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金汤钥的Quibi凉了,但中视频的故事才刚开始

10月20日,西瓜视频在好奇心大会的开幕式上已经宣布,将拿出至少20亿元的补贴用于扶持创作者,而加码的赛道则是全新的“中视频”领域。事实上,中视频所指的是时长在1-30分钟,形式以横屏为主,生产上主要是PGC(专业生产内容)的内容。

在当下短视频领域同质化极为严重的情况下,业内不少人也将中视频看作了新的“蓝海”。不过就在西瓜视频踌躇满志投入重金发力这一领域的时候,太平洋对岸的中视频概念翘楚Quibi却折戟沉沙。日前据《The Verge》的相关报道显示,Quibi在美国时间本周三宣布正式关闭。而官方则在这一公告中写到,“我们认为自己已经用尽了所有努力,结果我们很不情愿的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即关闭公司,将资金返还给我们的股东,并与我们的同事道别。”

从今年4月份上线,到如今轰然坠地,也使得Quibi极为成为了迄今为止最“短命”的流媒体平台,其“一生”更是如同流星般转瞬即逝。然而在Quibi上线时,显然谁都没有想到它会以这样的方式谢幕。并且不同于其他苦苦寻求天使投资的初创企业,Quibi可以被称得上是含着金汤钥出生,而关于企业成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的这一说法下,Quibi可以说是一出生就在罗马。

虽然Quibi的筹备期仅有两年时间,但在这段并不长的时间里,其获得了来自阿里巴巴、高盛、摩根大通、索尼、NBC环球、维亚康姆、华纳、迪士尼,以及21世纪福克斯等企业,共计17.5亿美元融资。而Quibi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多投资、传媒,以及科技巨头的青睐,最核心的原因外界认为或许正是其初创团队无与伦比的强大。

据悉,Quibi的两位创始人分别是好莱坞顶级制作人、梦工厂创始人的Jeffrey Katzenberg,以及担任过eBay及惠普CEO的Meg Whitman。用《连线杂志》的话来说,就是“很多投资人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卡森伯格的存在”。并且除了这两位创始人外,Quibi的团队成员还包括《好莱坞报道》前任联席总裁Janice Min、维亚康姆音乐娱乐集团前总裁道格·赫尔佐格、DC娱乐前总裁Diane Nelson、前Instagram产品经理Blake Barnes,以及Hulu副总工程师Rob Post等。

Jeffrey Katzenberg在好莱坞搅动风云数十年所带来的结果,就是Quibi在上线前就能够召集一大批顶级制作人、大导演和明星。包括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詹妮弗·洛佩兹、凯文·哈特(《勇敢者游戏》主演)、基弗·萨瑟兰(《24小时》主演)、吉尔·德尔·托罗(《水形物语》导演)、山姆·雷米(《蜘蛛侠》系列导演)这些大名鼎鼎的人,可以说是排着队的为Quibi拍戏。

而Quibi的核心卖点,就是打造精品优质内容(成本在每分钟10万美元以上),并瞄准Z世代用户的碎片化场景。Jeffrey Katzenber认为,Quibi的内容表达方式将是下一次影视剧结构变革的转折点,以每集7-10分钟的时间讲述一个两小时的故事。此前,Quibi推出的内容会分为三种类型,首先是众星云集的“灯塔”项目,是将一至两小时长的电影分成十几个片段推出,每集最长10分钟,其次是真人秀与纪录片等无剧本节目,最后则是以新闻为主的“每日必看”。

同时,Quibi相较于Netflix、Amazon PrimeTurnstyle,以及Disney+等在线视频平台来说,其在体验上最大的优势,是采用了Turnstyle技术。而Turnstyle是一项屏幕无缝转换技术,用户可以随时选择横屏的全景或是竖屏的特写角度来观看内容,并且画面会自动进行适配,此外Quibi还会依据室内外光线及噪音的变化,自动调节视频的亮度与声音。

有了这样大牛云集的团队、炙手可热的合作伙伴,以及海量资金和黑科技的加持,Quibi看起来几乎就是拿到了一份一定会中奖的彩票。如果说Netflix与爱优腾是基于传统的电视和PC逻辑来讲故事,快手和抖音则是基于移动互联网来讲段子,那么Quibi就相当于是希望占据用移动互联网来讲故事的概念,这在整个行业来说确实也有着不小的颠覆性。

事实上,Quibi上线当天就有多达30万的用户进行下载,甚至其下载量一度冲到了苹果App Store的第三名。然而Quibi美好的故事也就到这里为止了,在上线一个月后,即便其所拿出的近50部首发作品中,不乏《FreeRayShawn》这样斩获艾美奖的内容,但没有一部影片掀起水花,导致Quibi最终也只收获了350万的用户下载量。

早在今年7月,应用跟踪公司Sensor Tower所公布的最新数据中就显示,Quibi已经流失了超过90%的用户。据了解,由于Quibi在上线初期提供了三个月的免费试用期,因此前三天就吸引了近91万的用户注册,但在试用期结束后却只有7.2万用户留了下来,转化率仅为8%。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Quibi最终将大好局面一朝丧失呢?在创始人Jeffrey Katzenber看来,或许“一切都怪疫情”。Quibi之所早期能将饼画得够大,靠的就是有别于其他同类视频平台的移动场景观看体验,因此可以说其几乎就是为了移动体验而生,然而其上线之后却遭遇黑天鹅,疫情让用户大幅减少了外出,但呆在家里显然就有了大把时间,也更适合沉浸式的观看类似Netflix及Disney+的内容。

更何况Quibi的收费并不便宜,其提供了4.99美元(有广告)与7.99美元(去广告)两档订阅标准,然而作为对比,Netflix的低配会员价格是8.99美元,Disney+则最低仅要5.83美元。尽管正常情况下Quibi与其他视频平台可以说完全是不同生态位的存在,但此次疫情却让它们只能同台竞争,而Quibi也就被迫以短击长了。

但即便没有此次疫情,Quibi想要成功同样也存在一个问题。由于选择用高质量和大制作的内容开路,因此也使得其背上了极高的营收压力,更导致了用户在观看体验上反而出现了不适应的情况。虽然Quibi想做的是10分钟左右,但具备高视觉观赏性和高故事连贯性的内容,但受限于时长,每集内容都要有开头、高潮和结尾,就使得内容的情节非常紧凑,需要更加短平快的把将内容进行呈现,因此最终呈现的中视频内容给用户的观感就会“很累”。

尽管Quibi的失败有很多自身的原因,但作为中视频概念的重要代表,无疑也给后来者留下一个用移动端讲故事的模式,究竟可不可行的问题,这显然也给了如今还尚未成熟的中视频赛道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Quibi的案例也并不意味着中视频就完全没戏了,不然西瓜视频也不会重金投入20亿,Quibi的遭遇也只能说明选择用PGC的方式,在长剧集与短视频夹缝中闯出新航线的尝试失败了,但在PGC之外同样还有UGC的存在。并且基于移动互联网讲故事,也就是让专业的剧集与综艺等传统形式,拥有能够匹配移动端碎片化场景的内容,而这无论在何时看来显然都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24 04:07:30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