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先巴九灵独立IPO,罗振宇会开启知识付费上市潮吗?

文 | 浮萍

一度引起争议的罗辑思维IPO,如今终于揭开神秘的面纱。

近日罗辑思维的母公司思维造物向创业板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这意味着相比较于引起巨大争议的科创板IPO,罗辑思维选择对企业科技含量要求更低的创业板IPO,并且是最新试点的注册制,相比于传统IPO的时间大大缩短。

罗辑思维已经不需要多做介绍,这家由罗振宇创立的知识付费公司,旗下有“罗辑思维”***和得到APP等,通过音视频等各种形式,向社会提供读书、教育培训的服务,这样的一家轻资产公司,确实不适合在科创板上市。

根据思维造物IPO的资料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Q1的研发投入为9411.36万元、1.13亿元和2838.33万元,绝大部分用于支付研发人员的工资,在专利等科技含量方面稍显不足。

如今转道创业板,也是十分可以理解的事情。资料显示罗振宇直接持股30.3537%,同时通过杰黄罡间接控制11.31%的股份,即罗振宇持有公司41.67%的股份,是思维造物的实际控制人。

作为知识付费的头部企业,这也是罗辑思维相关财务数据的首次公开,文娱商业观察更关心的是,这家将领先吴晓波巴九灵率先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是否能开启知识付费上市大潮。

第一部分

扣非净利三年下滑

罗辑思维能卖好价钱吗

罗辑思维最早的业务形态是公众号“罗辑思维”,罗振宇于2012年推出的、以音频及文章形式为用户提供免费、轻量级的知识服务,并推荐图书及相关衍生品,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关注人数超过1200万。

2015年在罗振宇开始推出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 为用户总结过去一年创新创业领域

的学习心得,至今已经举办5届,现场参与人数累计超过4万人。

2016年在“罗辑思维”公众号的基础上,思维造物升级推出“得到APP”, 通过优质的师资、完备的课程体系、丰富的产品类型为用户提供“知识付费”服务;截至 2020 年3 月31 日,“得到”App 月度活跃用户数(MAU)超过350 万,累计激活用户数超过3746万,累计注册用户达到2135万;

2018 年思维造物推出“得到大学”,为职场人士提供线上课程学习、线下实践转化和社交的创新学习方式。截至 2020 年3 月 31 日,“得到大学”线下校区已覆盖国内 11 个城市,开设85 个班次,录取学员超过7000 人。

在业务发展的过程中,思维造物业绩数据增长并没有想象中高速。

招股书资料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Q1思维造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56亿元、7.38亿元、6.28亿元和1.92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6131.96万元、4764.41万元、1.15亿元和1327.7万元。

再结合扣非净利润数据来看,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Q1分别实现4990.31万元、3280.95万元、3067.57万元和1309.65万元,这三个指标结合来看2019年是思维造物的分水岭,这一年其业绩盈利能力开始出现明显的下滑。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从2018年开始盛传思维造物在寻求IPO,谁不想在业绩好的时候卖个好价钱呢?

第二部分

罗振宇央视朋友圈

6249.22收购王利芬优视米

出让张泉灵少年得到控制权

同为央视系创业的知名人物,王利芬比罗振宇、张泉灵、马东等人更早离职创业,其早在2010年就创立了优米网,是国内最早聚焦创业着培训、服务之类的公司,但是如今十年过去了,初代知识付费业务做得并不好。

招股书资料显示,2019年7月份思维造物花费6249.22万元收购了优米网的母公司北京优视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一方面是整合优米网的培训体系和师资资源,还有解决其视频视听许可证等问题。

罗振宇本人出身央视,曾担任CCTV《经济与法》《对话》栏目制片人,因此从其创业的第一天就被打上了“央视系”的烙印,与张泉灵、马东等同为央视大咖抱团发展,如今收购优视米使得圈子之间的资源绑定更加牢固。

而罗振宇与张泉灵之间关于少年得到之间的事情,更加耐人寻味。

2019年1月份思维造物控股的酷得少年(即少年得到)成立,随后3月份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过程中,张泉灵的话语权逐渐加大,最终在2019年10月份少年得到A+轮融资的时候彻底失去控制权,持股比例下降至34.59%,具体业务由张泉灵团队掌握,因此也不再并表。

至于罗振宇与张泉灵分手的原因,外界众说纷纭,有认为是罗振宇不擅长青少年付费课程,引入张泉灵更为合适,也比较有利于少年得到的发展,但是文娱商业观察认为,从财务角度来说,及时剥离亏损子公司业务可以减轻母公司的财务负担。

招股书资料显示,2019年酷得少年净利润为亏损4070.5万元,2020年虽然线上教育迎来发展红利,但是在好未来、学而思等巨头竞争下,少年得到的优势并不明显,业绩也不会有大的改观,2020年Q1亏损830.75万元。

青少年在线教育是一个不错的赛道,但是短时间内想要盈利很困难,对于这样一块成长性的业务来说,财务上出表不失为一个好的策略。

第三部分

知乎、巴九灵IPO还会远吗?

随着思维造物IPO文件的披露,加上此前吴晓波旗下巴九灵借壳失败后寻求独立上市,类似的还有知乎、樊登读书、混沌大学等都打开了资本市场的新视野,但是本质上他们的发展模式不同。

思维造物和知乎这样平台型的公司,好处是并不依赖于单个名人IP生存,劣势是毛利率并不高,平台只是扮演着中介者的角色;而巴九灵和樊登读书会这样的严重依赖个人IP的知识付费型公司正好相反,发展天花板比较低。

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不论是个人IP类还是平台类的知识付费公司,吸引力都在快速下降。

以思维造物旗下的“得到”为例, App的付费用户转化率从2017年的32.2%下降到了2020年Q1的26.4%,付费用户的ARPPU(付费用户的平均付费值)也从2017年的203.81元下降到2020年Q1的134.89元。

此时思维造物选择IPO是一个相对来说适合的时间点,在知识付费还没有完全退潮之际完成资本化收割,也将会带动吴晓波巴九灵、知乎、樊登读书等公司的IPO热情。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09-28 05:36:17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