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出圈背后,还有哪些你没看到的“角落”?

近半个月的时间里,《隐秘的角落》成为朋友圈中最被高频讨论的对象之一,各个影视剧综艺节目的弹幕区已开始频繁出现“爬山吗”“我还有机会吗”,还有人不住调侃,不看这部剧,似乎和周围人没法聊天了。在拥抱热度的同时,这部剧也同时斩获了不错的口碑,豆瓣50万人打分,最终稳定在8.9分的高分区,成为今年国产剧截至目前的最高分剧集。故事中,《隐秘的角落》以童话和现实之间的人性纽带勾动了观众追剧的兴趣,而在故事外,行业内外也向该剧抛出了诸多好奇的目光:这部剧的核心线究竟是什么内容?制作方究竟用了哪些妙招让观众如此被吸引?为何今年的第一部全民剧会是它?这些格外出彩的演员是如何组局成功的?小演员们又是如何被调动到今天这样的效果的?这里有着诸多值得被围观的“角落”,我们也力图通过对该剧主创人员的采访,为你还原一个最真实的答案。

采写_本刊记者 傅圆媛

录音整理_汪恒 刘皓

幕后篇

选择与取舍

探讨人性VS.主打悬疑

制片人曾前后见过不下30个编剧

当爱奇艺迷雾剧场与万年影业达成合作时,万年影业CEO何俊逸就将这个项目交给了有《无证之罪》参与制作经验的万年影业合伙制片人卢静。作为该项目的制片人,卢静开始了一系列选择。早在参与开发《无证之罪》时,卢静就留意到了原著作者紫金陈的另一部作品《坏小孩》,这部作品同时也给她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首先它是以儿童视角去看待整个案件,这个会让我觉得非常特别;其次,它可以把家庭、成长,还有悬疑这三种类型做结合,可能在市场上我还没有看到过类似的作品,然后呢,我觉得在影像风格上,它是有机会做出阳光明媚的一面的。”

在项目开发阶段,回忆起整个过程,卢静觉得最难的一面就是寻找编剧的过程。她告诉记者,当时执行制片人宋存松曾前后见过不下30个编剧,几乎业内很多编剧都尝试过去做大纲创作,最终她找到了在她看来最为合适的人选,潘依然、孙浩洋与胡坤。在剧本监制方面,卢静请到了参与过《纸牌屋》创作的Joe Cacaci来做结构与节奏上的把控。在此前的采访中卢静也有所提及,请到Joe Cacaci后,他一上来就让卢静做了个选择题,在故事线方面,你是选择情感、家庭、成长为主案件、悬疑为辅,还是反之?选择前者,节奏会慢,观众门槛可能会高一些,受众可能会减少,后者则是强情节、快节奏。卢静没有过多犹豫,她直接选择了第一种,“因为我们整个团队,还是比较喜欢讲人物,希望能将重点落在讲人性、讲情感。”通过这个定位,Joe Cacaci做出了剧本结构,包括人物的出场、人物分布,每一集需要讲述什么内容,在哪里结束,这些即构成如今我们看到的故事框架与故事节奏。

旧班底VS.新导演

玩摇滚的新导演拒绝了不少本子

在剧本建立的过程里,寻找其他部门主创人员的任务也在同时进行着,卢静首先想到的依旧是《无证之罪》的原班人马,经过一番努力她再度集结了摄影指导晁明、美术指导李佳宁、造型指导田壮壮,剪辑指导路迪、选角导演李俊霆,而全新的合作伙伴,导演辛爽、录音指导张楠、作曲丁可的加入,则给团队带来了“不一样的光”。

(从左至右) 造型指导田壮壮、剪辑指导路迪、录音指导张楠、

导演辛爽、摄影指导晁明、 美术指导李佳宁。

在看到幕后名单时,许多人都会好奇,这位在《隐秘的角落》之前从未拍过长篇作品的导演,为何成为片方的不二人选,他们又是如何预判到他的潜力与可能性的?这里其实还有个故事,早在2018年《幻乐之城》播出时,辛爽的导演功力与潜力就受到了许多业内人士的关注,当时许多人给辛爽递过本子,但这位前摇滚音乐人十分个性地几乎一一回绝了,原因就一个,这作品我不够喜欢。爱奇艺的制片人杜翔宇曾向卢静力荐辛爽,卢静起初不抱希望,当时她手里有一个项目已开发3年,十分小众,并不怎么市场化,改编难度也很大,卢静将这个项目递给了他。没想到在和辛爽接洽后双方却一拍即合,就这样开始了合作。当《坏小孩》开始进行影视化开发时,卢静在剧本开发的过程中也曾遇到瓶颈,当时她试图求助辛爽帮忙,没想到辛爽的反馈令她既感动又震惊,“我当时拿着12集的分集大纲去找到了辛爽,问你能帮我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吗?能不能帮我解决一下?辛爽当时就说你给我一晚上时间,明天咱们碰。第二天当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就发现大纲上做了密密麻麻的笔记,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因为那时候这不是他的项目,他给我提了很多意见,对于我们整个开发团队来说也很受用。那到了《隐秘的角落》这个项目需要找导演的时候,我们也没怎么犹豫,辛爽可能就是那个合适的人选,所以我就去找了他,他一口就答应了,因为他说他早就很喜欢这个故事。”

