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自有:鬼节哭鬼|小说

《文学天空》网刊首发原创优秀作品,是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及其他杂志的选稿基地,主发青春、情怀、乡土、都市、亲情、留守题材的小说、散文和诗歌类作品。

原创声明:作者授权原创首发文学天空,侵权必究。

#文学天空小说故事#

每年的农历节气里都有个十月一日,在这天活着的人要为死去的亲人烧寒衣。为死去的亲人送去一份温暖和孝心,因为冬天即将来临,活着的人需要添衣加被,死去的人也不应该例外。因此凡有晚生下辈的户,都会在这一天买上一些白纸或黄纸折叠成方块状或剪成衣服状,在傍晚时分带到亲人的坟墓前或就近在村头路边,把那些“寒衣”点燃,嘴上说出一些感激或祈福的话语,以示对亲人的关怀和悼念。直至“寒衣”烧尽,晚辈们还会双膝跪地再磕上三个头,然后返回。这一传统习俗自古有之,因为它体现了人间的孝道,被人们一代接一代传承着。为了便于记忆,人们也习惯的把这一习俗和这一天称之为“鬼节”。

黄村里有个黄二旦,是个极富孝心的人。他父母死得早,在他十八岁那年就开始“独立”了。独立后的黄二旦孤身一人,白天到生产队里挣工分,夜晚蛰居在父母为他留下来的三间草房里。六七十年代生产队工分日值低收入少,黄二旦苦干一年又一年,虽然勉强凑合着填饱肚子,却是没有钱花。没有钱花的日子是贫困的日子,他夏天穿着“三连冠”单衣单裤,冬天穿着开了花的破棉袄;手头上仅有的那点钱,仅够买盐打酱油零用。除此之外再无分文。既使生活如此艰难,黄二旦也没有忘记孝敬他的父母。每年到了农历十月初一这天,他都会买上两张黄纸,剪成方块状,在傍晚时分为他逝去的父母烧寒衣。他跪在父母的坟前,一边烧着寒衣,一边向父母倾诉着心中的苦水:“爸呀,妈呀!你们走啦,撇下我不管啦!还不如你们带上我一起走哪,留下我在人间活受罪呀!每天缺衣少食,孤孤单单,曳挣吧唧,连个媳妇也娶不上。还有那狗队长,经常的欺负我,每天里让我干最重最累的活,不给我记高工分。我活在人间简直是活受欺呀,还不如死了的好呢。呜呜……”

黄二旦说够了,哭够了,再把纸灰巴拉一遍,直到看不见火星为止。又冲着父母的坟头狠磕上三个响头,站起身蔫头耷拉脑袋的回家。

再说被黄二旦咒骂的那个狗队长叫李川,是个见人皮笑肉不笑心里藏把刀的家伙。由于他当队长动嘴不动手,身板明显的粗壮起来。长瓜脸长着横肉,身上长着一身贼膘。每天里挺直腰板倒背双手,在社员面前走来走去。不但显示着生产队长的权利,也在显示着生产队长的威风。社员们由于被他奴役惯了,都惧怕他三分。至于黄二旦虽然有一身蛮力气,却口吃木讷,不善于表达,有时虽然也占理,却说不过李川,在很多的事情上都吃了哑巴亏。天长日久,李川就把握住了黄二旦的脾气秉性,来了个“老太太吃柿子——专捡软的捏”,经常把黄二旦玩弄在股掌之间。在李川当生产队长的二十几年里,黄二旦是受够了李川的窝囊气。因此他恨透了李川这个狗队长,恨不得让他早日去见阎王爷!

可是,世界上的许多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黄二旦越是诅咒李川,李川反而活得越结实,黄二旦越是希望李川去见阎王,李川反而活得越风光。在生产队解体那年离开了生产队,去村委会当起了村长。这样一来,李川就像站在一排高高的台阶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依然在原地踏步的黄二旦,随时有置他于死地的可能。黄二旦依然不敢抬头来仰视他,只恨得他“呸、呸——”地往地上啐吐沫。

李川爬上了村里的高台阶,居高临下视野更加开阔了;他脚下踩着的土地更多了;他玩弄的“黄二旦”也就更多了。他开始转移视线,把目光从黄二旦的身上移开,看向全村更多的“黄二旦”。也就是在李川走眼溜神的几年时间里,黄二旦娶到了一位拐腿女人做了媳妇,又很快的生下一个儿子,儿子长到五岁以后,他又攒下一些钱翻建了那三间老房子,算是彻底的在物质生活上翻身得解放了。有了老婆孩子和房子,对于黄二旦来说,应该说算是满足了也应该高兴了。可他依然高兴不起来。因为在他的头上还悬着一把刀,这把刀明光闪亮,时时都在放射出凶狠的光,晃得他睁不开眼放不下心,失去了安全感。

