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散步 | 徒步墨西哥神圣冷杉林,探秘君主斑蝶越冬地

每年秋季,出生于北美洲东部的君主斑蝶(被称为东部群体),都会聚集到墨西哥中部的神圣冷杉林中越冬。

世界遗产中心将君主斑蝶的集中越冬景象,称为“昆虫迁徙中最震撼人心的现象”。它们高度聚集在14个越冬群中,其中有8个越冬群,位于保护区内,越冬群的面积约5公顷。

该保护区的历史并不算长。1980年,墨西哥政府在私人土地上设立了这一联邦保护区。2008年,保护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据估计,在保护区中越冬的君主斑蝶占整个东部群体数量的七成之多。

已记不清看过多少君主斑蝶越冬群的壮观影像,憧憬过多少回亲自朝圣蝶海的情形,经过数月的西班牙语学习等准备,我终于开始筹划去墨西哥中部的旅行,完成自己的心愿。

位于墨西哥的米却肯州Angangueo小镇

时值旱季,一路上土地大多赤裸裸地暴露在高原阳光下。接近米却肯州Angangueo小镇时,绿色才开始进入眼帘。

公路如羊肠小道般在陡峭的山体中蜿蜒前行,浓绿高大的神圣冷杉(Abies religiosa)直冲云霄,遮天蔽日。不难看出,它们年龄较大,加上地势陡峭,受人为干扰较小,属成熟林。

君主斑蝶生物圈保护区大门

班车穿行在君主斑蝶生物圈保护区(Reserva de Biósfera de Mariposa Monarca)中。这一保护区位于米却肯州和墨西哥州交界处,面积563平方千米,地势崎岖,海拔较高,因此,虽然地处热带,却呈现出一派北方针叶林风光。

快到正午时分,我们终于抵达坐落在保护区中的小镇Angangueo。钻进一辆出租车,一行人向约7公里以外的El Rosario村进发。

之所以前往El Rosario,是因为村子附近有一君主斑蝶的越冬群。人们在这里设立保护点,成为所有越冬群中最著名、到访人数最多的一个。

一路上,可见农田和森林呈斑块状排列,这也是君主斑蝶生物圈保护区的特点之一。事实上,区内人类活动较为频繁,并不是我们印象全是“深山老林”的保护区。

下车发现海拔已有3000米。虽然沐浴在热带阳光下,还是能明显感到凉意。要想看到越冬群,还得花大约40分钟爬山。虽然海拔仅提升了200多米,但总体来说坡度较陡,大家无不气喘吁吁,不时得停下休息。

周遭不少唇形科和菊科植物正值花期,引得体型娇小的蜂鸟前来吸食花蜜。这一带的植物有一定的北温带特色,一种牻牛儿苗科老鹳草属(Geranium)植物正开着淡紫色的花朵,这一以北温带为分布中心的属在中国也很常见。

一种牻牛儿苗科老鹳草属(Geranium)植物正开着淡紫色的花朵

整个群落中的建群种,是雄伟挺拔的神圣冷杉,它对于越冬的君主斑蝶非常重要。

神圣冷杉是一种高25-50米、胸径可达2米的常绿针叶树。分布区从海拔2100米到4100米,特产于墨西哥中部到危地马拉西部的山区。

雄伟挺拔的神圣冷杉,是整个群落中的建群种。

冷杉属植物为北温带典型的高海拔树种,喜凉怕热,这一属能分布到热带地区的物种都集中在美洲。在末次冰期中,气温较现在低了不少,冷杉属植物便从美国和加拿大等地扩散南下,分布到了中美洲等地。末次冰期结束后,气温回升,怕热的它们只能存活于海拔较高的山区,并残留至今。

