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本超虐小说实力推荐:输掉了你,我还义无反顾的爱你!

《王,妾身不哭》

张仁脖子一缩,犹是不敢回话,天晓得那女人为什么一路跟了来,只待回去之后,看他如何教训教训这个柳静香。

“喝……”禹君初打了个呵欠,“看来晋国王子是等不及了呀,也难怪,我母后寻了这么多年仍是不见皇姐踪影,这么来看啊……当年两国定亲之谊,也许只能作罢了。”他呵呵笑起来,笑容尤其得舒服爽快。

褚烨沉颜而坐,却再未露出异样颜色。

而凤家人却个个怔在当场,就连凤霸天也一动不动,脸上虽是笑着,却笑得很无颜色。

秦鹿自听出点意味,于是多瞧了眼门口的女人,不屑得撇了下嘴,原来她是褚烨收进房的女人,难怪那狗东西说她惹不得!

做他的小,很有颜面么?未沾染过情事的秦鹿,犹是一阵鄙夷了事,转身就回了厨房。

褚烨未作声儿,堂屋里相陪的凤家人如何敢支声儿,就是地门主也以干笑两声回复,只说,“殿下,地门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回去处理,那么,在下就先行一步,你慢请。”

“地门主慢走。”褚烨如是说后,地门主凤霸天方退了下去。走前,着重的凝视了眼凤昭竹,只是这么一束很有存在感的目光,不仅凤昭竹感觉到了,褚烨与禹君初也同时递还凤霸天一记,非常别样的打量目光。

……分割线……

早饭之后,秦辉才醒,待堂屋中人用完早膳,秦鹿正给小弟喂饭。

“啊对,小心点吃,对呀,我们小辉真能干……”其实这种哐哄的话,他们早就不向秦辉讲了,可自从秦鹿双腿残了之后,这人就一直处于呆傻状态,好似忘了许多事,连日常生活上力所能及的小事,他均要从头学起。

不过很奇怪,看秦辉那微微的笑脸,却对家里人都不陌生的。

“孩子就在里间,殿下请吧。”褚烨于前面走,禹君初跟在身后一再蹙眉,暗想,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秦鹿也不愉,瞪着进来的人,同时在想,你怎么还不走。

那般明显的目光,褚烨如何不明白。眼见秦鹿瞪着白眼看他时,冷峻的颜面上却闪过一丝不自在。

很怪。

他指着小几上的药贴方问,“这就是秦辉用的药?”未等人回答,似确定道:“均不是凡品。”奇异的扫了眼禹君初,却让秦鹿心下大跳,唯有她知道这药并不是山神赐予的,也不是母亲以为的凤霸天暗赠,那是禹君初偷的。

《深吻在爱:我在哭》

眼中露出了猥琐的眼神,朝他几个伤痕累累的手下看去,摇了摇手里的照相机,露出的那个表情,对于其他人立刻就明白了。

这件事情他们求之不得那,高兴的不行,刚好可以下手了,而且是明目张胆的。

顾炎立刻觉得不对劲,糟糕!

这一群下流的人,竟然要给安琪拉拍裸照,现在他顾炎敢肯定这个一定是和安琪拉有大仇的人,要不然怎么会做这么恶心的事情,要是真的被拍了裸照,安琪拉就会被一直威胁。

该死的警察,竟然这么慢,还没有赶到,真是糟心,要是再晚一点就不太好了。

这群丧心病狂的家伙……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仍然没有看到有警察的消息。

该不会这群人吓傻了吧,一听是黑社会不敢来了,现在社会的秩序是应该管一管了,警察都成了什么了,贪生怕死。

“走了,把那个女人拉过来。”纹身男示意手下行动,用眼神指挥这他们。

两人一听,赶紧就跑去把那个女人拖过来。

黄毛贼兮兮的一笑,低下眼眸,看不到表情,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没有想什么好东西。