口碑VS.市场

深耕品质曾被质疑是不是在自嗨

辛爽在工作上是个有些洁癖的人,他追求一种起码在自己心里能达到百分百才罢休的拼劲儿,他觉得这或许是此前做摇滚乐队时留下的某种烙印。在执导《隐秘的角落》的过程中,他舍弃了剧集惯用的以台词、对白来推动故事,而是改为视听语言去讲故事,“我希望让观众看到的东西是表演出来的,表演上也有节奏,镜头运动上也有节奏,听觉方面既有台词还有所有的环境音,都构成了给观众一场戏,感受上是这么个整体的。要遵从这个技巧的话,就不能着急,在单场戏里做出充分的空间,给观众感受充分的空间。所以这样也导致了观众如果用倍速看的话,就会损失大量的细节。”辛爽同样不想浪费每一秒,每个细节都应该是在演着戏,推动着剧情,他甚至创了个先河,12集剧情索性也有了12首片尾曲,片尾曲也都各有意义,都是对当集剧情或者情感的延续。

台前篇

演员的诞生

千里挑一

秦昊聊到第三页就对角色提出了很多质疑

演员的质感是《隐秘的角落》里不容忽视的一环,实力派演员就位,小演员们的表演甚至可以细腻到微表情,可谓惊喜连连。敲定演员的工作并非一帆风顺,比如出演张东升的秦昊,在合作过《无证之罪》后,制片人卢静认为他就是张东升的不二人选,她甚至没有去多和几个艺人接洽。有了一定要邀到秦昊的初心后,监制韩三平帮忙递了剧本给他,卢静与导演辛爽以及选角导演前往横店,彼时秦昊正在横店剧组拍戏,辛爽在见秦昊前,做了很多功课,卢静还记得,他带上了密密麻麻的10页纸,就人物和秦昊做了详细探讨,但是那一天,刚聊到第三页纸时,秦昊已经对角色提出了很多质疑,辛爽不说话了,最后就这样结束了这次会面。卢静起初还有一点郁闷,“你做了那么多功课,为什么不辩解呢?”辛爽却说,秦昊说的都是对的。辛爽也没有放弃,他回去对人物进行细化与修改后,就再次与秦昊沟通,就这样在第三次沟通后,秦昊终于决定出演。卢静有些庆幸,“只要昊哥没有拒绝,没有放弃,我们也不会放弃他,也不考虑别人,这就是当时的坚持啊。”

除了定下“张东升”外,在寻找3位小演员时,幕后团队也耗费了巨大的心力,全程用时长达半年之久。他们首先全国撒网见了上千人,经过层层筛选到导演这里时,也有几百位候选人,接下来就是一个个试镜,最后才有了如今的朱朝阳、严良和普普。谈及自己的标准,除却外形、气质的贴合外,导演辛爽一再强调天赋,他不希望孩子身上有过表演技巧,因为在这个年龄阶段,他们还不能真正掌握纯熟的技巧,那么技巧加持就会成为累赘,他希望能找到感受力、理解力极强的天才型小演员,能够相信角色、相信情境,做出真实的反应。

