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苏轼的山河万朵

原标题:北京|苏轼的山河万朵

故宫中的《千古风流人物——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已开展四十日,众多东坡迷们,想必已好好地尽了次兴吧?

当然,总有人仍在路上。如今展览只余十日,每日限流又很是有限,若不想在闭展后徒留遗憾, 此刻已是预订的最后时刻 。

展览场所——昔日皇太子观政所在的文华殿内,诸多瑰宝描绘出了东坡居士的一生沉浮。悦然和苦涩,快乐与忧愁,均是跃然其上。

“千古风流人物”——名字起得真好。

说到风流,总想到那句“风流即清寒”——寒食帖的“寒”。我理解的“风流”,无关单纯的快意人生,而是在哪怕并不顺遂、平衡的外部景状中,人的心性也可以在某一方向上顺畅地恣意生长。这里的“畅”,并非可以感知到的悦、舒、爽——那些不过是世人共求的生命景象罢了,可风流却是无法追求的。风流是心性之挥洒,是对自我的无上坦诚。风流亦无好坏,是一个人由内而外、乃至仅仅留存于“内”的一种奇妙的生命状态。

明 西园雅集图通景图屏(局部)

真风流者太少。而苏轼,确是千古风流人物中的翘楚。

从表面来说,虽数次被贬,在舟车劳顿与迁徙辗转中,困闷不堪是一定的,可无论身处何方,不管作诗、绘画、乐聚、训徒、治政、酿酒、做菜、焙茶,这位东坡居士,从未遗失过对生命的热忱。由此,也让他的生命本身,具备了多纬、多层次的美感。

这方面,除了与弟弟苏辙、李公麟、米芾、黄庭坚等当世文人才子齐聚西原,留下让后人津津乐道的“西园雅集”。我更爱这次展览中的一副《献蚝帖》。

“每戒过子慎勿说,恐北方君子闻之,争欲为东坡所为,求谪海南,分我此美也。”

一点吃蚝的事情,也要刻意写一写,还生怕他人知晓了蚝之美味,过来跟他分一杯羹。若《献蚝帖》只是表达了苏轼的好食、顽皮,那还不算什么——可要知道,这些句子是他在耳顺之年被贬到海南儋州时写出的,彼时,那里是绝对的“荒蛮之处”,生活艰苦可想而知。如此再一想,这般境况下仍然痴迷于“几只小蚝”的苏轼,就又远远不是好食、顽皮可以形容的了。常人的命运若如此跌宕,即使不心怀不忿,久积成疾,至少也没什么心情再去享受美食了。而苏轼呢,仍旧如他,在任何时刻都不忘记体会生活之乐,这才是殊为不易之处,也算一种大天赋。

在海南的几年时光,六十多岁的苏轼不仅带着当地百姓种植水稻和药材,还编了教材,创了学堂,让很多年轻人受到了知识之惠。即使年岁已高,仍旧像小小太阳一般,到哪里都发光发热,这样“用力”、“稳定”的苏轼,“真风流”这三个字,还是当得起的吧。

比起他笔墨的挥洒,那么多后人难忘、崇拜苏轼,更因为他身上那份——超越现实、又沉浸于现实中的浪漫生存主义。

这几日在看《汪曾祺书信集》,这本书将汪曾祺与多名挚友的来往书信整编成册。比起大段言之有物的观点陈述,我更醉心于书信中微小的生活点滴。比如 汪曾祺做了什么饭,沈从文去看了什么展,偶遇了哪位邻居,天气是晴还是雨等等。 鲜活的生活本身,总能激活我们的感慨,因为其中的某些情感总是相仿的,我们时而由衷体会到,自己与书中时代的距离,有时是可以如此贴近。

同样,此次展览中也展出了苏轼与众好友间的多封信札。这部分很值得细细观看。它们以极为真切的方式,让我们一如渡跨千年,走近了这位东坡居士的生活。

如那《人来得书帖》,便是苏轼在季常之兄去世后写给季常的一封信,叙述生动,感情真挚,将他写信时悲痛、犹豫又矛盾(不知是否该去看望故人)的心情表达分明,足以令读信的我们也同理到他的心声。

《人来得书帖》与《岁新展庆帖》中的一悲一喜

此外,展览的重头戏,还有后人创作的与苏轼有关的各类作品。

无论诗或是画,数百年间的无数创作者们,也一如今天的我们,倾慕着苏轼这人,向往着苏轼式的人生。也许,这份能够真实面对自我的能力,无论在何时代,都是人所稀缺、亦所向往的吧。

想到全宋诗里收录的《示圆阇梨偈》中的几句诗——

我有明珠一颗,

久被尘劳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

照破山河万朵。

此处“明珠”,指代着人的真心性,这份心性虽真,却隐,故而“久被关锁”,直到哭之、笑之、嗔之、念之后,这明珠方可明之于心。届时,山河万朵自在眼中,一切美丽,尽皆不同,却又殊途同归。

我想,苏轼便是那个早早窥探到了自己的“明珠”,并“照破”了山河万朵的人吧。

而对于平常人而言,这“山河万朵”,又该是怎番模样呢?

