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强大,从独来独往开始

作者 / 韩九叔 图 / 来源网络

来源:国学文刊

庄子曰:“夫恬淡寂寞,虚无无为,此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质也。”

人,甘于寂寞,心境恬然,自然不会去强求太多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会把人际关系看得太重,患得患失,扰乱了自我的喜怒哀乐。

很多人喜欢泛泛而交,认为“多个朋友多条路”,以人脉广为荣,自诩自己的朋友圈。

殊不知,真正强大的人,都爱独处,他们遭人鄙夷的“不合群”正是庸者无法高攀的境界。

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战国策》有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人世间,纷纷扰扰,人们各有不同,亦有相似,故有分类。

有的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有的人形同陌路,话不投机半句多。

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太子少傅箴》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与什么样的人交往,便会走什么样的路,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会拥有什么样的人生。

穷人会教你省钱,富人会教你赚钱,酒友会邀你烂醉,茶友会与你品味人生。

想要赚钱就不要强迫自己向穷人学习如何省钱,把自己的精力都花费在计较与比较上,让生活变得廉价。

想要在品茶的静逸中隔绝喧嚣的世界,就不要强迫自己与别人一起用酒精麻木生活。

不必为了迎合他人而扭曲了自己的思维,强迫自己做一些违心的事。

“道不同不相为谋”,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选择适合自己的圈子,才能活得自在。

一片黑暗的世界,没有丝毫光亮,王艺博也触摸不到任何东西。

这就是人死后的世界吗?或者自己还处于意识弥留阶段,等真正死亡后连自我意识都将失去。

唉,我只是长得太帅,那女孩不讲道理自己喜欢上我,又不是我主动给她男朋友戴绿帽的,干嘛要杀我?

王艺博自顾自吐槽,兴许外面的世界里他已经是躺在医院的植物人了,那个混账青年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抓进牢里去。

王艺博想了很多,从小到大放荡不羁的回忆,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光亮。

王艺博觉得可能是医生大发神威救活了自己,终于可以醒过来继续以前颠鸾倒凤的生活了,所以死命地向光源处靠近。

“系统检测到最符合宿主的身体,进行夺舍。发现危险印记,进行销毁。销毁成功,夺舍继续。”

“啊~”王艺博惨叫一声。

自己多久没感受过这种痛楚了?那个绿帽青年用刀捅自己顺带扭几下都没这个痛。也就以前脚踏两条船被一个女生猛踢蛋蛋时才感受过这种疼痛。

惨嚎声响彻云霄,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结束。

王艺博全身冒着冷汗,喘着粗气虚脱累倒在地上。

屁股下面好像搁着什么东西让筋疲力尽的王艺博觉得十分不适,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翻了个身,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王艺博是被尖叫声吵醒的,一个金发碧眼蠢萌蠢萌的小萝莉吓瘫在地上大叫。

“吵鸡儿吵不知道医院里面不能喧哗吗?”

王艺博说完咳嗽两声,看来太久没用嗓子连声音都变沧桑了。

“怪,怪物……妈妈救我!”小萝莉全身发抖低声呜咽,用为数不多的力气喊了出来。

“艹还bb,你妈妈没教过你医院里的规矩吗?”王艺博晃动地站起身来,似乎是不适应这具身体。

不过这小妹妹长得到蛮可爱,王艺博忍不住调戏道:“你要是再吵的话你妈妈就不要你啦!”

把小女孩吓得安静下来后,王艺博才有闲心观察四周。咦?这里好像不是医院,脚下怎么是一片绿呢?

咦?我的视野里好像有一双比较凶悍的手,那种没有人皮,赤红却坚硬似铁仿若恶魔的手。

呃……眼前这跟晃来晃去的大几把也有点奇怪,自己红黑的灭世巨龙什么时候这么大了,就算是陈伯也有点过分了。

……

卧槽,我皮肤被人扒了还装了条大尾巴?不对,这样子有点像动画片里的恶魔。

王艺博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腿,觉得坏事了要完。看来自己死后穿越变成了一个恶魔,还是特别丑会吓到小孩的那种。

可是最主要的是,自己的灭世巨龙虽然大了不少,但是位置从前面移到了后面,看来以后无法愉快地生活了。

而自己变成这副狗屎样,要是被别人发现,肯定要被全国通缉捉拿归案,然后摆在实验台上被一群人解剖。

王艺博想起曾经谈过的一个医科妹子,心里一阵后怕。

机智的王艺博两脚冲到小萝莉面前,装作凶狠地说道:“小妹妹你只要再敢发出任何声音我就把你给吃了!别叫你妈了,就算你爸来也没用!你只有听我的话。”

