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小叔子娶妻六万彩礼,为啥我进门就给一万”“求你放过我”

彩礼,从古自今就已经存在。

有些人认为,通过男方给女方彩礼的多少,就能看得出男方有多重视女方,甚至也觉得彩礼的多少,也能看出婚后的生活会过得怎样。

当然,也有些不赞成拿彩礼的人,他们认为这种所谓的风俗,就是某些人家拿来“卖女儿”的借口,以彩礼为由光明正大地向人要钱,然后用女儿作为交换。并且,这些人都把彩礼视为应该摒弃的“糟糠思想”。

其实,对于彩礼的数目,本就是个看心意的小噱头,跟结婚后长久的日子相比,真的是登不上大雅之堂。不过,彩礼是否该被摒弃,暂且先不去争论。纵使彩礼是一桩婚姻必不可少的彩头,那么也需要量力而行。

所以,对于彩礼这个风俗,每个地方都有不同。但是最关键的,还是需要两家人,坐下来商定个数目,而不是其中的一方,适当的给点,也不是另一方,漫天胡乱要价。

如果家庭条件一般,拿出的彩礼过多,肯定会在婚后的日子里,变得拮据。就算是将来彩礼会被带回到婆家,可还不是要再拿出来,去还借的那些外债吗?结婚的目的是两个人过日子,这才是一桩婚姻的主脉。

当然了,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自然也是随着自己的心情来,只要对方不是直接要穿了家底,他们还是乐意满足对方对彩礼的欲望的。

今天我想说说,前几天我回老家的时候,遇到的一桩关于高额彩礼的婚姻。其实,我们村子上的彩礼风俗,也不算太过分,都是根据男方家里的经济条件,来适当的意思意思,然后女孩嫁到婆家后,也会把彩礼带回去。当然,也有一两个搞特殊的。

但是,今天要说的,是我们村上一户人家娶媳妇,险些被逼上绝境的事。

我们村上,有一个叫“闫四斤”的老人,他的名字其实,就是根据他出生时的体重,所取的。那个时候,农村人普遍没什么文化,对于给孩子取名这件事,家里有几个识字的,可能会取个好听点的名字,可是对于那些不识字的家庭,就是随随便便取名字了。

他有四个子女,其中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老伴在生下第四个孩子没多久,由于身子弱,得了重病,加上又没有钱医治,最后病逝了。

“闫老”对四个子女,都是一视同仁的。他并没有因为其中一个孩子是女儿,就对她不好。相反,他更待见这个女儿。因为女儿从小就乖巧懂事,五六岁的时候就帮着他做饭、洗衣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三个儿子中,数老大最出息。那个时候没钱供这么多孩子上学,他13岁的时候就辍学,在村里帮别人做苦力赚钱。后来,22岁的时候,他跑去南方跟人学做生意,之后小有所成,在南方定居了,也娶了漂亮的媳妇。

老二呢,还算可以,高中毕业,也算是有些文化。在县城里学了一门修汽车的手艺,这后半辈子算是有了依靠。26岁那年,他娶媳妇,“闫老”把家里的地,便宜地租给了那些租地的人,这一租就是二十几年。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儿子娶妻需要钱,租的年份少了,钱也少。

老三呢,有点恃宠而骄。虽然上了大学,可是在临毕业的时候,根本就没拿到毕业证。因为过惯了苦日子,到了城里,他不甘心落后于人,于是就一直问父亲要钱,装阔气。那时候不仅给父亲要钱,也给姐姐和大哥要钱。

后来,女儿出嫁了,不过由于老人心好,没怎么给对方要钱,只是让别人尽心意就好。不过,他倒是有些现实,女儿出嫁时,他跟女儿说:“我不要太多彩礼,可是不管对方给多少,我都得留下来。你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虽然你两个哥哥没用我操心,可是你弟弟却是个无用之人。”

女儿从小就懂事,就算父亲不提,她也会顶着压力,把钱留下来的。更何况,老人的女婿人并不差,尤其是知道了他们家的不容易之后,还私下里经常塞给老人钱。结婚以后,他也是时常跑来帮老人做一些体力活儿。