看毕苏东坡,走出故宫,伴着秋日温柔阳光径直向东漫步。路过松柏与银杏,长安街自是繁世,转向小路,又得宁静。

一直走到王府井附近,路过王府中环,想到其中的一间素菜食肆——名为“山河万朵”。看苏东坡之日,这四个字尤其浮上心田,便这么定了晚餐的去处。

“山河万朵”,除了出处的那首诗,以具象而言,本也相连着素菜餐厅的美馔源于自然万物的道理。

王府中环内装潢富丽,可从山河万朵的大门走进,却如 入别世,好似置身于素雅清美的新境地。

餐厅空间的打造,由华人设计师卢志荣完成,此前一直有关注卢志荣的家具品牌DIMENSIONEd CHI WING LO,这位旅居欧洲二十几年、领域横跨建筑、家居、雕塑的设计师,此次也在山河万里中创造了自己的艺术新章。整体空间简约精巧,不乏中式雅致内蕴,点缀着卢志荣 将中式线条与肌理汇以意大利工艺的家具和小物。听闻,门口处 镂空雕刻而成的“生机万朵”屏风,与其中的千态花朵图案,也是由他 亲自设计完成的。

餐前小食如约呈上,纤细唯美的观感呼应了“万朵”之名。左侧花朵由腌渍后的黄桃切片做成,居中之品是豆腐制成的脆皮包裹腌制过的嫩毛豆,右侧是木槿花辅佐胡萝卜的组合。三者均脆,余韵非同,彼此协调,称得上合理序章。

后有一道“露水八仙”。 “菱叶荷花渐满池,红榴绿筿正相宜”。分外熟悉的荷叶装盘,灵感得于雨后露水的美丽意象,将季节感衬托清晰,在日本会席料理中实不罕见。而荷叶中央的鸡头米、海藻、马蹄,也让此菜的“味”与“观”相生统一。整体味道清润,丝丝荔枝醋的浅酸,最配饱满绵长的入口之感。

如果说以数种野生菌菇经四小时熬制的高汤宛若一汪瑰丽的深湖,那么松茸片便似一丛水中的芦苇。高汤浓香,其中的冰川冬瓜也是软润。

一枚鸡枞菌如尘封于琥珀之间,破开琼脂外壳,内里的鸡枞菌为高汤卤水之口味,味道稍嫌寡淡,好在此时服务生送上十数种产自各地的盐,任君选择与之相配。

两种苦瓜与和炒过的荞麦米与葱姜汁相配,是当晚油性最丰的一道料理。

玉米的三种状态,层次分明,在一口间彼此糅合,其中的烧烤酱略显鸡肋,但瑕不掩瑜,爱玉米者自会欲罢难能。

被串在一起的是烟熏过的羊肝菌、牛肝菌和虎掌菌,浓郁中有沉香,堪为当晚主菜。毫无留白的摆盘不落俗套,尽含野趣,让人想到山农在云南的山林间采集蘑菇的景象。

世界上唯一可食的甜百合,来自甘肃兰州,与清润晶莹的雪燕互为璧人。下称稠美的红枣泥加强味型,搭配丝丝入扣,雅淡甘甜得惹人喜欢。

素菜餐厅一般都有上佳的甜品,山河万朵也不例外,豆腐主题的冰激凌和糯米山药、甜笋和沙葛充当了当日的两缕清甜,两者一轻一重,如云似锦,是心足的收尾。

好的素食餐厅,会令食客体味到自然的无限广袤,主厨用有限的食材施展多种味型组合,且味味都不可离淡雅过远,自是难事一件。从结果而言,山河万朵完成得不错,全晚菜品雅淡却又各含滋味,无冲突之感,更无造作的仿荤之作。时节流转,对他们的新菜单也有了期待。

山河万朵——这便是美之多型的一种演绎。而想要感知到这多型之美,必须的,只是一颗眷恋世间的心。这让我再次想起那位千年前名满天下的居士,还有他那仿佛穿越至今、仍不迭不灭的放达、洒脱和率真。

撰文 Thalia

拍摄 Rinka

*部分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官方平台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16 06:06:0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