小萝莉哭红的眼睛看着王艺博,低声又抽泣了两下,然后瑟瑟发抖地点了点头。

“嗯,乖。”王艺博嘿嘿一笑,十分渗人。

“系统物质分析完毕,获得技能火球术,升级获得技能五级火球术。”

“获得技能火墙,升级至五级火墙。”

“获得技能飞行术,升级至五级飞行术。”

……

王艺博的耳边好像有个声音bb了半天,但实际上只过了一瞬间。

忽然爆炸性的记忆朝大脑涌来,疼得艺博满地打滚。

小萝莉在一边看着这个满地打滚的赤色大蜥蜴都看蒙了,回过神来才发觉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一溜烟儿跑没了影。

“系统检测灵魂与肉身彻底融合完毕,物理抗性,魔法抗性增强。”

“系统检测到主人不喜欢目前形象,搜索记忆库开始化形,选择完毕,形象进行优化,与当前骨龄进行匹配,匹配完毕,化形开始。”

又是一阵剧烈疼痛,疼得艺博只能冒冷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那个小萝莉的声音,好像还在骂自己,真奇怪……这是艺博再次倒下前的记忆。

……

“唉,老哈特啊,你还是把爱丽丝送走吧。这样下去村里的人对你们家都会有意见啊。”说话的是一个羊胡子老头,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

和他对话的人剑眉虎眼,身躯挺拔地坐在对面,此刻一语不发低头沉默。

过了好久才回道:“不管我的女儿怎样我都不会抛下她,大不了带她离开村子,天大地大我哪都能去得。”

“唉,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算命先生不会错的,这几个月也应验了他的话。灾星啊灾星,如今你家婆娘危在旦夕,再不把她送走,怕是有危险了啊。”

椅上的男人虎躯一震,心里又颤抖起来,刚想说什么却又止住,犹豫了许久,叹息到:“卡尔村长,我,唉……我会把爱丽丝送走,但请您一定把我内人治好,我不能没有她啊。”

“是了是了,你放心吧,我会请牧师大人亲自过来的,你放一万个心把孩子送走吧,挑个好去处好人家,别苦了孩子,只要你不说她的生辰八字,想来那些大户人家都会收下她的。”

“是……”男人抽噎道,这是他生平为数不多的落泪。

卓是私家侦探,开张不久的一个早晨,来了个叫吴明的年轻人告诉他,自己需要帮忙。吴明告诉他,昨天晚上,自己突然接到电话,有朋友约他去咖啡馆。他匆匆赶去,却空无一人。他拨打朋友电话,朋友告诉他,自己去国外旅游去了。

看来,是有人开玩笑。他无奈地打的回家,发现门已被撬,家里东西很乱。他忙搬开床,撬开一块地板一看,自己藏在那儿的一块祖传玉石不见了:这东西从无外人知道啊。

朱卓听了提醒,不会是他随嘴说出去的吧?

吴明摇头,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会乱说。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月亮被乌云遮盖,风雨飘摇。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在她的眼中,是一片火光的投影。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照亮了整座迦南,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

迦南,他们的家乡,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死后连渣都不剩。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她想要冷静下来,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那是她父母的鲜血。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或者说,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

“哒,哒,哒。”令人绝望的脚步声,冰冷无情。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大概我要死了吧,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洛洛紧咬牙齿,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砰。”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洛洛心想。

她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

……

塞瓦斯托波尔,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贸易发达。人们富足安康,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

但是好死不死的,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父亲好像还认识他,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

对方才几岁,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反正就是吃醋了。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开口就要戒指。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怀特也想辩解什么,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出了名的赌博败狗,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

好了,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真是亲爹亲妈啊。

“呃……杰克?”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低声询问道。

“嗯。”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

“那啥,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

“没事。”杰克微笑。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有男有女。

“不是在当铺吗?”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

“呃……当铺嘛,你懂啦,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

杰克点点头,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这家赌场门口挂着“澳门皇家赌场”的牌匾,甚是嚣张。

“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

“你你你,我特么社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他的赌运是真的菜,十有九输。

“我们来拿回戒指。”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开口道。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发起了愣。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

“哦哦哦”,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小赌神,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月亮被乌云遮盖,风雨飘摇。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在她的眼中,是一片火光的投影。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照亮了整座迦南,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