后来,老三在城里找工作,虽然看起来很体面,但是工资少的可怜。因为,是一个文职类工作。他从小被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宠到大,自然做不了受气和受累的活儿。

再后来,他谈了个我们附近村上的女朋友,那个女孩家的情况,和他们家类似一些。家里也是子女众多,但是对方的父母却不怎么好。因为,在两个人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对方的父母就直接张嘴提了彩礼的事情。

25万彩礼,一分都不能少。当老三把对方家的要求,跟“闫老”说了之后,他一夜未眠。虽然老大和老二稍有出息,可是也都各自成了家,有自己的小日子过。

尤其是老大,娶的是个城里姑娘,本来人家就有些瞧不起老大,他不想张口问大儿子要钱,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张口,大儿媳必定会跟大儿子闹腾。

而老二呢,虽然娶的也是附近村上的姑娘,可是那姑娘的脾气不怎么好,挺跋扈的。老二的性格又比较怯弱,所以算是个“妻管严”。这让他更指望不上。

“闫老”想过向女儿张口,可是想想当初留下了女儿的彩礼钱,自己心里愧得慌,所以也就没再张口。

老三娶妻的彩礼钱,可真算难坏了“闫老”,他当天晚上,一直抽烟叹气,可是那小儿子,却呼呼大睡。因为他觉得,父亲可能能给他想到办法,凑到那25万块钱的彩礼。

其实,老三的那个女朋友,也就是邻村那个姑娘,她的脾性和“闫老”的女儿差不多。两个人的年纪相仿,生活在类似的家庭环境中,有些经历还都是一样的,自然也就比较懂事一些。

当她得知父母的要求后,是持着反对意见的。她就说:“你们不能把我物件给卖了吧?我知道家里还有哥哥和弟弟,但是你们不能牺牲我的幸福,来满足他们吧?”

可是她父母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自己养大了女儿,就是有功劳的,有恩于女儿的,所以女儿一定得回报他们。至于要25万,其实就是他们老两口留10万的养老费用,然后每个儿子再分5万。

为了这事,那个姑娘跟她父母几乎每天都在吵架,姑娘坚持不要这么高的彩礼,让男方家里意思一下就行。可是她父母哪里肯认?于是就把姑娘给锁了起来,每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能出来,其他的时间,就只能呆在她自己的房间里。

而这边,当“闫老”把自己“无能为力”的想法告诉了小儿子之后,小儿子不认了。他说自己一定得娶那个姑娘,他几乎不给父亲任何辩解和为难的机会,以一种咄咄逼人的口吻说:“你要知道,如果你不给我凑这些钱,我就娶不到媳妇。以后你也只能指望我养老,我大哥在外面,二嫂子那么泼辣,我姐也嫁了人,成了泼出去的水。所以,你一定要给我凑到钱来结婚。”

很多人看到这里,应该都觉得这小儿子太不人道了,竟然跟自己的父亲这样说话。其实,“闫老”的小儿子,心地并不是多么坏,只是他最小,刚出生没多久,连亲生母亲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所以“闫老”觉得亏欠小儿子,这才纵容了他有些“刁蛮”的性格。

首先,他知道父亲以后是要靠他养老,他也没说不给老人养老,只是说害怕自己娶不到媳妇。其次,从这种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能坏到哪里去呢?他顶多就是害怕别人笑话自己穷酸,所以爱装阔气;害怕别人瞧不起,再加上自己确实没什么本事,就只能“啃老”。

这些行为,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个好儿子该有的样子。可是,他也从来没有说,因为家贫,和家里所有的人划清界限吧?并且,这个小儿子我也熟悉,他在待人上,确实从来都不差。见到长辈该叫什么,也会叫什么,也会上前主动打招呼。

平时,在外面只要是遇到了同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他也会伸出援手。对于两个嫂子时常不肯回来看父亲,他也经常以“弟弟”的优势,来跟两个嫂子抱怨,数落他们多回来看望老人。

俗话说,人嘛,都是有两面性的。有的好,也许是被某些刺眼的恶,挡住了。

后来,那个姑娘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跑出了家,她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奔着“闫老”家去了。虽然不知道家门,但是她知道村庄的名字。

