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见证历史与文化的载体──《铸币三千年》

缺乏钱财是所有罪恶的根源。

最早阅读中国历史,我先是被王侯将相等英雄人物吸引,然后以「道德」以及「才智」作为品评判断的依据。比如说,和珅是清朝历史上著名的大臣,当然,所谓的有名是指他的贪污。所以当我看到他受到乾隆皇帝的重用,「和珅既贪又奸,败坏朝政,乾隆皇帝耽误玩乐而专用奸臣,如此君臣搭档,无怪乎清朝盛极而衰了」。然后随着阅历增多,我发现自己早期的想法……大错特错!

要说和珅仅是因为能获得乾隆欢心就可以掌握大权,不妨拿同时期的另一名人做为对比,也就是超重量级才子──纪晓岚。纪晓岚与乾隆皇帝关系也非常紧密,甚至纪晓岚还称呼乾隆皇为「老头子」,还硬拗成「万岁长寿为『老』、万物之首为『头』、圣人之称为『子』」,让乾隆乐到翻天。可乾隆完全没让纪晓岚参与国家决策,还曾对纪晓岚劈头痛骂:「你对我来说就像个小丑,天下大事哪由得你谈论!」

所以真正让和珅执掌权势的关键,还是在于他不可替代的能力,也就是搞钱的手段。

乾隆在位期间发动十次大战,而且搞了众多国家工程(比如修《四库全书》),这无一不花钱,但和珅就是有办法让国库补充急需的现钱。以后勤供应来看,乾隆的盛世伟业与和珅密不可分,所以两人的关系可以比拟为现代企业中的扩张型执行长以及能凑齐资金的财务长。但正因乾隆巨大的财政支出,迫使和珅用立即见效但破坏民间的市场机制,以及政界的旧有规则,不但使得和珅在乾隆死后被迅速清算,也使得后来的清朝政府无法善后已经疲软的经济。

当然,以上言论并非为人开脱,而且我也想强调「个人皆有所选择」,所以不同人在同一种状况可能会有不同结果。但即便个人会有所差异,许多情况下,人与人的所思所想却差距不大,所以我现在读史的一些心得会倾向认为:「与其只用会随着时间而变化的道德观去剖析过去,不如找寻现在与过去都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反而更有机会还原当时人的处境以及想法。」那什么是现在与过去都会面对的问题?我想其中之一,那就是「钱」吧。

西方经济学的经典著作《国富论》曾提到:

我们不能借着肉贩、啤酒商或面包师的善行而获得晚餐,而是源于他们对自身利益的看重。

简单来说,人的行为,绝大多数的动机在于维持自己生存以及获得利益,所以我们工作乃至政府施策的目的,可以简单粗暴地归纳为:赚钱养活自己。

正因经济是人从古至今的共同需求及行为,许多历史上的大事件都可以从经济去切入,而且往往会发现当时人物的决策相当合理(但结果却不一定正确,正如「投资风险有赚有赔」是一样的道理),我们也与遥远的古人产生一种近在咫尺的连结。

所以近几年来,我个人对经济史产生不少兴趣。但很遗憾的是,对我这纯学历史的人来说,经济学问实在非常复杂(复杂到现在银行打来的投资推荐我是一律拒绝,因为我实在搞不懂他们在说啥),更遑论我要去接触历史上的经济活动,那还需要克服对古代字句的解释。因此,听到出版社可以让我观看一本关于中国经济史的书籍,我自然是相当振奋,而书中则以经济行为中最明显的载体─钱,来厘清不同时代下的社会演变。

比如在汉字中,很多与钱财相关的字都带有「贝」字边,像是:财、货、宝、买、卖。这是因为最初的「钱」,就是使用贝类,其原因是:大小均匀可按枚计数、坚固耐久又便于保存、携带运输方便。以至于贝少就成为地位低下的「贱」,与贝壳分离就变成穷困的「贫」字。不过既然我们现在叫「钱」,非常明显的,就是因为人类改用金属来铸币,这一方面象征人类锻造技术的进步,另一方面也是当时经济还比较原始,需要有贵重物品来做为保证。

而等到经济行为更加进步,还有商业范围开始扩大时,沉重的金属币逐渐跟不上商业的活络,于是「纸钞」这个划时代的发明开始出现。

不过纸钞在最初其实也备受考验,像是马可.波罗从中国的元朝返回意大利威尼斯时,向当地总督展示价值二百两白银的纸钞,结果总督一把火烧掉,还冷冷地回覆:「怎么会有人把钱打造的如此脆弱? 」甚至中国政府把纸钞收归国家发行后,屡屡玩出恶性通膨的招数,导致人民压根儿就不想用纸钞,明朝的官员宁愿倒退回领物资,都不愿意领取纸钞。

总之,透过「钱」本身,我们可以看到朝代兴衰、技术革新、社会变革……这些极为庞大的资讯,如今却形成手中理所当然的交易媒介,相信对于有志于研究历史的读者,将会有启发性的收获,同时也对当今会有更多了解,我想这会是一种莫大的乐趣。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14 02:28:2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