严格把控

不要让演员出现二手表演

尽管导演一再强调天赋,但制片人卢静也看到这些所谓天才型选手的诞生过程,其实也源于导演和几位实力派的调教引导。

卢静说,甚至是试戏的时候,辛爽也没有走常规路线,让孩子们根据定死的剧本去表演,他常常采用游戏的方式,比如自己扮演高年级的人抢篮球,让孩子去抢回去,在这个过程中,观察属于小孩子本真层面的东西。在开机前,他也用一两个月的时间,去让3个孩子熟悉,去做真正的朋友。而在真正的表演环节,辛爽严格把控演员不要出现二手表演,“举个简单例子,现在如果你作为一个导演跟演员说,现在需要笑,那其实演员接收到的第一个信息,他脑子里想的东西不是我真的很开心,是说我要演一个笑,这样到达观众的反应里这就是一个二手的表演,二手的表演就是一个假的表演,就是一个不好的表演。”辛爽非常在意真实,所以片场上常常听到一些对话,当拍到朱朝阳与严良最后对峙时,辛爽会说,你们想象自己裤子里面都别上刀了,然后再去说这段话。其实剧情和刀没有任何关系,他希望激发出那种真实的紧张感。再比如第六集片尾关键的小白船幻境,3个孩子躺在船上仰望星空,拍摄时只有绿布,哪有什么美好的星月夜,卢静笑称辛爽很会切中要害,“比如他就会对朱朝阳说,你看眼前都是你想要的球鞋,最后小演员表演出来的东西特别对,事后小演员还跑来问我说,姐姐,导演怎么知道我喜欢球鞋的?”

排兵布阵

实力派一对一带队“小天才”

卢静同样感谢几位实力派演员的帮助,她甚至在剧组看到了一种类似于“传承”的东西,秦昊、王景春、张颂文以及叶警官的扮演者芦芳生,在选角导演的有意而为之下和小演员们组成了一带一组合,对于他们的“徒弟”,他们也用心十足,“这四条线不能有一条是瘸腿的,当时导演的要求就是四条线必须有一个能撑起这条线的人,并带好队,带好自己下面的这个孩子,所以有了这样一个排兵布阵的方式。像颂文老师,他本身就是表演老师,所以他很知道怎么去调教演员,他给了梓杉很多表演上的帮助,梓杉对他也很信任,我们后来发现梓杉跟颂文老师在一起的戏都非常松弛,颂文老师也是一个很有牺牲精神的演员,他在很多戏时,会给对手戏演员很多空间,去垫对手演员的戏。那景春老师,他的方式可能就不太一样,因为他跟小严良在剧里的关系就是一种斗智斗勇的关系,亲,但是也有情感纠葛,所以王老师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对小严良很亲切。我问过他,他说他超级喜欢这个孩子,现在看到小严良的表演也非常自豪。但是在拍戏阶段,他希望能跟小严良也保持戏里面的那种状态,因为他觉得那样的关系会让小孩演出来的时候更真实,更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那昊哥呢,因为他自己有女儿嘛,所以他跟小普普的相处自然就不用说,他超级喜欢这个小女孩,在现场还会陪她唱歌跳舞啊,小普普会跟他特别好。因为剧情的需要,最后张东升和普普也是有一个情感的关联嘛。”

访谈篇

复盘与认知

南都娱乐×辛爽(导演)

我更想表达的是对于“人性”的探讨,

以及对于过往的思考

南都娱乐:这个故事里有哪些元素是比较吸引你的,勾起了你的创作欲望?

辛爽:没拍之前我是知道这个故事的,这个故事的前提就是3个小孩在一个暑假用相机拍到了一个“意外”,其实这个前提本身就特别吸引我,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适合影视化的故事前提。后来我看了一遍原著,紫金陈老师已经给里边所有的人物关系、家庭问题打下了基础,我就觉得很多东西是可以发挥的,是可以顺着那个家庭或者人物关系再继续往下深挖的。

南都娱乐×卢静(制片人)

作为剧集,

需要有能够“留住”观众的节奏

南都娱乐:你觉得这个故事能够立住,能够有一定竞争力,能够吸睛的关键点是什么?

卢静:我觉得就是类型结合,把家庭、成长、悬疑这三种类型做了一个结合。其次就是它确实是讲小朋友的,它是从孩子的视角去讲述整个故事的,这个可能跟其他我们见过的片子也不太一样。还有就是定调这个问题,就是它的影像风格,因为我认为我们很特别的地方跟当时我特别坚持的东西就是我觉得一定要做到阳光明媚,它要是一个夏天,它要有那个阳光感,因为恰恰是因为它是3个小朋友的事,所以它是可以承载这样的表达的。

编剧潘依然与制片卢静。

南都娱乐:很多人注意到每一集的时长都很不同,这里有什么考虑吗?

卢静:的确,有的一个多小时,有的30分钟,怎么是这样的呢?一开始有人质疑,到现在慢慢地观众也理解甚至支持了,其实我们在创作剧本的时候就有考虑到这个因素,我们更在意的是每一集的完整性跟它的节奏,而不是我真的是要40分钟或45分钟我把它掐掉,自然进入下一集,我们不喜欢那样的创作方式,而且我觉得这是网剧,可能相比于电视剧更有优势的地方之一就是时长比电视剧更灵活,它没有要求我一个小时进广告之类的。所以其实是有意而为之的,这是大家精心设计的,也是辛爽很有能力的地方,真的对剧集节奏把握特别好。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07-04 04:30:57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