到了村头后,她就联系“闫老”的小儿子,两人刚见面,姑娘就直接说:“三,咱们私奔吧。我父母太不讲情理了,死活要25万的彩礼。我知道你们家的情况,就算几个哥哥愿意帮忙,我也不愿意这样嫁给你。”

之后,姑娘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三,他听了姑娘的话之后,脸羞得通红。他没想到,自己要娶的姑娘都能替他和家里着想,而他却还对父亲说那样无情的话。

随后,老三就带着那个姑娘回家见父亲,可是还没进门,就被一个刺耳的声音给叫住了。回过头,他看到了二嫂子。

这老二的妻子,确实够跋扈的,就连说话,都是提着嗓子在那里叫唤。老三看到嫂子后,先是一愣,然后笑着冲她点了点头,然后叫了句“嫂子”。

还没等那个姑娘打招呼,二嫂子就提着嗓子说:“哎哟喂,我以为多漂亮的美人呢,张口就要25万的彩礼钱。这长得也是一般般啊,还没我那小姑妹长得好看呢。咦,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敢要钱哇。以为我们家是开银行的了?”

说完,这个二嫂子就转身进了家门。弄得那姑娘满脸通红,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接这个话茬。

随后,三个人进了家门后,“闫老”搬着凳子坐在堂屋门口,怀里抱着过世老伴的黑白照片,三个人进来了之后,看到这架势也吓了一跳。而“闫老”在看到那个姑娘时,先是一愣,脸上的表情变得更紧张了。

其实,他心里就是害怕这个姑娘会来,因为自己没本事,凑不到钱,他担心这姑娘是来跟自己的儿子说分手的。不过,看他们牵手的样子,又不像。

“闫老”咽了口唾沫后说:“既然姑娘你也来了,就听听今天我要讲的事情吧。我们家呢,四个孩子,老大最出息,在南方大城市里,只是大儿媳呢,嫌弃咱们农村,不肯回来。老二呢,学修车的,虽然现在和儿媳妇住在县城,但是房子也是租的,根本就买不起。闺女呢,她结婚,我留下了彩礼钱,现在老三结婚,我真没脸跟她张口。

所以啊,姑娘,我跟你交个底,我们家最多能拿出六万块钱的彩礼钱,这也是我把几个孩子给我的养老钱拿出来了。你呢,回家跟家里人商量商量,可以呢,咱们就把婚事尽早办了。如果实在不行,可能就是你和我儿子没那个缘分,你们只能分开了。”

说完,老人开始哽咽了。其实,他之所以说这番话,就是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宁可自己的儿子恨自己,也不能让剩下的几个孩子为难。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二儿媳听到“六万块”的彩礼,顿时不高兴了。当初她结婚的时候,才“万里挑七”,也就是一万零七百块钱。这她哪里肯认,尤其加上自己的现状,一家三口挤在一个出租屋。当初自己结婚,最像样子的,也就是家里的电器是一应俱全的。

“爸,您这是给小叔子娶妻,舍得出血掉肉啦?六万块钱的彩礼钱,我当初结婚,你为啥才给了我一万零七百?如果你给她六万,就得再给我补回来五万块。不然,以后甭指望我和老二来看您了!”

二儿媳扯着嗓子喊完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了哭闹的架势。老人看着状况,一直要求,嘴里喃喃地说:“求你放过我吧!”

这个时候,“闫老”的二儿子进了大门。看到妻子坐在地上,又看到父亲抱着母亲的黑白相片,再看到三弟和一个陌生姑娘,他像是知道了什么,上前一个健步,揪起妻子的胳膊,就直接给了一个耳光:“你这是闹什么呢?”