流光烁金:感官的盛宴

因为天气干燥,一路走来浮尘飞扬,但这挡不住大家寻找君主斑蝶的兴致。

林下光线稍亮处,繁花似锦,几只君主斑蝶在菊科植物的头状花序上吸食花蜜,我便有机会仔细观察它们。

吸食花蜜的君主斑蝶

君主斑蝶翼展8.9-10.2厘米,翅膀的主色调为耀眼的橙金色,翅膀边缘有较宽的黑色条带,上面布满白色斑点,翅膀中部的黑色条带稍窄。

它们具有性二型现象,也就是说,雌雄蝴蝶的形态特征有所不同。雄蝶体型比雌蝶大一些,雄蝶平均体重0.59克,而雌蝶为0.53克。此外,雄蝶翅膀上的黑色条带比雌蝶窄。

君主斑蝶黑金相间,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美丽,而是一种警戒色。

总体来说,君主斑蝶黑金相间,甚是醒目。这可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美丽,而是向鸟类等天敌发出明确的警告:我有毒!我不好吃!因此是一种警戒色。

君主斑蝶的幼虫主要以夹竹桃科马利筋属(Asclepias)植物为食,通过大量采食叶片,它们在体内积累下一定浓度的强心甾(卡烯内酯)。这类化合物常为强心苷的糖苷配基,通常具有毒性。

由于君主斑蝶具有特异的钠钾泵,因此不会因自己体内的强心甾中毒。产于北美洲的黑条拟斑蛱蝶(Limenitis archippus)长得和君主斑蝶很相似,它也有毒性。这种有毒物种长得相似的现象在生态学上被称为米勒氏拟态(缪勒拟态),相当于组成了一个“警戒联盟”。

作为一个物种,君主斑蝶进入科学视野的时间较早。1758年,著名的瑞典生物学家林奈将其命名。当时,它被置于凤蝶属(Papilio)中,后来被移入蛱蝶科斑蝶属中,并成为这一属的模式种。斑蝶属约含12种,除南极洲外,广布其它大陆。

好不容易完成了攀登,这一带的海拔已经超过3200米,接下来的路就平坦快活多了。出冷杉林,穿行在一片无树的低矮草原上,不多时,土路又钻进冷杉林中。

不知是听从了谁的命令,君主斑蝶渐渐多了起来,一团小花上便有数只聚集,很有生气地扑腾着翅膀。身旁的空气中,开始出现一条条君主斑蝶构成的小溪,小溪时而变成成奔流的大江,时而扩展成无边的潮水。

君主斑蝶黑金相间,甚是醒目。

在我的印象中,蝴蝶飞舞起来总是近乎无声的,可是耳畔却越来越响,如细雨落地,又如风吹高林,沙沙、哗哗、有时甚至如群鸟扑腾。可这时并没有吹风,原来这是数以万记的蝴蝶同时飞舞的交响!土路旁有标牌提醒大家保持安静,即使说话也要压低声量,以免干扰君主斑蝶。

在土路右侧一地势低洼处,汇聚出一方水深不过数厘米的“泉面”,但这在这高山之上却是宝贵的水源。泉面旁湿润的地面上,成百上千的蝴蝶正伸开弯曲的虹吸口器饮水。片片翅膀如张张金帆,在阳光下傲然闪耀,“轴轳千里”一词突然映入我脑海,几乎所有人同时爆发出一声轻而滚烫的惊叹。

复前行,只见周遭的一些冷杉树上挂满了蝴蝶。

徐霞客曾描写过我国大理蝴蝶泉众蝶聚集的场景,用在这里也颇恰当:“……真蝶千万,连须勾足,自树巅倒悬而下……缤纷络绎,五色焕然”。

冷杉树上挂满了蝴蝶

蝴蝶那么多,那么密,有的地方竟形如一个个硕大的蜂巢,把冷杉枝头都压弯了腰。这就是君主斑蝶在墨西哥的14个越冬群之一。举目远眺,只见一株粗大的冷杉树干暴露在阳光下。树干上密密匝匝地聚满了蝴蝶,流光烁金,宛如宫殿中的鎏金柱。

下午两点多,气温到达一天中的最高点。蝴蝶们较为活跃,纷纷飞离冷杉,饮水采花。抬头看,湛蓝的天空幕布前,点缀着冷杉的绿影,而最醒目的则是空中千千万万的金斑,它们汇聚、奔流、舞动、冲突、辐射……俄而一朵乌云飘来,天光突暗,更多的蝴蝶猛地加入了飞舞的行列。

