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乡亲都在谩骂的“汉奸”,一生为中国自强活着,却背着骂名离世

按常理而言,能站在时代前列,甚至能够超越时代的人,多半会“独领风骚”,为一时之豪杰。然而尴尬的是,这样的人往往是毁誉参半,一不留神就会因为超前太多,而成为罪人,晚清的“汉奸”郭嵩焘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郭嵩焘是湖南人,出生于1818年,与曾国藩既是同乡,又是岳麓书院的同学。曾国藩27岁中进士,少年登科仕途坦荡,郭嵩焘却在科举这条路上走得颇为艰辛,屡试不第,拿不到当官的入场券。

无奈之下,郭嵩焘只好跑去浙江学政衙门当幕僚,先养活了自己再说。这个幕僚没当太久,也挣不了几个钱,却是对他人生非常重要的一段经历。

因为这一年爆发了鸦片战争,洋人的坚船利炮给郭嵩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浙江的海防在洋枪洋炮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第五次科考终于考上了进士,还没等报效国家,郭嵩焘的双亲便相继去世,他只好回家丁忧,想做官,三年后再说吧。刚刚收拾铺盖回到了湖南老家,太平军杀到湖南,乱世来了。

咸丰帝命令曾国藩兴办团练,曾国藩不敢马上答应了下来,一介文臣哪敢上阵杀敌啊。郭嵩焘亲自登门苦劝,让曾国藩下定决心,创办了湘军。郭嵩焘给他当幕僚,出谋划策、募捐筹饷,出力甚多。

实践出真知,郭嵩焘的才干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进一步历练。为了筹集军饷,郭嵩焘多次前往浙江、上海等地,亲眼看到了外国人创建的图书馆和洋船,真正见识到了中国与西方的巨大差距,思想也因此发生了变化

湘军声名鹊起后,郭嵩焘也受到了咸丰皇帝的赏识,将他派往天津,给悍将僧格林沁做助手。做事认真的郭嵩焘奉命稽查天津和山东的吏治,一下子把僧格林沁一伙人全给得罪了。没多久,便被僧林格沁随便找了个借口,撵回了南书房。

之后郭嵩焘又在苏松粮储道、两淮盐运使、广东巡抚这几个位子上都干了一段时间,但是没什么收获,于是辞官回乡教书去了。大清官场容不下一个清官,更容不下郭嵩焘。

冷板凳一坐就是十年,1875年,经人举荐,郭嵩焘再次出任福建按察使,他把自己兴办洋务的主张和观点上奏朝廷。主张不能光学习西方技术,更要学习西方的政治、经济,发展中国工商业。

他的想法非常有见地,却与“中学为体”的思想有冲突。满清那一大帮子高官贵族,只想造点洋枪洋炮,不让洋鬼子来欺负自己就够了,其他的一概不能变,更不能学洋人的那些道道,那不成了汉奸了吗?

刚好,有洋人在中国被杀了,英国要求清廷派官员前往伦敦致歉。朝廷有人顺水推舟地提出,你不是亲洋派么,和洋人说得来,干脆就你去英国道歉吧!

郭嵩焘就这样成了中国第一位驻外使节,他带30多人出使英国,在伦敦设立使馆,成为中国驻英、驻法公使,经常往来于伦敦和巴黎之间。60岁的郭嵩焘学习外语、看书读报、考察英国政治制度,他也称得上是“睁眼看世界的一人”。

郭嵩焘在日记中详尽记述沿途各国风土人情、见闻与随员和外国人的谈话议论,整理成册,交由同文馆刻印出版。

郭嵩焘本意是想让更多无缘出国的人了解大洋彼岸的情况,结果却被解读为有二心。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慈禧太后不得不下令将他的书收回毁掉。

郭嵩焘像真正的外交官一样,遵从国际外交礼仪,无论大国小国都一视同仁。这些我们看来很正常的事情,却成为副使刘锡鸿参劾他的罪状,连听音乐会时,看个节目单都有失国格。

可偏偏有人相信附和刘锡鸿,攻击郭嵩焘是汉奸洋奴。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之下,郭嵩焘心灰意冷,任期不满就选择了辞职,回到老家依然遭到乡亲的谩骂和诋毁,说他是汉奸,想投靠英国人。

1891年,71岁的郭嵩焘黯然离世,在生前他没有得到该有的尊重,死后依然落寞。

对旧世界而言,郭嵩焘走得太超前了,无法为当时主流所接受,反而被时代唾弃。直到甲午之后,一场干净彻底的失败,终于让中国人清醒过来,不变不行啦。

这时候再回过头来看郭嵩焘,人们才发现原来他早就指出了中国的出路。可以说,满清从来不缺乏睁眼看世界的人,只是从来没能引起统治者的重视,直到大片国土沦丧、亿万白银流出,这才扭动起庞大的身躯,追赶世界的潮流。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08-06 10:57:48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