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蔡健雅《红色高跟鞋》

Take It From Me_The Weepies
03:53来自迪伦音乐

如有雷同,纯属……

这首《红色高跟鞋》,是2008年上映的贺岁电影《爱情呼叫转移2》的主题曲,之后收录在蔡健雅2009年8月发行的专辑《若你碰到他》中。

但某天你若听到The weepies乐队2006年发行的《Take it from me》,或许你也会把“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唱出来。

因为《红色高跟鞋》简直就是《Take it from me》的翻版,连编曲和歌词都不放过,前奏相似度简直了。所以我觉得,这歌只能说是翻唱了人家的中文版吧。

有意思的是,如果单从字面上来直译“take it from me”,可以说是从我这带走它,然后,蔡健雅表示:带走就带走。从此,江湖人称“裁剪雅”。

中学的时候学校每天中午放学都放这首歌,自从听了《Take it from me》之后,再听这首歌就没有最初的感觉了。

有人说,不能算全抄,严格来说是抄了主歌前几句,后面大部分属于再创作,副歌完全不一样,算是改编融合吧。

蔡健雅自己也是不承认抄袭了,我觉得这从头到尾的雷同,说是巧合未免也太牵强了。

The weepies 回应了说“我们说她抄袭,她不承认”,“我们让她承认这是我们的歌,她拒绝了,谈的很不愉快。”

那么,我们就从歌曲中简单列出几点实锤来看看:

1、两首歌速度一样(测了下都是88)

2、编曲配器都是同样用法的木吉他、弦乐、电吉他,而且前奏四小节进鼓的地方,连贝斯走的音都十分相似。

3、甚至歌词都很像,《Take It From Me》中的“What can I compare you to”,到《红色高跟鞋》中是直译发挥的“拿什么跟你作比较才算特别”。

其实,除了这首歌,以下这些对应歌曲可以听听,看音乐裁缝“裁剪雅”是如何批量生产歌曲的:

红色高跟鞋 → Take It From Me

越来越不懂 → Gotta have you

被驯服的象 → Sweet dreams

半途 → Safe and sound

看不见的城市 → Girls like you

假想敌 → Cherry Blossom Girl

被子里像风捉摸不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如果不是抄袭,《红色高跟鞋》本身是很好听的,歌词扣人心弦,旋律轻快,特别是前奏,表现的尤其突出,是很抓人耳的一首歌曲。

蔡健雅温暖而又慵懒的声线,确实也适合唱这首歌,明明是很随意的感觉,但低中高过渡自然,充满慵懒的性感,听来只觉得很舒服。实属单曲循环佳品,经过百遍的单曲循环之后非但未觉得半分厌乏,反倒更加喜欢,像是一杯茶,在细细品茗之后才能回味出那一份经久不散唇舌间的清甜。

吉他和架子鼓的完美配合,贝斯节奏把控,还有管弦乐配合旋律,旋律流畅优美,又不乏情感宣泄,流行摇滚的魅力,尽管我是一名男士,我也爱上了你的红色高跟鞋。

有没有这种感觉,李荣浩的《老街》,蔡健雅的《红色高跟鞋》,孙燕姿的《遇见》,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可以组成美美的一幅画。

那天下班路过老街小巷,又遇见那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姑娘,我望着她笑了笑,她先开了口:好久不见。

另外,歌词里那句“像被子里的舒服,又像风捉摸不住”,让我思考良久,这不是屁是什么?

说到这提一下,有人出了个谜语:被子里放屁,打一位明星的名字。(莫文蔚)

好吧,以上纯属娱乐,讲真,我觉得这东西应该是余温吧……形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的感觉很好很舒服,却又没有安全感,让人捉摸不透。

不是人人都能驾驭的红色高跟鞋

红色高跟鞋很漂亮,但是不一定人人都能驾驭的了,而且事实上很少的场合我们会穿这个颜色的高跟鞋。我们也许很喜爱,但很少会买回家。

正如歌词“我爱你有种左灯右行的冲突”所表达的,感性上我很爱你,但理性告诉我不应该爱你,或者说你不适合我。

也就是做恋人差点缘分,做朋友却不甘心。

我严重怀疑,月老拿着我的红线去织秋裤了,丘比特把我的箭拿去烤串了。

人一生会碰见很多心动的人,可能会误以为那是喜欢,其实也只不过是某一刻的好感,毕竟心动都不是答案,心定才是。

但也有人,不合适的高跟鞋,纵然穿着磨脚,也愿意穿,因为喜欢;心碎的爱情,明知道会中伤,但还是愿意去触碰,因为钟爱。

因为每个人都渴望爱情,就像每个女人对于高跟鞋的执着一样,无法解释。

如果把爱情比作高跟鞋那一定是一双世界上最美的高跟鞋,世界上美丽的高跟鞋很多,但你偏偏喜欢那一款红色的高跟鞋,只是喜欢的那一款不一定合脚,就像爱情,你很喜欢他,但偏偏他喜欢的不是你。多么悲哀,但偏偏得不到的却越想要,想要忘记,但偏偏因为想要刻意的忘记,但却忘不掉。

记忆好像是一件充满主观色彩的事情。你记得是与他一起等雨停的屋檐与几乎跳出胸膛的心,而他记得的可能只是一个烦人的雨天。如果两个人的记忆出现了很大出入,那绝不是有谁记错了,而是你误会了。如此而已。

正如抽烟的人永远闻不到自己身上的烟味,就像被爱的人永远不知道,爱你的人有多辛苦。

《骆驼祥子》里有一段话:“这世间的真话本就不多,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可后来有了胭脂,便分不清是真情还是假意。

愿你有高跟鞋也有跑鞋,喝茶也喝酒。愿你对过往的一切情深意重,但从不回头。愿你想起从前一个人夜晚踟蹰路上的心情时,想起的不是孤单和路长,而是波澜壮阔的海和天空中闪耀的星光。

最后说一句,与其听抄袭的《红色红跟鞋》,还不如听她的姐第篇:庞麦郎原创的——《我的滑板鞋》,让你爱不释手耳朵怀孕的红色滑板鞋。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08 04:10:57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