小美人快要到手了,虽然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趁机摸摸豆腐还是可以的,想想刚才瘦子占便宜偷摸小美人,心里就很不舒服,这下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揩油了。

两人人轻而易举的把安琪拉拖到了中间,所有人都注视着她,安琪拉仍然处于昏迷之中。

幕后神秘人扯出一抹嘲笑,安琪拉你也有今天,你平时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现在躺在这里不反抗了那,等过了今天,你就会身败名裂。

《为什么男人爱说谎,女人爱哭》

可是,这一切从未出现过。我和他的结合是经人介绍的,当时年纪小,不懂爱情,更不懂婚姻,家人极力撮合,我没有细想就答应了。但是结婚数年来,他从未记住我的生日,连我穿多大码的鞋,他都不知道。为了事业,他可以对一切都视而不见。记得有一次,我们的儿子生了病,我让他拿点钱出来,他居然对我说:“没钱,等我发工资了再说!”当时我的心都凉了,我能等,儿子的病能等吗?但面对我的眼泪,他没有丝毫的动摇。无奈,我只能去向亲戚朋友借钱给孩子治病。

结婚四年,我和他形同陌路。而当我不幸下岗时,他对我更是漠不关心。在我最需要人帮助,最需要一个肩膀,对着他声泪俱下时,他却冷冰冰地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好嫁给有钱人,就什么也不用愁了。”我彻底对这个男人绝望了,我想,我和他之间已经没有感情,倒不如分手算了。很快,我们就离婚了,儿子归我带。

离婚后,我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窘境。我以前在金融单位工作,还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按理说找一份会计类的工作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由于年龄偏大,很多单位都礼貌地拒绝了我。况且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很多公司都没有空余的岗位,无奈之下,我只得四处托人帮忙找工作。但是工资低的我不愿接受,怎么说自己曾经做过部门主管,待遇好的人家看不上我,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地拖着,还要雇人带孩子,生活开始有些拮据。很多个晚上,恐怖的孤独感袭来,我独自一人暗暗落泪,祈祷明天开始生活会变好。

从她的自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现代女人遭遇的重重压力:婚姻失败,工作没有着落,经济状况堪忧,三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或许一个女人流的泪注定比男人多,这不仅因为女人更脆弱,还因为女人的背后有着她难以承受的重压。

现代女性三大压力源:经济、工作、家庭

有人说,“人是压力的动物”。人的一生几乎就是在或大或小的压力中度过:上学时有考试升学的压力,年轻时有成家立业的压力,中年时有赡养老人和抚养孩子的压力,到了老年,原以为可以松口气,各种疾病又开始频频光顾……

《时光有点小悲伤》

她总不可能一辈子拖累顾怡吧?一个精神病院出来的人,即便她的资料都非常完美,也不可能有公司愿意要她。

她只能从季南川那里拿钱。

突然,一辆车子停在夏月面前,她还未反应过来,便被车上下来的人迅速捂住嘴巴塞进车里。

“唔……”

夏月慌乱地扭动着,用手掰开男人的手,怎么也掰不开。

“砰!”

男人没有一点犹豫,一掌朝她打过去。

车子里的几个男人邪笑地看着她两眼闭了过去,将车子开往目的地。

“季总,咱们的产业有毒品出没。”

季南川皱眉,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子上敲动。手指极为修长,明明很是赏心悦目,众人却像见着了恶魔一般,惶恐不安。

“查!”

慢慢的,从他嘴中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众人松了一口气。

毒品这个东西,害人。不仅如此,他的产业有这东西出现,警察查到,怕是不好说。

“还有……”

季南川刚要说话,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男人眉角微皱,明眼人也看出来他十分不高兴。

空气也在瞬间,像是停滞了一般。

“喂——”

“少爷,刘小姐不见了!”祥叔在那头汗流浃背,他已经找了一天,该找的地方都已经找遍了:“我怀疑,我怀疑小姐被绑架了!”

“你说什么!”

季南川一巴掌拍向办公桌,会议里的人们都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09-29 03:40:06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