二儿媳也不是吃素的,两个人很快就撕打起来,老三和那个姑娘上前去劝架,这个时候的“闫老”已经“绝望”了。本来为了25万彩礼,就愁得好几天没睡好,如今又看到这局面。老人走到偏房的窗台跟前,拿起那瓶药“咕咚”两口进了肚。

其实,他的绝望,是来自小儿子之前的那番话,加上他后来自己多想出来的那些事。老父亲躺在地上开始吐白沫的时候,老二他们夫妻才停手,老三一个健步上去,把老人搂进怀里就嗷嗷哭了起来。

幸好,姑娘没有失去理智,直接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幸好抢救的及时,老人最后没有出问题。不过,从这件事上,老三意识到了自己对父亲的“过度索取”。为此,他下了决心,想要跟那个姑娘分手。

25万,虽然在大多数人眼里,并不是太多。可是,对于一个农村家庭,甚至已经没有地可种的家庭来说,真的像是天文数字一般。

其实,之前也有村里人问,两个哥哥,加上一个姐姐,每个人给凑合点,就够了,不至于走着绝路吧。可是,他们只是看到的眼前,而没有站在一个当父亲的角度上去看待这件事,大儿子,二儿子,以及女儿,都有各自的家庭了。就算是每个人凑点,那也是得经过他们的伴侣同意,不是吗?

万一他们的伴侣,都不同意,那岂不是要为难孩子了呢?世界上好的父母还是很多的,他们宁可委屈了自己,也不愿意为难了孩子。虽然“闫老”的做法挺自私的,选择结束生命来逃避,可是当听到儿子的那番话,加上儿媳的闹腾,能不伤心欲绝吗?

老三提出分手后,那个姑娘哭了。并且,很伤心。其实,就算老三再“玩世不恭”,也是动了真情的,所以分手他也难受。可是,现实这座大山,确实难以跨过去啊。那天,老人脱离了危险后,姑娘就哭着回家了。

不过,过了没几天,对方的父母就提着东西来看望老人了。原来,姑娘回家后,因为分手的打击太大,加上父母一直不肯松口。就算是和老三分了手,她父母在下一个“男友”身上,依然会要求同样的彩礼。

所以,姑娘就用了激将法,跟父母写了封信,说自己来世再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然后一个人躲到了湖边,等待父母的找寻。看到书信后,姑娘的父母确实吓坏了,叫了整个胡同的人帮忙找她。

就这样,找到后,姑娘把老三家里的事情,以及老三父亲喝药的事情都说给了父母。人心都是肉长的,尤其同样都经历过苦日子的人,也都明白彼此的不容易。所以,姑娘的父母,就不再要求那么多了,应了姑娘的请求,结婚的彩礼只要一万零七。

其实,姑娘也是顾念老三的二嫂子,所以才选择了这么一个数字。就从这个姑娘所做的一切,虽然对于她父母来说,有些“白眼狼”,可是为了爱情,为了能跟相爱的人在一起过日子,有些事情也是逼不得已,不是吗?

说到底,这个姑娘是真心的好,在遇到这种情况下,选择做了件暖心事。也许会有人说她傻,不该这么妥协,可是过日子,时间那么长,如果把事情都做绝了,以后怎么再相见呢?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结局虽然是个好结局,可是“闫老”的家庭,确确实实反映了当下一些农村家庭的现状。虽然,有些家庭不至于像“闫老”家这么贫瘠,可是对于那漫天要价的高额彩礼来说,也确实很难负担得起。

其实,在很多地方,各种要彩礼的说法真的吓人,多得让人无法接受,让男方父母实在是劳神伤心。每家都有儿女,难道让他们结婚不是为了让他们幸福,就是为了多要点钱吗?

彩礼的风俗,无论说什么,确实也是无法摒弃的。可是,还是那句话,一定要适当,一定要看清楚对方的家庭情况,不要漫天要价,更不要以自私的姿态,来绑架了儿女的婚姻。

诚然,彩礼是必不可少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但是,也一定要考虑到,两个孩子走到一起,是奔着过日子去的,而不是买卖。

只要相爱的两个人真心实意,结婚后能踏踏实实过日子,那不比什么都珍贵吗?

若只是为了高额彩礼,才同意把闺女嫁出去,那躺守在一起的两个人会是一条心吗?

这样的婚姻不仅没有温暖,还会让人心寒,只会让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远,最坏的结局,就是不欢而散!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11 04:18:59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