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枣庄传统葬俗

在枣庄地区,当地老年人去世,要在堂屋正中间停灵,俗称“寿终正寝”。人去世不说“死”,而是说“老了”、“走了”、“去世”、“仙逝”等。当地人称停止呼吸叫“咽气”,也就是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意思,也有称停止呼吸为“倒头”的。如果去世的人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青壮年,身边的人往往连“咽气”俩字都不忍心说,而是强忍着悲痛说“准备后事吧”。

老人在停止呼吸前,做儿女的要亲自为老人擦洗身子,然后为老人穿上寿衣。寿衣在当地称“送老衣裳”,寿衣材料一般是蓝棉布或丝绸,一般不用缎子(缎子与断子谐音,怕老人绝后)。寿衣穿戴完毕,要等老人咽气后,再给穿上底部绣有莲花的寿鞋,寓意脚踩莲花登上极乐世界。

寿鞋穿戴完毕后,把死者抬到灵床上停灵。灵堂设在堂屋的正中间,按当地规定的顺序摆放。正式停灵前,家人要给死者垫上寿枕,用红绳束住双脚(俗称“绊脚绳”),再用白纸蒙面、蓝布蒙身,头南脚北迎面朝上。接着就是点燃“长明灯”,摆上“打狗饼”、盛“倒头饭”、立“影身草”、灵前放“老盆”,孝男孝女服丧、烧纸钱、喊路。

老人刚咽气没多久,还没来得及挺丧时,左邻右舍、附近的亲朋(多为族内亲),尤其是女眷,三三两两相约,来到死者家中恸哭抚慰,说说临走前的症状,关怀一下悲痛的家属,以表示邻里和睦相处,一家不幸大家齐哀,进而表达人世间的人情味,这在当地称为“哭丧”。

停灵时,要有红线系一枚铜钱(俗称制钱)放入死者口中,即古人葬礼上说的“饭含”,有模仿古人含玉的意思。死者的双手,一手握打狗“鞭”(用棉花絮搓成的棉条段),一手握打狗饼(按死者寿终时的岁数烙制的小面饼)。据说人死后有三魂,一魂驻守尸骨、一魂转世投胎、一魂奔赴西天。西天路途遥远又有恶狗当道,故要在死者手中放打狗鞭和打狗饼,以便死者顺利通往天国冥界。

当地的入殓即大殓入棺,成服即“成殓”,当地人称棺材为死者的房子,俗称“棺木”、“木头”,棺木要用上等木材精心制作。古人制作棺木时讲究非常多,一是棺木木材品种的讲究,多以柏木、桐木为佳,柳木次之。二是棺材板的厚度,当地人认为,棺材板6寸为最好,用这个尺寸做成的棺木称“天地六”,次者为“天地五”。三是上漆,棺木做好后,里外都要上漆,上漆最好选朱红色的,漆前先灌桐油,可防潮、防水,棺木要漆五六遍,直至发亮,敲上去有嗡嗡声才算完工。

死者入殓要等子女亲属等全部到齐后举行,大殓告成后,由孝子中的长子跪求族长,乞议丧事。再有宗族长辈领着长子跪请执事人等。执事人有由男大老执(总理)、女大老执(副总理)和一般执事组成。执事分管买办、记账、报丧、烟酒、席宴、祭奠、丧礼、孝服等事宜。

穿戴孝衣、孝帽称“成服”,“丧服“亦称”戴孝”。旧时有五服制,即: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统称为“五服”。以穿戴各种不同的孝服,表明与死者的关系远近。在枣庄地区,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还没有出五服来”即表示近门近支,能穿着服孝。

成殓后,灵柩前挂蒂幔或垂竹帘,蒂幔前置祭桌,桌上摆祭品,两边置烛台,中间放香炉。祭桌后设灵位或悬挂遗像。灵柩两边铺苇席,有钱人家席上铺毡或地毯,一般小户铺麦穰。孝子、孝妇、要日夜守候在灵柩两侧直至出殡。

在砍制哀棍子时,全家无论有多少孝男孝女,必须从一个柳树枝上砍下来,以表示是近门近支,是“一支子”人家。通常大孝子(即死者的长子或长孙)的哀杖最粗,以下按年龄、辈数逐次变细。(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10 03:51:4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