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代购印度“假药”,最终被无罪释放,又一个“我不是药神”?

2002年,无锡某针织用品公司老板陆勇患上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同年8月,开始服用诺华“格列卫”。

格列卫药价高昂,每月要花23500元,一年35万,在那时候的无锡就是一套房,两年时间,陆勇就吃掉了两套房。

2004年,在某白血病论坛上,陆勇了解到一种印度生产的格列卫仿制药,它的疗效和正版药完全相同,而价格却只有正版药的1/6,仅3000多元,陆勇试着服用一段时间后,发现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他便把这个消息,传递给群里的病友,因为繁琐的购买流程,病友讨论后决定把钱统一汇到陆勇的账户里,再由陆勇汇到印度药厂,由印度药厂给每一位患者寄药。

为了协助病友购药,陆勇在淘宝上购买了三张信用卡,也因为这个协助之举,在2013年11月23日,陆勇被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逮捕,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侯审,同年7月被湖南沅江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同时,1003名病友发起了网络实名签名为陆勇喊冤,也为争取白血病患者基本生存权而呐喊。

最终,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向沅江市人民法院撤回了起诉,以不起诉结案。

沅江市检察院认为,陆勇的行为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秩序和对信用卡的管理秩序,但其行为对这些方面的实际危害程度,相对于白血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来讲,是难以相提并论的。如果将陆勇在主观上、客观上都惠及白血病患者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显然有悖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

2015年之后,国外新药的审批流程缩短,中国许多省市陆续把格列卫列入医保。2018年,由这个事件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被封国产良心神片。

陆勇案的处理,就像电影《我不是药神》里反映的那样,推动了我国医药管理制度的改革,更为重要是的转变了司法机关执法观念,既要严格执法,也要以人为本,保障人权。

当法的价值和群众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正义价值才是它的最高标准。

好了,对此你怎么?欢迎留言讨论。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09 04:51:17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