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背了千年的锅,终于因罗隐这首诗翻案昭雪

常言道:红颜祸水。

古往今来,凡亡国之君的背后,必有一位被唾骂千年的女子。

这究竟是红颜祸水,还是君王自己荒淫无道!

纣王残暴无道,却说是妲己惑主;周幽王荒唐,却让褒姒背千年骂名。《诗经》说:“赫赫宗周,褒姒灭之。”司马迁《史记》也把西周灭亡的锅甩给褒姒——“周之兴也以姜原及大任,而幽王之禽也淫于褒姒。”

除了上面这两位,在后世诗文中出现最多的,当数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首的西施。

众人皆知,范蠡将西施、郑旦二人献给吴王夫差,吴王这个色鬼当然高兴惨了,于是筑姑苏台,建馆娃宫,然后就沉迷于美色,不理朝政。最终就被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灭了。

后世诗人来到馆娃宫(吴宫),加上在朝廷得不到重用,心中牢骚满腹,免不了写诗发泄一番,这里面99%的诗人都会写到吴王荒淫,而这个锅自然交给了西施。千百年来,莫不如此。

好在唐朝有一位诗人他就看不下去了,他说你这男人自己裤腰带那点事,凭啥该让一个女人来背锅,是吧,得跟她翻案。于是他就写了首诗,名字不叫吴宫,也不叫馆娃宫,就叫《西施》。

《西施》

唐·罗隐

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

在诗里面罗隐旗帜鲜明地指出:国家兴亡衰败自有其时运,吴人又何苦埋怨是西施使他们国家灭亡的呢?如果西施能搞明白怎样颠覆吴国,那么后来让越国灭亡的又是谁呢?

的确如此,这事怎么能甩锅到西施头上呢。按照今天的说法,西施在当时也不过是一玩物,交易而已,就像吴王喜欢撸猫,然后人送了他一只猫,结果他因为沉迷于撸猫亡国了,你总不能去怪猫吧!

西施固然貌美,我们都知道,西施浣纱,鱼为之沉,故有沉鱼之说。但是就像陆龟蒙说的那样:吴王事事须亡国,未必西施胜六宫。

罗隐说:国家灭亡是由各种复杂因素造成的,有其自身原因,也和时运有关。但嫁罪于西施一人,这是不可取的。如果说吴国灭亡的罪魁祸首是西施,那越王并不沉迷女色,那越国灭亡又该归咎于哪个女子呢?

无可辩驳的逻辑,看似温和温婉实则尖锐犀利的语言。

再配合陆龟蒙说的:吴王夫差在位期间所采取的那些倒行逆施的举措,桩桩件件都足以使国家灭亡,这和西施有何关系,后宫美女如云,一个西施又怎么可能真的取代所有的后宫佳丽呢!可以说彻底为西施翻案昭雪了。

除了为西施开罪,罗隐还帮杨玉环翻案。“安史之乱”都知道是唐玄宗自己的锅,但是却非要拉着杨贵妃来帮他背。唐玄宗逃往四川,途径马嵬坡,陈玄礼为首的禁军发生哗变,要求处死杨国忠和杨贵妃,唐玄宗为求自保,不得不赐死了杨贵妃。即白居易的《长恨歌》中的“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不巧的是,唐僖宗广明年间,黄巢带领起义军攻入长安,唐僖宗仓皇逃往四川。这一次不能再叫杨贵妃出来背锅了。所以罗隐嘲讽道:

马嵬山色翠依依,又见銮舆幸蜀归。

泉下阿蛮应有语,这回休更怨杨妃。

上一次唐玄宗躲避“安史之乱”逃往蜀中,为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堂而皇之把锅甩给了杨贵妃。这一次唐僖宗再次奔逃,诗人说,九泉之下的唐玄宗(阿蛮,即阿瞒,唐玄宗的乳名)也知道不能把锅再甩给杨贵妃了。

这讽刺真是辛辣。

不管是替西施翻案的诗,还是为杨贵妃昭雪的诗,罗隐其实都是在告诫世人。往大了说,是在告诫后来的帝王要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不要随便甩锅。清楚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便会尽职尽责,不会荒于政事。往小了说,也是在规劝每个男人,好色有度。

沉迷女色,大则误国,小则毁家——但有一点,这绝不是女人的错。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15 03:15:54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