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皇木场: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雪花新闻

原标题:印象皇木场(作者:黄孟强)

记不清从哪年开始,每年总会去皇木一两次,或是夏天避暑赏花或是冬天踏雪寻冰,或是会渐渐变老的同学,或是看皇木初中那棵沧桑的榕树。

印象皇木场: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雪花新闻

没去过皇木的人,想象中的皇木是偏远荒凉寒冷落寞的,而对多次上皇木的我来说,皇木却是一本厚得需要不停阅读不断回味的书。

皇木的历史是沉甸甸的,随手拾一段都足以让人景仰膜拜。

古时皇木叫皇木场,因专为皇室提供珍贵楠木而得名,前些年还挖出过粗大的楠木原木,中国交通史研究专家我大学同窗兰勇先生专程前来考查,考查结束后他说过一段震惊在场人的话,“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可见在地名中能享有一个“皇”字,对皇木来说也是实至名归。

皇木还是史上著名的“清嘉盐道”的必经之地,当年运盐的商贾背夫们在乐山装上盐后,爬山涉水翻过簑衣岭来到皇木场,稍事休息后再从这里运到清溪,从清溪转到西藏西昌等地。遥想当年的皇木场天天是商贾云集热闹非凡。虽然今天对清嘉盐道的研究不算多,但盐道在当年与茶马古道几乎同等重要是研究者们的共识。

印象皇木场: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雪花新闻

抗战时期著名的乐西公路,最为险峻的七公里就在皇木,为了修建这段路,有1400余名民工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乐西公路也因此被称为“血肉铸成的长路”,今天走在这段路上,还能看到一个个钢钎钻出的小孔,记录着当年的艰辛,仿佛还能看到当年民工们艰难施工的场景,也仿佛还能看到一车车抗战物质通过这里运回重庆等地,为抗战胜利做出巨大的贡献。

皇木街上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天主教堂,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在本县宗教传播史上却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清同治,法籍教士勃拉布依·比纳特进入皇木开始传教,并修建了这座天主教堂,传授天主教。此后天主教的传教士陆陆续续进入本县,在县内各地传播洋教,可以说这个天主教堂是县内最早的洋教教堂。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洋教最先进入的居然是皇木,感慨这些洋教士来这里传教也罢探险也罢或者其他目的也罢,其吃苦与不畏艰险的精神还是值得称道敬佩,他们留教堂值得我们好好保护,就算是保护一处文化印迹吧。


印象皇木场: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雪花新闻

皇木确有一些荒凉,但荒凉中却隐藏着醉人的景色。

皇木美景中最诱人是那竹子坪上的山青菜花。竹子坪在皇木镇后面山上,每年八月,这里漫山遍野开满密密的山青菜花,阳光下整个山坡都披上尊贵的黄色,耀眼醒目。赏花的人们穿行于花中奔跑跳跃,各种颜色的服装围巾在山花间飘来飘去,与黄色的山青菜花融为一体,把大山装点得俞加色彩斑斓五彩缤纷,怡然自得的黄牛白马或在花下觅食或结队撒欢,阳光山花与赏花的人和撒欢的黄牛白马和谐相处,绘出一幅只有这里才有的风景!

印象皇木场: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雪花新闻

在皇木,最难忘是初中校园内那棵满身沧桑的老榕树,每一次来皇木初中,都会伫立树下,看它春天发芽夏里绿意来泛黄,冬天里只剩下树干树枝的时候,更能看到它的挺拔坚忍!老榕树有600多年的历史,远比它旁边的学校年长了许多许多,但看到它却就看到始终坚守在这所学校的一群教育人,无论春来发芽还是夏里绿荫,无论秋来泛黄还是寒冬枯枝,他们始终根植于这片土地守望这片土地,并尽心尽力地耕耘这片土地。因这片土地老榕树600年坚忍不倒, 相信因这片土地这学校也会坚忍不倒并迎来枝繁叶茂的时光。皇木的风景很多,燕窝沟清澈的小溪碧绿的潭水,松坪湖新农村的别墅微风下的涟漪,还有冬天里造型别致的冰凌漫天飘舞的雪花……

印象皇木场: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雪花新闻

行走皇木,享用美食必不可少。因海拔较高空气纯净使皇木的美食别有风味。美味首推皇木腊肉,皇木腊肉采用当地自然放养的猪肉烟熏制作,纯正的皇木腊肉看起来黑呼呼的,但清洗干净煮熟切开之后,瘦肉鲜红肥肉透明,不用炒不用加佐料拿一块在嘴里,清香满口肥而不腻,如若与四季豆炖在一起或者与竹笋炒在一起,那又是另一种香味弥漫口腔。还有皇木原生态的莲花白、萝卜、四季豆、豆花都是来皇木必须品尝的佳肴,特别是冬季经过了冰凌的蔬菜,清脆微甜,让人停不下筷子。

印象皇木场:没有中国西南的皇木,就没有元明清的北京,就没有今天的紫禁城-雪花新闻

皇木,一片有些偏远荒凉落寞的土地,一片充满传奇与光荣的土地,一片藏着美景美色的土地,一片流淌着美味的土地……

皇木,有一群朴实热情好客坚忍守望着这片土地的人!

(2018年12月12日再上皇木有感而记)

图文:黄孟强

本文转自黄孟强先生QQ空间“崃山工作室”,转发请注明来源。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