黄二旦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李川自从登上了村委会这级高台阶以后,运气竟然是顺风顺水越来越好。先是当村长,四年以后又当上了村支书。权利大了胆子也就大了,先贪小钱后贪大钱,在三十几年中,不仅在村里盖起了最为阔绰的三层楼房,还在城里购买了三套不动产的楼房。除此以外在银行开设的三个户头上,保留着存款上百万元。在他执政的时间里,凭借着权利在村里玩弄了多名女性,还利用权力豢养了一帮行凶作恶的流氓混混。把他们笼络在身边,封为治安联防队员,为李川保驾护航。凡是有敢于顶撞李川的村民,都会被“请”到村委会,进行威胁恐吓或者殴打,直至让对方屈服为止。村民们恨透了李川,背地里叫他“螃蟹”。

黄二旦也被“请”去过,那是因为他超期三天晚缴了提留款。两个气势汹汹的治安联防队员把他“请”到了村委会。李川升堂问案,他高坐于公堂之上,厉声喝问:“黄二旦,你为啥不交提留款?是不是觉得分田到户后没人管你啦?是不是又该挨收拾啦……”黄二旦分辩“不是不交,我只是晚交了三天。”李川嘿嘿冷笑“晚交就是对抗党的农村经济政策,是绝对不允许的。”黄二旦问“你又想咋样,还想欺负我……”李川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不想欺负你,我只想按照村规民约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办事,对你这种无视党纪国法和违背村规民约的行为处以罚款。迟交三天需交滞纳金三百元。”黄二旦大声为自己争辩:“我不是来了吗,我马上交还不行吗?”李川也高声断喝:“晚啦!村规民约是给你一个人制订的吗?为什么对别人管用,到了你这里就不灵了呢?赶快交,交完了走人。不然,我还会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罚你,再关你五天拘留,到时候你那三百元滞纳金也得交。到底选择哪种你自己选择吧。”黄二旦怕被关拘留,只好白交了三百元罚款,连张收据也不敢索要。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治安联防队员又赏了他一脚,把他逐出了村民委会。

黄二旦憋屈着心思回到家里,知道无处诉苦,只好闷着头继续过着他的憋屈日子。在憋屈的生活中不仅种好了家里的五亩地,还抽时间到外面打工,到了年终各项收入加起来也有两万多块呢。有了收入以后,黄二旦家里的日子富裕起来,买起物品来也出手阔绰了。家里的居室和厨房不断地进行“革命”,一件件电器产品被请进来安装使用。这位饱尝生活艰辛的农民第一次有了坐拥金钱的优越感。他在想:李川为什么要拼命的捞钱呢,原来金钱的好处简直是妙不可言。

又到了这一年的农历十月初一日,又该为故去的亲人烧寒衣了。下午,黄二旦往兜里装了一些钱去了村里的商店。在商店里他一使劲,买了二十块钱的“寒衣”,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年。准备到了黄昏以后,去为他的父母送温暖。

正当黄二旦走到商店门口时,冷不丁从门外闯进一个人来。这个人块头粗大,个头也高,速度也快,巨大的身躯像螃蟹把商店门口塞满。瘦小枯干的黄二旦被他撞了个正着,身子趔趄了一下像禁不起磕碰的纸人儿,摔倒在地上。

那个像螃蟹的人根本没有理会被他撞倒的人,快步走到柜台前,冲着售货员喊叫:“我买寒衣纸,给我拿。”售货员问:“您要买多少?”那个像螃蟹的人说:“我家里故去的人多,当然要多买”。正当他想说出具体数字时,那个倒地之人黄二旦挣扎着爬了起来,发出“唉哟唉哟地叫唤声。

售货员停下手,看着黄二旦。那个像螃蟹的人也扭过脸看向身后,看着刚爬起来的黄二旦,匪夷所思的问:“黄二旦,你在这里干什么?”黄二旦非常气愤,说:“我是来买寒衣纸的,被你撞倒了。”那个像螃蟹的人狡辩道:“我进门的时候没看见人,怎么会撞倒你呢?真是岂有此理!”黄二旦怒斥道:“你向来目中无人,怎么会看到我呢!”那个像螃蟹的人继续说:“既然你这么说:“就当我真的什么也没撞见,行了吧?不过我问你,你买了多少钱的寒衣纸呀?”黄二旦说:“我买了二十块钱的寒衣纸,于你何干?”那个像螃蟹的人撇了一下嘴角,说:“才二十块钱哪?”随即冲那位售货员说“给我买二百块钱的寒衣纸,快点。”售货员答应了一声:“好吧。”立刻为他忙乎起来。只是把黄二旦冷落在了门边。

黄二旦站在门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看到没有人理他,只好冲着那个像螃蟹的人狠狠地蹬了一眼,悻悻的走出了店门。

