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三星抢夺华为通信设备市场,拿下美国运营商大单

“短期内,三星进入第一梯队是比较难的”,Strategy Analytics研究总监杨光向AI财经社分析称。同Verizon的订单体现了三星的竞争力,“但未来还需要看三星在这一单中的交付情况。”此外,网络设备行业存在显著的马太效应,能否获取更多客户、实现规模效应是三星未来的关键。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王灿

编辑|赵艳秋

10月8日,三星电子披露2020年第三季度初步业绩报告,预计第三季度营业利润12.3万亿韩元,同比大涨58%;营收66万亿韩元,同比增长6.5%。两项指标均超出市场预期。

三星电子还未披露第三季度正式财报。有分析师认为三星营收大涨和华为芯片订单量“超出预期”有关。为应对9月15日开启的美国新一轮打压,市传华为在三季度内增加芯片订单,潜在受益供应商包括联发科、三星等。而根据2019年财报,芯片业务约贡献了三星电子利润的一半。

除此之外,三星电子获得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Verizon的66亿美元的移动通信设备订单同样不容小视。据报道,该订单规模相当于三星电子2019年全年销售额的3.4%,而且可能是三星移动通信设备业务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订单。

目前尚不能确定该订单是否会反映在三星电子三季报内,但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合作是三星在通信设备业务上的关键节点。在华为5G通信设备海外业务部分受制的情况下,三星拿下Verizon订单是否意味着其正在争夺华为通信设备市场,并可能迈入华为、爱立信、诺基亚所在的通信设备供应商第一梯队

三星争夺美国运营商

“短期内,三星进入第一梯队是比较难的”,Strategy Analytics研究总监杨光向AI财经社分析称,同Verizon的订单体现了三星的竞争力,“但未来还需要看三星在这一单中的交付情况。”此外,网络设备行业存在显著的马太效应,能否获取更多客户、实现规模效应是三星未来的关键。

此前,根据市场研究公司Dell’Oro的数据,2019年,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中,华为以28%位列第一,其后是诺基亚(16%)、爱立信(14%)、中兴通讯(10%)和思科(7%)。三星仅占有该市场3%的份额。但三星近年来显示出对该市场的野心,尤其是每一次通信技术转换的节点,往往是新玩家崛起的良机。

经过数年积累,通信设备起家的华为已经在近些年打入三星腹地——手机和芯片领域,并在一些市场将三星击败。而手机和芯片曾占优的三星,自然也期望打入华为的老行当,实现突破。

业内人士认为,三星拿下Verizon订单是重要的一步。

双方的合作是通信业内的大消息,但拿下订单并非没有预兆。“这是对三星不放弃的回报。”杨光称。

从自身技术能力来看,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三星已经开始了对网络设备投入研发。三星在技术上并不弱,而且从2G、3G、4G直到5G时代,始终在坚持研发。以5G技术为例,三星启动研发和测试的时间较早。

据了解,在2009年4G还未商用时,三星已启动了5G方面的研发。2014年,三星进行了世界上第一个基于毫米波的5G高速移动测试,下载速率达到2Gbps。去年,三星中国研究院高级总监沈志春曾表示,三星可以为运营商网络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包括网络侧的芯片、毫米波技术,最重要的器件是射频芯片”。

这确实不假,AI财经社在去年初举办的美国消费电子展上也发现,三星重点展示了其5G端到端解决方案。

在5G市场,有几种不同的技术路线,其中美国主推毫米波技术。而重资投入毫米波在内的技术能力是三星迈入美国市场的关键。

为拓展市场,三星还积极加入由运营商巨头建立的技术联盟,这类联盟旨在帮助运营商推行自建的5G标准。以Verizon为例,三星是Verizon建立的5G技术联盟的重要成员。

2017年,三星参与了覆盖美国11个地方的Verizon 5G固定无线测试,证明在雨、雪等环境条件下并未中断服务。

2018年,三星加入Verizon的“5G住宅服务计划”,Verizon选择三星5G设备覆盖Verizon在美的首个5G市场萨克拉门托。两家公司在5G上的合作更加紧密。

