存在幾十年的發展時間差,那麼派特南筆下的美國現狀,有可能就是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即將面對的明天。

所以,對我們中國家長來說,這可能是一本「洩露天機」的書:

01

在美國,窮人已無法翻身

在和團隊採訪了107個家庭、翻遍近幾十年美國社會的各種統計資料後,派特南得出了一個殘酷的結論: 在美國,階層流動幾近停頓,窮人再努力,也是出頭無望。

情形有多嚴重呢?我們可以從一個側面感受下。

派特南團隊曾約訪過一位貧窮的消防員。沒想到,這位消防員不僅是自己赴約,還幾乎把一大家子人都帶來了。他不好意思地說,「 我想讓孩子們看一看真正大學畢業、還有著正經工作的女士長什麼樣。」

是不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在中國,對絕大多數家庭來說,只要分數夠,讀個大學並不是特別難的事,高考依然是普通人改變命運的有效途徑。可在美國,好的大學還真不是你想上就能上。

光是學費,就能把絕大多數窮人劃出界外。

在美留學8年的知乎網友@Angela喵 就科普過美國的教育花費:

美國宿舍一個月稅前1400刀(dollar),宿舍自助餐早餐11刀,午餐15刀,晚餐18刀,最便宜的二手課本要80刀,貴的是200以上;而每年學費6萬刀,摺合超過40萬人民幣。 而美國人平均年薪是多少呢?5萬!10萬以上就算高的了。

好的大學學費一般工薪階層根本付不起。而且好的高中初中和小學可不像國內那樣考試成績好就能上,基本上是用錢砸出來的,私立學校一年3—6萬美金很稀鬆平常。

你在美國是工薪階層?對不起你的孩子只能上公立,你連有錢人的後代都見不到。想上好大學?對不起,你們來自「義務教育」高中的申請好大學基本看不到,就算 要了你你也讀不起。

極為有限的經濟水準制約著個人的發展, 而更為可怕的是,窮人之所以難以通過教育改命,還在於他們身上背負的無形負擔。

《智識分子》的作者萬維鋼曾說過,在美國,那些窮人只需要做三件事就能擺脫貧困: 第一,先結婚再生孩子;第二,高中畢業;第三,找份全職工作。

可就這簡單的三件事,窮人做不到。

因為他甚至根本不追求脫貧。他所在的社區,他身邊的朋友,過的日子都和他一樣。大家認為,每天開party飲酒作樂不是挺好的,幹嗎非要變得跟那些中產人士一樣努力向上,把自己搞那麼累?

在窮人身上,普遍缺乏自控力。他們早早地懷孕,早早地退學,為了一點小事就把老闆炒掉,任何工作都做不長。

可能連他們自己,也沒意識到,限制他的不是運氣,而是自己的思維方式。這些思維方式來自他的朋友、家庭、成長環境,並且把他們牢牢地鎖在目前的階級水準。

這些問題,甚至很難通過教育解決。 因為它跟美國社會的特徵緊密相連。

02

為什麼寒門再難出貴子?

在調研的過程中,派特南發現了 兩所很神奇的中學(我們稱它們為A校和B校吧)

它們距離不遠,政府投入相當,學生經費差不多,師資水準也難分上下,然而,A校的美國高考SAT成績常年位於全國前列,B校卻常年墊底。

學風更是天差地別:

A校有一個班,SAT考到2400分滿分的學生達到了15個。 而那些考了2200分的孩子,有一半都覺得面上無光,申請重考。

而B校,簡直就是學渣的天堂:打架、霸淩,甚至吸毒、懷孕都是常事。

為什麼資質相仿的兩所學校差別這麼大?

原因很簡單:兩校雖然距離不遠,但A校位於富人區,而B校位於窮人區。

在美國,有一個嚴峻的社會現象—— 階級隔離。

換句話說,富人只跟富人玩,窮人只能自己玩。大家住同一個城市,但是不在同樣的街區,也不在同樣的學校。

派特南在書中說得一針見血:A校和B校差別如此之大的原因,根本不在於學校本身收到多少政府支持,有多少老師,而是 校外資源的不同。

A校的老師能夠明顯感受到來自富人家庭的巨大壓力。這些富爸爸們會把望子成龍的壓力傳導給校方,督促老師悉心教導,因為對他們來說,孩子上大學從來不是可有可無,而是人生必選項。

而B校呢,家長缺位,老師不管,校紀鬆弛,孩子之間難以形成正面影響。

說白了,學校檔次不同,源於家長的階層不同。

因為這種差異,有志向的窮人為了下一代也會努力想擠進富人區。而留在窮人區的人,則掙扎在一個混亂的環境裡。所以,表面上美國窮人也有車開,有肉吃,但他們其實是在階層階梯攀爬無望的人。

對這些家庭來講,階級隔離的過程,是個難以逃脫的惡性循環: 首先是收入的不平等造成居住隔離(住不一樣的社區),然後是教育隔離(上不一樣的學校),而後擴展到到交友和婚姻上(只在本階層內交友、尋找伴侶),孩子出生後就在和父輩一樣的環境中成長,上同樣層次的學校……

窮者恆窮,富者恆富。

當社會的馬太效應日益顯著,教育再也不是窮人改變命運的階梯,而成了富人維護現有秩序的工具。

03

我們離階級固化還有多遠?

從奮鬥即可成功的「美國夢」到階層固化,其實並沒用多久。

1959年,派特南即將高中畢業,那時的美國還是一片機遇的樂土。

家鄉小鎮上,富人、律師、碼頭工人、餐廳服務員都住在同一條街。居民把所有孩子看作「我們的孩子」。孩子們上著同樣的學校,一樣得到大人們「去考大學」的鼓勵。要是哪家孩子遇到困難,也能在社區內找到援手。

可現在呢?小鎮的湖岸被開發為別墅,成了富人區,而窮人則慢慢聚集在另外的區域,「我們的孩子」變成了「你的孩子,我的孩子」,再也沒了相親相愛的氛圍,兩撥人交流漸少。

也就是說,在派特南從年輕到年老的半個世紀,階層固化的過程已經完成。

如果從更大的經濟背景來看,1959年,美國剛經歷二戰和三年經濟大蕭條,富人也好,窮人也罷,都處在重新積累財富的過程中,貧富差距並不大。

這有點像我們剛改革開放那會兒,大家的財富值差不多在同一起跑線上。

派特南還記得他們班裡只有一個富二代,平時也是和大家打成一片,不顯山不露水,不搞特殊。有一次,富二代的爸媽請老師到家裡吃飯,富二代氣得直發火,跟爸媽說,「你們這是讓我在全班面前難堪!」

班上的窮孩子,也都不覺得自己窮,甚至很多窮人學生後來比富家子弟還要混得好。

但到了派特南的下一代,事情就開始變了:

发表于: 2018-12-03 09:29:1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