迦南,他们的家乡,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死后连渣都不剩。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她想要冷静下来,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那是她父母的鲜血。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或者说,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

“哒,哒,哒。”令人绝望的脚步声,冰冷无情。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大概我要死了吧,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洛洛紧咬牙齿,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砰。”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洛洛心想。

她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

……

塞瓦斯托波尔,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贸易发达。人们富足安康,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

但是好死不死的,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父亲好像还认识他,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

对方才几岁,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反正就是吃醋了。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开口就要戒指。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怀特也想辩解什么,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出了名的赌博败狗,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

好了,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真是亲爹亲妈啊。

“呃……杰克?”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低声询问道。

“嗯。”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

“那啥,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

“没事。”杰克微笑。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有男有女。

“不是在当铺吗?”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

“呃……当铺嘛,你懂啦,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

杰克点点头,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这家赌场门口挂着“澳门皇家赌场”的牌匾,甚是嚣张。

“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

“你你你,我特么社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他的赌运是真的菜,十有九输。

“我们来拿回戒指。”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开口道。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发起了愣。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

“哦哦哦”,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小赌神,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

吴明说罢拿了张卡,里面有四万元,作为侦探费预付给他。而且保证事成之后,自己再当重谢。朱卓答应下来,可是,基本没有什么线索啊。就在这时,吴明又打他的手机,告诉他,自己那儿还有线索,让朱卓快去。朱卓忙告诉他自己马上就来,话没说完,手机那边,吴明突然传来叫声:“不……别……啊─”

朱卓心里一惊,连喊几声都没人应。他觉得吴明可能出事了,于是拦辆出租向吴明家赶去。到了地方,吴明家门开着,屋里窗帘拉着,一片漆黑。他连喊:“吴明,吴明!”不见人答应,突然被什么一绊,一跤跌倒在地上,身下软乎乎的,拉开窗帘一看,竟然是吴明。吴明胸口满是鲜血,看来已不行了。看见他,垂死的吴明道:“不接手这个案……就算了,可为什么要……杀我?”

朱卓大惑不解:“我?”

吴明气喘吁吁地说:“不是你……能是谁?”

朱卓迅即明白,有人假扮自己来杀吴明灭口。对,那人一定知道吴明请自己侦破案件。于是假扮自己,将吴明刺成重伤,这样,吴明一定会告诉警察是自己刺伤他的,那样一来,玉的丢失,也可顺茬推在自己身上。

果然,吴明说他已报案了,警察马上就到。

朱卓头上冷汗直冒,突然看见一张面具扔在地上,拿起来一看,是仿画自己的,非常逼真。这个杀手戴着这个面具,黑暗之中,吴明当然以为是自己。杀手达到目的后,慌乱中,很可能不慎把它丢在了这儿。

他拿了面具让吴明看,吴明一把攥住他的手:“我……冤枉了你……”然后,吴明张着嘴竭尽全力道:“他虽……蒙面,可小指……是……断……指……”然后,停止了呼吸。

朱卓落下泪来,他知道警察快来了,到时自己将百口莫辩,拿着面具能说明什么呢?警察一定会认为自己欲盖弥彰。他得逃走,找到真凶,替这个死不瞑目的受害人报仇。

刚回到家,外面响起敲门声。他开了门却没人,门下放着封信,打开来,一叠照片落下来,照片上,他浑身血淋淋的,站在死去的吴明身边。他脑袋嗡一响,直觉告诉他,他去吴明那儿,杀手并没逃走,而是躲在暗处偷偷拍摄了这一切。目的无他,就是为了栽赃陷害。

果然,他手机随即响了,一个声音道:“你杀了吴明。”

他驳斥:“不,是你。”

对方告诉他,自己有证据。现在,自己只有一个小小要求,这件事他最好别查,不然,自己会把照片贴到网上。朱卓气坏了,发誓自己绝不会停止的。对方狠狠道:“好吧,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说着,狠狠挂断。

朱卓有点饿,出去吃了碗面条,回家已是晚上八点左右,他掏出钥匙刚打开门,就嗅到一股恶臭,一个东西落下来,撞在脖子上,毛茸茸的。他一把抓下来,竟是只死猫。猫的脖子上放着张卡片:听我的,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随之,他的手机响起,一个声音轻问道:“感觉如何?”