最新消息是,Verizon正在与康宁和三星共同测试室内5G毫米波蜂窝站点,并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部署商用产品,如商用楼宇内毫米波解决方案。

在与三星大规模合作之前,根据摩根大通的一份报告,诺基亚是Verizon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但很显然,因为诺基亚在5G上速度有些迟缓,促使Verizon要寻找其他替代供应商。而且,“对于任何新技术,运营商都会引入新的供应商以推动降低成本”,杨光分析称。

双方各取所需。对于三星来说,“美国市场对5G建设的要求较高”,Verizon的66亿美元订单是对其基础设施建设能力的一次背书。

拿下订单易,吃下订单难

虽然取得关键性订单,但应对这种大规模交付对三星来说并不容易。“挑战在于设备运输、供应链管理、现场安装以及后续的运维等”,杨光认为。

这将是对三星通信设备系统能力的一场大考。三星的交付能力或将直接影响其他客户对其产品的信任程度。

从业务历史上看,不可否认的是,自2G至5G,三星的网络设备商业化始终围绕本土市场转,而韩国市场规模有限。在目前的5G竞争中,三星的海外商业化市场拓展缺少规模化优势。组织体系和交付运维需要时间。

业内人士对于三星通信设备业务的另一担忧:设备供应商是大to B的生意,在销售、市场逻辑上和to C的消费电子完全不同,三星能充分适应5G商业化的经营逻辑吗?

一位通信行业资深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在21世纪前十年,三星曾参与联通等国内运营商的基础设施建设,但三星在中国市场并不成功,“因为三星的公司基因是更偏消费者市场的,这个很难改变;在华为之前,几乎没有公司同时做大终端业务和通信设备业务”。

该人士还提出,5G商用市场中各家企业技术差异化其实并没有那么大,“最多差一年至一年半”,如何谈好商务条款,对于企业来说十分重要。那么对于起步于终端的三星来说,能谈好to B的大合同吗?

与此同时,让业界摸不准的还有三星电子在通信设备市场上 的决心。2018年,三星电子网络业务总裁兼主管Kim Youngky曾表示,到2020年,三星希望占有至少20%的市场份额。但事实证明,三星的业务推进与目标相去甚远。

特别是通信设备业务的营收在三星电子的大盘中尚且微薄。通信设备业务隶属于三星IT与移动通信业务线。根据三星电子2020年二季度财报,IT与移动通信业务营收占比约40%,却仅贡献了24%的营业利润;从利润率上看,不及包含存储芯片的DS事业部。

还需要注意的是,IT与移动通信业务线超过95%的营收来自终端业务,财报中甚至没有披露通信设备业务的营收情况。

三星将如何平衡终端和to B两个逻辑完全不同的业务仍待时间考量。不过,三星方面曾多次表示,将为5G网络投资220亿美元以扩大市场份额,抓住5G网络市场的目标似乎比较清晰。

此外,三星在全球市场的拓展战略也值得关注。此前,三星在欧洲市场的积累极少,且当下的网络设备市场相对封闭,更换新设备商需要运营商付出相当的成本,也要求设备商从头搭建服务体系。杨光认为,以三星为代表的第二梯队供应商或许有机会突破欧洲市场,但这需要一定时间的经营,包括和当地运营商建立信任关系,向其证明自己的产品和交付能力。

而在三星的另一阵地——印度,情况也正在变得复杂。三星此前依靠和印度信实工业旗下运营商Reliance Jio合作打开局面。不过,Reliance Jio是印度运营商中的“另类”,这家新起步的运营商通过首年免费服务吸引用户入网,收费后每个用户的ARPU值仅约20元人民币。

对于运营商和设备供应商来说,较低的ARPU值将直接导致其利润微薄甚至亏本。尽管三星方面曾表示在当地针对大量用户场景进行了优化,尽量降低投资,“即使每个月只有20元人民币的ARPU值依然可以盈利”。前述资深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评价称,“三星的通信设备业务通过印度市场走量、摊薄成本”,但这一策略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并不好说。

在复杂的环境下,三星似乎要抓住通信设备市场的机遇,但它在 当下面临的困难也不小。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11 03:53:03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