千里波涛、万马奔腾、天边忽地起轻雷、日耀银戈战阵开……似乎都不足以描述这一场景。本就灰暗的天空被它们遮挡得更暗了。耳畔风声乍起,不知是真起风了还是众蝶扇翅的结果。才知刚才的惊叹真是用早了,此时此刻谁也说不出话来。

冷杉树上挂满了蝴蝶

迁徙:生命的史诗

几乎没有例外,我们目之所及的每一只君主斑蝶都出生于前一年的暮夏或初秋时节。这是它们生命中头一次来到这一越冬地,也是最后一次。

更令人惊讶的是,它们的父母,它们父母的父母都从未来过这里。那它们是怎么找到这距离自己出生地数千千米、位于墨西哥中部茫茫林海中的一小片区域呢?

和绝大多数具有迁徙行为的动物一样,君主斑蝶具有感知季节变化的能力。

这还得从北美洲落基山脉以东的广袤区域说起。暮夏和初秋时分,夹竹桃科马利筋属(Asclepias)叶片上一枚枚小小的卵中出现了动静,不多时,一条条君主斑蝶幼虫从卵中钻出,它们是一年中最晚孵出的一代君主斑蝶。它们努力啃食马利筋叶片,在数周内便完成化蛹成蝶的过程。

此时,白昼越来越短,秋风渐起,是时候前往它们从未去过的越冬地了。这一代君主斑蝶中,最北的出生在美国北部和加拿大南部,这些地区距越冬地最远约4800千米。平均来说,君主斑蝶每天飞行80-160千米,如果有幸没有在漫长的旅途中殒命,它们最长约需两个月才能飞抵越冬地。

君主斑蝶没有地图,更没有GPS,它们怎么找到自己从未去过的越冬地?君主班蝶越冬地的地理位置应该是可以遗传的,但这一位置信息仅在越冬代身上被“激活”。

非越冬代的基因中虽然保留了位置信息,但这一信息如同阁楼中从未有人翻阅的老书,谁也不知道书里写了什么,因此非越冬代是不会前往越冬地的。

和绝大多数具有迁徙行为的动物一样,君主斑蝶应该具有感知季节变化的能力。秋季来临时,越冬代知道是时候前往刻在基因里的越冬地了。

在飞行过程中,它们怎么判断方向呢?君主斑蝶的复眼可以感知太阳相对于地平线的方位。但只靠这一项信息是不够的,如果还能有一只走时准确的钟表,便可判断出方位了。例如日出时分,太阳总是位于偏东的方位。和人类等多种生物一样,君主斑蝶也具有受基因调节的生物钟,复眼和生物钟的组合相当于一部指南针。

在越冬期间,君主斑蝶进入类似休眠的状态,仅维持自己最基本的生理需要,不甚活跃。它们为什么不远千里选择墨西哥中部的热带高山越冬呢?这里冬季有花朵提供食物,加上气候凉爽,利于减少蝴蝶的能量消耗,而气温又不至于过低,避免了大量蝴蝶被冻死的惨剧。

在越冬期间,君主斑蝶进入类似休眠的状态,仅维持自己最基本的生理需要。

高大的神圣冷杉在一定程度上能遮风避雨,此外枝干离地很高,进一步减小了蝴蝶被其它动物捕食的风险。

进入3月,白昼越来越长,阳光越来越明亮。越冬代君主斑蝶渐渐活跃起来,并开始向北迁徙。

不过,越冬代是飞不到美国北部和加拿大的,雌蝶会在美国南部等地产下300-500枚卵。卵孵化成幼虫,幼虫化茧成蝶,再继续北上一段距离产卵。

如此接力式推进四或五代后,君主斑蝶才能最终抵达美国北部和加拿大。秋风渐起,它们勇敢地一路向南,前往从未去过的越冬地,续写着千万年来不曾断绝的生命史诗。

(君主班蝶越冬地已是墨西哥较为成熟的生态旅游目的地,通达状况良好。既可在墨西哥城参加一日游的旅行团,也可自驾前往。亦可乘班车抵达Angangueo后,再招出租车前往El Rosario或附近其它几个越冬群。本文作者系美国密苏里大学自然资源专业博士,著有《博物之旅:山水间的自然笔记》; 联系我们/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来自****,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APP)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09 01:19:06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