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54專訪/走出去才知道適不適合!溫昇豪澆不熄的「演員熱忱」:這工作剛好需要我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

溫昇豪睽違了8年入圍金鐘獎,一次就入圍「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兩大獎項,公布的當下他正在運動,一出來發現「簡訊爆掉」!溫昇豪說,這次雙料入圍真的很開心,但平常心大過於開心:「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人在健身房旁邊很多人,我總不能在那邊大吼大叫!」但對於獎項,溫昇豪沒有特別執著,因為一起入圍的演員都是朋友,且幾乎都有合作過,所以誰得獎都皆大歡喜,「誰拿獎對我來說都很開心」。

撲克牌大神預測敲鐘 意外爆出小插曲

在專訪前,我們去找詹惟中老師預測這次金鐘獎的男女主角,其中詹老師用撲克牌大神算到「溫昇豪和龍劭華最有機會」,溫昇豪一聽直說:「龍哥太好了,而且我們又是同一部戲,雖然男主角不同,所以…我覺得萬一我拿獎他一定會罵我」,講完溫昇豪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我開玩笑的啦!誰拿獎我都很開心!」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

不過聊到詹惟中,溫昇豪跟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插曲。幾年前他在101有場活動,結束後遇到一群高中女生想跟他合照,拍完後他就出發到香港工作,沒想到晚上他們上傳照片竟然在貼文裡面寫:「巧遇詹惟中」﹐在網路上造成一陣騷動,第二天他看到新聞才知道自己被認錯,溫昇豪還搞笑拍桌說:「我不知道詹惟中老師知不知道!」

圖片來源:臉書

他是角色的靈魂 懂得拿捏最重要

演戲經驗相當豐富的溫昇豪,坦言自己接到角色其實不會特別去做準備,但有一個很重要的是,「我會先把人物的自傳在我腦中跑一遍,人物的個性、背景、曾經經歷的事,都自己預設好,這個工作會做,但至於到現場會不會刻意去維持什麼狀態,那真的還好。」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

《雙城故事》的鄧天明是大稻埕柑仔店的老闆,因為一心希望身邊的人都能變得更好,推動身邊兩個重要的女生去完成自己的夢想,表面上大剌剌的天明,是人緣好的鄰家男孩。不過溫昇豪坦言:「其實生活化真的比較難揣摩,因為故事的線條不在你身上,可是你要演得好像有存在感,但是又不能太多,所以他的分寸拿捏其實是比較困難的。」

圖片來源:雙城故事

命運從來都是峰迴路轉 「可能剛好這個工作需要我」

在出道之前,溫昇豪當過記者、拍過廣告、到政府機關工作,甚至還開過燒肉店,「我當時做很多工作,不管台前幕後都做過,剛好選到這個工作,可能也是這個工作剛好需要我。」他還謙虛的說:「結果好像混得還不錯,好像大家也滿給飯吃的,所以就一直做下去」。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

溫昇豪在演藝圈,算得上是非常多方位的藝人,他出過唱片當歌手,演過電影、電視劇,連舞台劇也嘗試過。溫昇豪說,這兩、三年他一直往幕後去做規劃,「有在試著自己開發項目,可能做監製等等…」

善忘造就現在的溫昇豪 熱愛表演而堅持

出道13年的時間,總以為必定要熬過一些挫折的日子,但溫昇豪說:「我覺得我個性很容易善忘,我很容易把不開心的事情忘記」,也因為這樣的個性,讓溫昇豪在演藝圈能勇敢地闖蕩,大膽嘗試各種他想嘗試的,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

對於面對挫折,「因為你喜歡這行業,所以你不會想放棄」,只要能接觸到這個工作,就算不是當演員,可能會當幕後工作人員從買便當開始、可能當導演助理從場記、打版開始,「我喜歡工作的感覺,喜歡在片場大家一起,幾十個人、上百個人在為一件事情專注和努力」,讓他特別的有動力,也才造就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溫昇豪。 

圖片來源:雙城故事

因為劇本夠好 誰來演都會好

談起《我們與惡的距離》,溫昇豪出口都是讚美,「它劇本已經夠好了,任何人在讀這個劇本的時候一定都感同身受,都會覺得很容易投射到角色裡面。」因為劇本故事中每一個角色都非常立體又豐富,「我的角色任何一個人來演一定都可以」,也因為這樣,在事前和拍攝的過程,其實不用做太多的準備,「跟著故事的脈絡走,很自然你做什麼事情都合理」。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

