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逆風仍前行!草屯囝仔:「台語芭樂歌,還是會讓人覺得不同」

在正式進入這篇專訪前,我要自首一件事,過去的我曾對他們產生了一些刻板印象,像是:感覺很兇狠、態度玩世不恭等,但是在這次拍攝實際接觸過後,那些迷思與標籤默默的就被撕除了,也希望閱讀完這篇專訪的你們,也能夠先拋開既有的成見,重新好好認識草屯囝仔。

 

我們擁有一顆叛逆的心

2011年時,樞育和阿倉組成了草屯囝仔,起初家人們都是不支持他們做音樂,樞育高中時就讀美容美髮科,父母肯定期望他能夠擁有一技之長,出社會後能夠持續專精著,說道:「爸媽會覺得音樂不能當飯吃,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直到前兩年開始穩定之後才比較支持。」

而阿倉的哥哥是職業軍人、姊姊在公家機關上班,父母甚至希望他能夠簽自願役,「剛開始做音樂都沒賺到錢,家裡的人也會擔心,一開始也是有正常的工作在做,有時候也是會請假去跑表演,爸媽就是說音樂當興趣就好,還是會叫我去當自願役,但我比較叛逆就去玩音樂了。」

面對家人的擔心與期望,兩人依然堅持做音樂,即便辛苦卻仍甘之如飴,為的就是等到一個機會能夠發一張屬於自己的專輯。

 

為何不乾脆放棄當歌手?

在功成名就的背後,常常都充滿著不為人知的辛酸,兩人剛出道時一個月只領8000元的補助,為了支持做音樂的夢想,曾做了水泥工、打工賣鍋燒意麵、當三年半的自願役等等,「我就是要放棄才去當自願役的,我當了三年半的自願役,其實我們會覺得就算以後不玩音樂,至少要想辦法發一張專輯,就算這張專輯沒有人要買,都沒有關係,我們只是想要有個里程碑,至少讓童年的夢有個結束,我們當時是這樣想的。」

但好險,兩人都沒有放棄。當時師兄玖壹壹已經成功在華語樂壇中刮起一陣炫風,兩人這樣一等就是六、七年,直到2016年遇上所屬公司混血兒娛樂,也在隔年和臭屁嬰仔推出一張合輯《囝仔》,開始浮出水面。

當時已經簽下自願役的樞育更因此險些和家人鬧革命,「就在老闆決定幫我們兩個發片時,我當下就決定不管怎樣我一定要退伍,就直接打電話跟我家人講,但他們那時候也是很不諒解,他們就覺得我是神經病,而且唱歌已經嘗試過了,為什麼要放棄?」

想要獲得成長,就必須先學會放棄,正因為放棄了原先穩定的生活,才有今日的草屯囝仔。

 

正港的台語嘻哈

在百花齊放的華語樂壇中,要能獲得大眾的矚目相當不容易,提到草屯囝仔最大的特點莫過於——「台語嘻哈」,將嘻哈音樂融合了台灣道地的語言和風俗民情,草屯囝仔殺出一條血路,一條很新鮮、特別的路。

「當初覺得台語比較有溫度、唱起來比較酷。而信仰的部分是因為小時候就接觸,其實台灣的信仰對我們來說就是一般的民間信仰,因為我們小時候生出來大家在拜拜、普渡時,都在燒金紙,我們也只是跟著做這件事情,所以對我來說這不像是什麼信教,反而是個民間信仰。」

也因為平常很常接觸台灣民間的文化,所以兩人開始試著將本土味結合在音樂當中。草屯囝仔也提到其實並非故意將神明歌做得很嘻哈,而是希望做出一首能讓大家隨時隨地都能聽的神明歌,畢竟講到神明時,大眾還是會敬畏三分。

「以前神明歌對我們來說真的是廟會、法會才能放,好像平時想聽也不能隨便聽,但我們就想說要讓大家可以在車上放,不論開心、難過想聽就可以聽,就像流行歌一樣。」

更多專訪:封面人物/被稱洗腦歌又如何?玖壹壹:「我們只做自己的芭樂,只有我們做得出來」

 

「台語芭樂歌,還是會讓人覺得不同」

翻閱許多網友們關於草屯囝仔的評論,很多誤解與迷思都被加諸在他們身上,當我問了他們有沒有最想撕掉的標籤時,阿倉先是豁達地表示會逆來順受,並不會刻意想去撕掉任何標籤,而樞育也從一開始的不解,漸漸的看開了。

「其實真的都還好,因為蠻多人受我們的影響去走正確的軌道。以前會覺得說為什麼做這個會被講?但到後來我們已經習慣了,因為罵也罵不完,他不喜歡你就是不喜歡,你怎麼跟酸民們解釋他就是打從心底不喜歡。」

另一個廣泛被大家討論的就是,當饒舌套上比較旋律的節奏時,就會被稱之為芭樂歌,對此草屯囝仔也看得非常非常開。

「講真的芭樂歌又怎樣?就算是台語芭樂歌,還是會讓人覺得不同,這就是台語的優勢。對我們來說其實就是正常創作,就講《扛霸子》好了,當時我們就想說來做一首世界電音試試看,沒想到點閱也破千萬了,所以沒有什麼東西是絕對的,其實創作就是這樣,當下想到什麼就都試試看,不要把自己侷限是一個饒舌歌手,我們是歌手。

一旁的阿倉也補充說道,「好聽就好,這就是我們的初衷。」

 

「救人喔/我講救人喔」——《救人喔》

兩人也講述了這首歌的創作契機,「我一直很想做一首很台語、很靈魂的東西,前面都一直在堆疊情緒,到後面才開始大爆炸,這也是我們現在的突破」,而在副歌喊著「救人喔/我講救人喔」簡單幾個字卻道盡內心極限拉扯的痛。

「這首歌其實最主要的精神是在副歌的時候,就很簡單只有三句話,但就是個男生心裡面一種講不出來的最痛,他已經到極限了,但能跟誰講?只能在心裡面救人喔」,兩人也希望藉由這首歌告訴大家:歹路毋通行。

然而粉絲們敲碗期待的新專輯也正在籌備當中,「這張專輯第一首是《少年家》,我們這一整張都會用一個少年家的角度去投射每一首歌,但這個少年家不一定是我們,有可能是我們接收到身邊的故事,消化完後再投射進去這首歌裡面,大家都可以去當這個少年家」,也請大家可以好好期待一下未來草屯囝仔會帶來什麼樣令人驚艷的作品。

 

Editor _ Ivy

Photograph _ Murs

Design _ Sirius

发表于: 2020-10-15 16:44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