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最传奇的宗师,不愿当大侠之徒,却从兽类身上习得神功

武侠的故事中总是充斥着各种“不科学”的剧情,毕竟武侠本身就是虚构的东西,现实世界中可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高深武学,所以读者们总能够看到各种主角经历奇遇之后得到高深绝学成为一代大侠的故事,这一点在金庸笔下的《天龙八部》中体现得最为明显,那段誉坠崖后拜了神仙姐姐玉像,之后得到了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那虚竹在破解珍珑棋局之后拜了无崖子为师得到了无崖子的毕生功力,继承了逍遥派掌门之位,之后更是因此得到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的毕生功力。

(段誉剧照)

似乎菜鸟要成为高手就必须经历拜高手为师才有机会出头,其实不然,金庸笔下有一位宗师级的人物就放弃了拜大侠为师的机会,反而是一位无名的妇女三言两语让他选择了另一条路,他最终也因此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

对于行走江湖的人来说,单打独斗是很难闯出一番名堂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剑魔”独孤求败那种一人一剑走江湖的实力,所以拜入高人门下几乎是成了他们唯一的出路,而多数情况是即便你有心拜师,人家也不一定收,所以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应该紧紧抓住才是,而本文要提到的这位少年却是主动放弃了这个机会,他就是张君宝,也就是后来的张三丰。

(郭靖剧照)

张君宝最早在《神雕侠侣》的末尾登场,此时的他不过是绝缘禅师的弟子而已,觉远不会什么武功,只是瞎练了一番《九阳真经》而已,所以直到觉远死去也不曾传授张君宝其他武功,只是无意间将一部分《九阳真经》传给了他和郭襄,张君宝最初的武功是来自郭襄送他的铁罗汉,也正因为这一事件,张君宝和郭襄要被处罚,于是觉远禅师是挑着他俩一路狂奔,虽是保住了他俩的性命,自己却是活活累死了。

离别总是让人伤感的,不过张君宝却是因此得到了一个向大侠习武的机会,原著中提到:“郭襄又道:‘你跟我爹爹妈妈说,我身子很好,请他们不用记挂。我爹爹最喜欢少年英雄,见你这等人才,说不定会收了你做徒儿。我弟弟忠厚老实,一定跟你很说得来。只是我姊姊脾气大些,一个不对,说话便不给人留脸面,但你只须顺着她些儿,也就是了。’说了她爹娘的情形,又说明到襄阳后如何去见她父母,便转身而去。”

也就是说张君宝原本可以成为郭靖的弟子,凭张君宝老实的性格的确是很有可能讨得郭靖欢心,什么《九阴真经》、左右互搏、降龙十八掌倾囊相授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张君宝却是没去,左右他想法的是一位不知名的妇人。

(郭襄剧照)

原著道:“他在山脚下倚石休息,忽见一男一女两个乡民从身旁山道上经过,两人并肩而行,神态亲密,显是一对少年夫妻。那妇人唠唠叨叨,不住地责备丈夫。那男子却低下了头,只不做声。但听那妇人说道:‘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自立门户,却去依傍姊姊和姊夫,没来由地自讨羞辱。咱们又不是少了手脚,自己干活儿自己吃饭,青菜萝卜,粗茶淡饭,何等逍遥自在?偏是你全身没根硬骨头,当真枉为生于世间了。’”

张君宝正是听了这妇人对自己丈夫的一番教训之后才选择了南下,没有投奔郭靖,回头再看看这事,还真是挺巧的,若张君宝当年真去投奔郭靖的话,只怕江湖中就得少一位宗师级别的人物了,原因很简单,郭靖的确是位大侠,也身怀神功,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位好的师父,他的弟子大小武、郭芙都没有太高的武功造诣,可见他会习武却不会授武,张君宝若真向他学习,保不准就是下一个大小武,当然,有《九阳神功》的底子最多也就比大小武稍微强一点而已。

(张三丰剧照)

而在连载版的故事中张君宝则是从兽类身上悟出了神功,原著道:“他天资过人,所学的又是武学奇书,十余年间竟是内力大进。某一日在山间闲游,见一蛇一鹊相互搏击,那鹊儿多方进逼,却始终输青蛇一筹,负创而去。张君宝心中若有所悟,在洞中苦思七日七夜,猛地里豁然贯通,领会了武功中以柔克刚的至理,忍不住仰天长笑。”

这以柔克刚的神功自然就是后来的太极武功了,张君宝虽然不是金庸笔下的主角人物,但他的故事却足够传奇,还有那位教训丈夫的女子,她恐怕也没想到自己一番训斥造就了一代宗师。

发表于: 2019-12-08 03:55:56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