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务运动始于1861年,北洋水师却建于1888年,为何整整晚了22年?

1860年对清政府来说是极其压抑的一年,上自咸丰皇帝,下至王公大臣、地方督抚都在苦苦寻求两个问题的解决方法:第一是如何从英法联军的手中取回北京,第二是如何剿灭活动近10年的太平天国起义。其实,相对寻求商业利益的外患而言,内忧毕竟有亡国之危。所以,清政府最终决定满足英法联军的无理要求,将主要精力用于镇压太平军。

太平军战士

众所周知,太平军自1853年攻陷南京以后便定都于此,而南京又紧邻长江筑城。因此,清政府动了借英国兵船围城的念头。可英国人怕卷入中国的内战,危及自己的在华利益,故对此建议强力反对。也许是因为咸丰帝病危,这件事被暂时搁置了。但到了1861年初,随着太平军克宁波、占杭州,直逼上海,清政府再也坐不住了。于是,手握外交实权的恭亲王奕訢再一次找到英国人,请他们协助购买欧洲制造的战舰。谁知,初次就购买军舰和外国人打交道,清政府却被结结实实地涮了一回,这就是著名的阿思本舰队事件。

恭亲王奕訢

阿思本舰队,又被称为李泰国舰队,是由英国公使普鲁斯和代理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牵线、时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李泰国一手经办打造的。此次购舰前后历时一年有余,经过尚且顺利,可就在这批兵船即将抵达中国之时,问题随之产生。首先,李泰国为清政府购买的8艘兵船都是英国皇家海军退役的老旧军舰;最狠还是第二点:李泰国要求清政府授予自己对这支舰队的指挥权,即所谓的“合同十三条”。消息一经传出,举国哗然,原来英国人不是真心帮忙,而是想趁这个机会控制中国的海军兵权!于是,湘军实力派人物曾国藩、淮军实力派人物李鸿章纷纷表示反对。

清政府不敢贸然同意,后几经斡旋,终于和英国人敲定了处理意见:遣散舰队,将所有舰船带回英国变卖,然后将所得款项归还中国。此时,清政府已为这支舰队支付了9个月的月薪。算上遣返舰队需要支付的37万两白银,以及额外送给英国人的2万4千两白银,清政府一共花费了170余万两。刨除日后陆续收回的106万两,清政府白扔了67万两白银。因此,这支舰队又被西方史书称为“吸血舰队”。

李泰国

为购买一支舰队,清政府付出了高昂的学费,这极大地刺激了清朝的敏感神经。于是,清政府遂将目光转向投厂造船来打造自己的海军。实际上,早在1861年曾国藩就在安庆军械所筹划建造自己的轮船,而这一年也是朝廷将“夷务”一词正式改作“洋务”的一年。可是,熟读经史子集的曾国藩根本不了解造船是需要先进科技水平做铺垫的,仅凭手工仿造是行不通的。结果,曾国藩于1863年打造出来的小火轮“行驶迟钝,不甚得法。”除了曾国藩,晚清名将左宗棠也尝试过在杭州用手工造船。结果,也是“试之西湖,驶行不速”。仿造轮船的失败,使这些开明之士不约而同地感到:想要造好船,必须采用机器生产并借重外国的技术人才。于是,最能体现晚清造船技术水平的江南制造总局以及福州船政局相继诞生。截止到1874年,清政府一共自造了20艘舰船。自强运动正常进行,清朝的中兴似乎也是指日可待。谁知,1874年4月爆发的日本侵台事件却打了清政府一记响亮的耳光。

1871年1月,琉球渔民69人因遇飓风漂流到台湾南部,并于台湾高山族人发生冲突,导致54名琉球人被杀,琉球王跑到日本去诉冤。派去中国交涉此事的日本人心怀叵测,他们揪住清政府不得体的答辩,否认高山族居住的台湾是中国领土,遂于1874年4月派兵对台湾兴起问罪之师。这一年,是日本明治维新运动的第6年。彼时日本的军事实力还十分孱弱,陆军总兵力不到2万人,海军是从幕府和各诸侯手中接受的17艘破旧舰只组成,兵力不到3000人。当年5月,3600名日军在台湾琅玡登陆。清政府闻讯后,立即决定调派5000湘军和6500淮军入台增援,同日军大打一仗。可当听说日本拥有两艘英国造的铁甲军舰时,清政府竟不由得胆怯起来。原来,清朝自造的舰船多是用外国的机器和材料拼凑起来的,即使是排水量几千吨的炮舰,外面也仅包上了一层铁皮,舰上也只安装了小口径的火炮。根本不适合海上作战,只能用于沿海或内河。

清政府就出兵一事犯了踌躇,日本也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是自忖和清政府总体实力悬殊过大;二是登台日军遇到了时疫和当地官民的反击,部队折损颇多。于是,在西方列强的调停下,日本在向清政府索要了50万两白银后便撤了兵。

剽悍的高山族战士

一个师学华夏千余年的蕞尔小邦竟敢越过大洋攻打中国,此事在朝野马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少人察觉到日本已对中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因此,“购买铁甲船,组成几支水师”的呼声日渐高涨。可是,清政府经过太平天国以及捻军这两场战争早已负债累累,加之平定新疆阿古柏之乱也需要用钱,清朝的海军建设到底未引起最高决策层的重视。直到1878年,日本又从英国买回三艘军舰的消息传回了中国,购买铁甲船的大事又被重新提起。这时,左宗棠已经打垮了阿古柏匪帮,但清政府因此战借了1300万两的外债,使本来空虚的国库雪上加霜。所以,购买铁甲船的钱一直不能到位。

也是事有凑巧,1880年中俄关于伊犁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俄国沙皇竟派了23艘军舰到中国沿海游曳,欲以武力胁迫。骤然紧张的形势,终于促成了清政府购买铁甲船的决心。1881年1月,清政府拿出两百多万两白银向德国订购了2艘改进型“萨克森”级装甲级战列舰,此即是1888年北洋水师赖以成军的“定远”和“镇远”两舰。

邓世昌和致远舰袍泽合影

可惜的是,由于后来北洋水师的经费被挪用,清朝在没搞好自己造船业的同时,又停止向外国购买新式舰船,终使北洋海军整体实力日渐下降,败给了后来居上的日本海军。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08 04:15:59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