《與惡》中的劉昭國是個媒體人,除了要壓抑自己痛失愛子的情緒,還要帶領老婆宋喬安走出喪子之痛,他又理性又具理想。昭國有著鮮明色彩及背景,讓溫昇豪能快速融入到角色中,但一下戲,他卻能立刻跳脫情感:「我是一個身體有自我開關的人,不太容易被影響,我覺得健全的私人生活是必要的,所以一下戲就會把開關關掉。」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

劇本挑選不設限 好角色自動找上門

近幾年溫昇豪拍的戲劇在網路上討論度都相當高,對於劇本和角色的挑選有什麼條件和原則?個性隨和的溫昇豪笑說:「我沒有耶!只要時間可以、價錢合理我就OK!我還滿沒有原則的耶,我這人怎麼這樣!」而且《與惡》、《雙城》、《俗女》、《最佳利益》,這些製作人和導演都是朋友,都是對方打電話來問他,「時間、天數OK就去!」在演藝圈擁有好人緣的溫昇豪,再加上精湛的演技,不刻意去挑劇本,也能被好的角色找上門,「很開心他們都很用心去做,也很開心我們能成為其中一員」。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

不勇敢跨出去 就永遠不會知道

《雙城故事》主要是講述2個女生的故事,「我們對於夢想都有憧憬,甚至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劇中,在大稻埕長大的陳怡蓉,對舊金山有個綺麗的夢想,一定要去舊金山工作、戀愛甚至養老,對舊金山有著美麗的憧憬;而在舊金山長大的華人曾珮瑜,父母因為在白色恐怖期間被列為黑名單而不得回台,從小就被灌輸台灣是落後的、戒嚴的、封閉的,對台灣已經被灌輸貶抑的想法。但兩個女孩交換了生活環境後,卻發現和自己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圖片來源:雙城故事

「文化的衝擊、價值的打破和樹立新的價值觀,是這部戲最想傳達的觀念,當我們都活在自己的假想裡面,沒有試著跨出那一步的時候,做再多的假設性都是枉然。」天明是這兩個女生的精神支柱,也是這兩個女生通往夢想的橋樑,某種程度上來說代表了勇氣,「走出去之後,才能知道這個環境到底適不適合你。」

圖片來源:雙城故事

歲月流淌的痕跡 「我老了,他還在那裡」

其中天明帶著Joe去動物園看林旺,天明在臨走前轉身對著林旺說:「嗨!林旺爺爺!」除了回憶自己小時候的童年,也感謝林旺對台灣的付出。我對溫昇豪說,這段是這部戲我第一個落淚的點,他似乎有點驚訝,我想林旺在大多數台灣人心目中都有一定的份量。溫昇豪也感嘆說,其實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林旺的標本:「當我看到標本的時候,其實我也有一點感傷,你會覺得他一直留在那裡,但你已經老了,從國小到現在40幾歲再去看他,他一直都在那裡。」

圖片來源:雙城故事

「沒有言語,只有情感」 悲傷終究可以走向光明

《與惡》當中,被害者和加害者雙方家屬在修復室的對話,讓溫昇豪特別印象深刻,「那段是真的滿感傷的,但也是一個和解共生的開始」,不過他最喜歡的一幕,是和老婆宋喬安的和解。兩人因為痛失愛子逐漸疏遠,最後在彼此的努力下走出陰霾,老夫老妻散步在公園裡,最後喬安終於牽起他的手說,謝謝他沒有選擇放棄。談起這一幕溫昇豪特別激動:「我從頭到尾都沒講話,但我總覺得我們兩人之間老夫老妻的眼神流動非常自然」,最後目送著兩夫妻的背影朝著萬家燈火走去,「某總程度也是一種光明的象徵」。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

圖片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

比起昭國他更像天明 勇敢找到自己的位置

因為《與惡》昭國的形象太過鮮明,對於溫昇豪,一直以為他是拘謹、嚴肅的人,但其實他更像《雙城》的天明一些,暖心、好相處,又會照顧人。溫昇豪這幾年來投資了不少副業,從食品、婦嬰用品等等,到前幾年認識了喝紅酒的朋友,發現紅酒不簡單,於是更下功夫去研究,甚至還跨足紅酒餐飲,投資酒吧餐廳「La Facette 酒窩」,不過對於演藝事業有滿滿熱忱的溫昇豪,依然把表演當成自己最重要的第一事業!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

金鐘54懶人包

发表于: 2019.09.27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