他咬咬牙,冲入屋内,打开窗子朝外望去。花园中站着个人,隐约的灯光下正在打电话,那人戴着墨镜,不时抬头望着他的窗子。他猜测,自己回家推门,电话马上打来,说明那人就在附近。现在看来,可能就是这个戴墨镜的。晚上戴墨镜,也是可疑的。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悄悄出门下楼向花园走去。走近了,听见那人在笑:“不听我的,你死去吧!”

朱卓冷哼着扑了过去。那人一听风声,回头一看,拔腿就跑,朱卓使劲追了过去。

这儿靠近城中村,那人钻入一条小巷,身子一闪进入一扇门中,朱卓也随后冲进去。

房内灯亮着,里面空空的。他正到处找着,身后传来声音道:“你要找的在箱中。”他回头一看,是个胖子。胖子走过去,一只手一翻,一个沙发套被掀开,里面是中空的,堆着一摞摞的钱。朱卓一惊,猛地醒悟过来,最近新闻播报,有两个蒙面人抢劫银行,抢去大量钞票,很可能就有眼前这位。他结结巴巴道:“你……是银行劫匪?”

胖子白着眼:“你不是在抓我们兄弟吗?”接着恶狠狠道,自己最近接到信息,他们抢银行的事被一个叫朱卓的私探盯上。他以为是传言呢,没想到,今天这私探真上门来了。说着,亮出匕首。朱卓忙申明,他在寻找一个嫁祸于自己的人。

胖子冷哼道:“小子,无论是与不是,你知道了一切,就别想活着离开了。”说完,喊道,“兄弟,一起把这小子做了。”随着叫声,戴墨镜的走出来,拿根绳子,让朱卓把自己的脚绑上。在匕首威逼下,朱卓只有照办。然后,戴墨镜的走过去,把朱卓的手绑紧。

胖子很满意,说就这么办,把这小子抬出去活埋了。就在胖子俯下身来抬朱卓时,一根木棒狠狠砸下来,胖子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打死胖子的正是戴墨镜的。戴墨镜的笑着取下墨镜,不是别人,竟然是白天死去的吴明。

垃圾社交,不如不交

古人云:“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

虚伪的人用嘴,喜欢在酒局上喝酒、吃肉、夸夸其谈;真诚的人用心,只会在关键时刻伸出送炭的手。

四方云扰,扬起滚滚尘埃,充斥其中的利益,早已侵蚀人心。

里面还有很多“无聊”的灵魂,寻觅可以勾肩搭背的人,只为打发时间。

垃圾社交,不如不交,垃圾朋友,不如不处。

生活中,很多所谓的“朋友”关系,并非对立。

一方真诚以待,另一方所谓真心,不过是街边滥发的传单,只要是人,都能收。

与其浪费时间接过他人肆意发放的传单,为了客套而细细阅读,消耗自我时间,倒不如一开始就体面婉拒,攒起珍贵的时光,留给真心的人。

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交往,不是所有的局,都值得参加。

真正有交情的人,不需要通过一群人的聚会才相见,真正的知己,不会刻意在人群中表露与你亲密无间的关系。

无声胜有声,好的东西,终究是不言而喻的。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选择与真诚的人交往,选择与理解自己的人一起,才能活得从容。

独处,是一个人的清欢

知己难求,真诚的人鲜有,很多时候,独处,才是一个人的清欢。

把一群人的狂欢关在门外,才能与屋内自己的灵魂碰撞出火花。

《增广贤文》中云:“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岁月催人老,珍惜时光的人,时光的馈赠会让其如获至宝。

与自己独处的时光,往往能产生前所未有的思想,从而发现更好的自己。

演员陈道明在自己最火的那段时光里选择独处,在接受杨澜的采访中,他说:

“我一上酒桌应酬就是煎熬,尤其是一个人当一个人喝醉了,一句话跟你说了四五遍,一张名片递给你八次时,你就会感到一种窝火,一种愤怒,特别烦。现在社会在强调竞争,往往忽略和忘记了独处的美德。”

他的独处时光,并非是无奈的打发时间,而是看书、练字、弹琴、画画,充实自己。

季羡林说:“陈道明的文学水平,可以胜任北大研究生导师。”

阿谀奉承不如充实自我,把借巨人肩膀的时间让自己成长成巨人,更容易获得想要的结果。

《清静经》:“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生命的本质在于快乐,快乐的本质在于清净。

滥交的人容易迷失自我灵魂,在忙碌与应酬中失去生活的意义。真正强大的人,总是独来独往的,他们在人们所看不见的地方积蓄能量,然后,大放光彩。心理医生杂志社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19 02:47:34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