傍晚,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黄二旦走出了村头,来到了父母的坟前。蹲下身去,把买来的那些寒衣纸放在地上,擦着火柴点着燃,开始为身在远方的父母送温暖,口里述说着一些嘘寒问暖的话语。说着说着,他又想到了李川,就是下午在商店撞他倒地的那个螃蟹。想到李川,跪在父母坟前的黄二旦更加伤心起来,满眶的泪水夺眶而出,号啕大哭起来:“爹呀,妈呀,你们在听我说话吗?我有许多的话要向您们诉说呀。你们能听得见吗?先说这些寒衣吧,今年是我最孝心的一年,为您们二老花了二十块钱买来了寒衣纸。可是那个李川,一下子买了二百块钱的寒衣纸,也是用来孝敬他的父母的。从钱的数量上看,他确实有钱,全村人家的钱加在一起也不如他一个人的钱多。看来只有他最孝心。但他的那些钱是怎么弄到手的呢,村民们心里有数,他的心里更清楚。他不仅有权有势还仗势欺人。今天下午,他不仅把我撞倒了,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自从您们二老走了以后,我窝窝囊囊的在村里活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受着这个狗村官的气。我今年六十岁了,还在被他欺负。想起这些,我真是愧对祖先,愧对您们二老,愧对晚生下辈呀!呜呜呜……”

两年以后,李川的贪腐行为被群众举报到了纪检部门,又因为数额巨大,民愤极大,被执行死刑。所有的贪污款项和家产被依法没收了,妻子因憎恶李川在外面乱搞女人改了嫁,一个儿子曾多次劝说李川走正路无果,早已对他丧失了信心划清了界限,远在异地他乡过着自己的独立生活。

体格健壮的黄二旦无病无灾,还在结结实实的生活着。只是他觉得自从李川消失了以后,悬在他头上的那把无形的闪着寒光的大刀也随之消失了。天空一下子晴朗开阔了许多,黄二旦吸进的每一口空气都觉得新鲜顺畅。人也显得年轻了许多,就连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显得生动和谐。黄二旦每天被和谐的气氛包围着,幸福的生活着。奔波劳碌的岁月像流水载着他继续向前走去,走过了春,走过了夏,走过了秋,又走进了冬天的那个鬼节。

依然孝心不减的黄二旦又去哭鬼,这次他买寒衣纸的钱增加到了四十元。

黄二旦又来到了父母的坟前,双膝跪了下去,凄凄惨惨的为父母烧起了寒衣。寒衣烧到了一半,他又想起了那个李川,急忙从火堆中抢出了几件寒衣纸放在一边。等到为父母烧完了寒衣以后,他又点燃了那几件寒衣纸,边用柴棍扒拉着那几件寒衣纸,边数落起来——

“李川哪——你这个王八蛋!你比我小上十岁,却死在了我的前面,真是天地开恩,苍天有眼哪!李川哪——你这个狗东西,我活了六十多岁,你欺负了我五十年!这笔冤仇就是下到地狱,找到阎王爷评理,恐怕也摆不平算不完哪!李川哪——你这个狗村官!你贪污了国家和村民那么多的钱,挥霍无度,玩弄女人无数。在你看来那是享受,在村民看来你是在作孽,是堆臭狗屎!李川哪——你这个外丧鬼,在村里横行一世,在刑场上挨枪,死在了异地他乡,连个收尸的人也没有,村里更没有埋葬你的地方。想想过去你横行村里的螃蟹行径,再看看你现在的下场,真是活该!李川哪——你这个狗贪官,你活着的时候,有些人为了从你那里得到好处拼命的巴结你,把大把的钞票和物品送给你,你是一边收钱物一边为他们办事。只有我不去巴结你,没为你送过一分钱。当然也没得到过你的一点好处,受了你一辈子的欺负。现在你做鬼了,那些个曾经巴结过你的人都不来巴结你了,因为他们是把你送入地狱的人。现在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就不会理你了。你的妻子远离了你,你的儿子早已看透了你。你伤透了他们的心!不会再原谅你了。只有在这个时侯我才来巴结你,为你烧上几件寒衣。因为我怕你在那边冷!虽然你早已不是人了,但我是人,是人就要有人的本性和善良。我尽上一点做人的义务,为你送上一点人间的温暖,好歹咱们是一个村的,你就收下吧……”

从这年以后,每年到了农历的十月初一这天,黄二旦依然会来到父母的坟前,在为父母烧完寒衣以后,还要为那个客死他乡的野鬼李川烧上几件寒衣,为的是让他感受到家乡人的温暖,不至于寒冷。

有一天夜里,黄二旦作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已经故去,在每年的鬼节里,有他的儿子跪在坟前为他烧寒衣纸,他穿着暖暖的寒衣在野地里溜达。再看看那个李川,由于没人为他送寒衣,寒冬腊月里光着身子,冻得龇牙咧嘴在野地里到处奔跑,实在冻得受不了了,就到处捡石头堆起来当作柴禾烧,用来取暖……

本文由卢自有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作者简介:

卢自有,北京市密云区作家协会会员,坚持文学创作四十载,以小说、散文、诗歌文体见长。部分作品曾在《北京文学》《北京日报》《京郊日报》《法制文萃报》《北京市场报》《北京私人个体经济报》《农家女》《乡镇论坛》《北京旅游报》《北京美丽乡村》等报刊发表。

关注文学天空,阅读更多精彩作品:

张学文:深山闺秀第一章——阿秀是个好女人|小说连载

张学文:深山闺秀第二章——妈,你会跟人跑吗|小说连载

张学文:深山闺秀第三章——离家容易回家难|小说连载

张学文:深山闺秀第四章——请你让我留下来|小说连载

卢自有:贤妻|散文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08 03:15:39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