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子分封的最大诸侯国宋国,为何在春秋战国时会活成“笑话”?

宋国,似乎是以喜剧演员的身份来到惨烈的春秋战国时代的。

拔苗助长、守株待兔、趾高气扬,各类寓言故事里的主角,都是宋国人。

宋襄公”蠢猪式的仁义“更是成为后世的典型反面教材。

宋,承包了春秋战国时代一半以上的笑点。

其实,宋的实力是不错的,在整个春秋战国时期,宋国保持着“准大国”的地位。

好端端的,为何一个的大国不去好好争霸,却专门负责“搞笑”呢?

“非主流”大国

在宋灭亡前,他都保持了“准大国”的地位。

春秋之初,秦楚齐晋等四边大国尚未崛起,郑、宋等中原诸侯率先逞强。

宋殇公与郑庄公等人,被并称为“小霸”。

在宋襄公“蠢猪式的仁义”后,宋国冲击“霸主”失败,但仍然保持着很强的竞争力。

即使到了战国中期,宋国的最后一任君主宋康王时,宋依然能“东败齐,南败楚,西败魏”。

不过,这个准大国,却始终是一个“非主流”的诸侯。

宋,是殷商的后裔。周天子当年以微子在商旧都商丘建立了宋国,允许宋以天子礼乐祭商。

因此,宋,在周代诸侯群中,属于“客国”,被围困于周文明的海洋中。

所以,宋人的喜好、行为方式都迥异于人。

《左传》记载,宋平公、晋悼公会盟。宋平公用殷商传统乐舞来招待晋公。

结果···这个热情的舞蹈,在晋公眼里成了恐怖片。堂堂晋公,居然被这个表演吓病了!

或许正因为这种巨大的文化差异,宋人在春秋战国时代显得“特立独行”,时不时让人觉得可爱。

重商:富国又误国

周人重农,殷商重贾。作为殷商文化的继承者,宋人搞商业是有两把刷子的。

宋,在春秋时期处于晋楚争霸的前线,隔三岔五就被夹在中间挨一顿揍。

尽管如此,到战国时,宋却成为天下商业最发达、经济最富庶的区域。

当时的宋人,完全可以晃着自己的钱袋子对嘲讽他的他国人士说:笑呀,你接着笑呀!反正钱我挣走了。

殷商文化特有的奔放性格、重商气质,使宋富庶起来。

商贾文化,使宋人善于沟通,他们不会像楚人那样闹出“自相矛盾”的笑话来。同时,他们也在天下格局中充当起“沟通者”的角色。

晋楚争霸,天下不安。正是宋人主持的“弭兵运动”,使晋楚稍微平静了下来,天下的动荡得以缓解。

可是,春秋战国时代,农业、军力,才是衡量国力的关键。

商贾虽强,终不能深根固本,终不能使宋强大!

而且,这种文化下,宋人的思维方式,也变得与时代格格不入,非常清奇。

奇葩的思维方式

1、宋襄公的“广告片”。

宋襄公与楚人交战时,以“仁义”为名,不去进攻阵列未成的对手,结果大败。

显然,在宋襄公眼里,战争变成了广告片。

战争的目的不是消灭对手,而是展现宋人的仁义之风给世人看!

2、价值比不上一碗羊肉的主帅。

宋国与郑国交战,宋帅华元战前分了羊肉给三军,以激励士气。

华元的车夫没有分到羊肉,怀恨于心。

次日开战,车夫回头对华元说:分羊肉的事情,你说了算,驾车的事情,我说了算。

说完,车夫直接驾车冲进郑军大营,把主帅华元献给了敌军···

后来,华元回国后,找到了这位车夫,询问他是不是马失控了。车夫回答:不是马失控了,是人失控了!

看来,在车夫眼中,管你什么元帅,我不能拿到属于我的那份,我就应该要报复你!

什么元帅?还比不上一口羊肉实在!

3、元帅和百姓的账本。

宋公准备了战车、良马,准备去赎回华元。不过,东西还没送到,华元就悄悄逃了出来。

回来后,修筑城墙的百姓笑话华元:鼓着眼睛、挺着大肚子,丢盔弃甲回来了!

华元让人回话:有牛就能早皮甲,牛多得是,甲丢了就丢了呗。

百姓说:牛皮有了,去哪里找红漆?

华元怂了:你们人多,我说不过你们,散了,散了!

打了败仗,元帅和百姓纠结的不是胜负本身,而仅仅是损失了多少东西,亏了多少钱!

从百姓到元帅到国君,宋人的思维方式与时代格格不入,迥异于人,难怪会为天下人拿来开涮了。

误国

老百姓的个性不同一点,无伤大雅,更何况宋人的“个性”还让他们挣到钱了。

但是,治国者“奇葩”,那就要误国了!

宋国的治国策略,一直“奇葩”。

宋国继承殷商的制度,采取的是“兄终弟及”为主,“父死子继”为辅的继承人方式。

宋人大约觉得:什么都好商量。

可是,继承人问题上含糊不清,实际上就是要害死一大批后人。

因此,宋国在继承人问题上的互相残杀是最多的。春秋初年的“十世之乱”,把宋活活拉成了一个二等大国。

而在整个春秋、战国时期,很少有宋国的统治者可以顺顺利利继位,绝大多数宋君继位,都是经历了残酷杀戮的。

内政上的任性,使国家衰落,外交上的任性,带来灭顶之灾。

宋襄公以“仁义”之名,在国力不足的情况下,企图通过道义来称霸,结果大败而归,国力受损。

宋国的末代君王宋康王在国力稍微恢复的情况下,又企图通过与秦、赵联盟,对齐、楚、魏开战。

结果···当齐灭宋时,秦、赵作壁上观,宋被坑死!

仅仅企图靠纵横、联盟,就去作超出自己实力的事情,最后,当然只能沦为笑柄!

宋的文化迥异于天下,自然难免被人费解。

不过,文化迥异,未必是坏事。

尽管宋人成为许多寓言中的笑柄,但宋地浓厚的商业文化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之成为天下最发达、最富庶的地区。

或许,当时天下人笑话宋人,与8、90年代时,咱们内地人喜欢拿广东人开涮一样吧。你再怎么笑话人家,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发财。

小事装糊涂,无伤大雅,关键是大事不要真糊涂。

可是,宋国在大事上也十分糊涂,内政、军事、外交,宋国君臣用国运在搞笑!

小事糊涂,适度幽默,有益身心;大事糊涂,黑色幽默,必须杜绝!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22 06:12:35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