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巨资砸广告,家喻户晓后品牌被收回,如今改名“死磕”红牛

近年来,随着人们的消费水平逐渐提高,消费者对饮料的健康、功能属性的需求也在日渐提升,能量饮料行业在近几年来也从不缺乏乏入局者,脉动、东鹏特饮、启力等各种具有功能性的饮料,在我国市场都属于比较知名的功能性饮料品牌。

据相关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今,我国功能饮料的市场整体按12.01%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在飞速上涨,其中,能量型饮料所占的市场份额最高,在去年占了饮料市场总体的71%。“红牛”作为全球最先推出且被大众熟知的能量饮品之一,在我国的饮品市场上深受许多消费者的喜爱,尤其是对于上班族和学生党来说,红牛几乎成为了他们提神醒脑的必需品。

在上世纪70年代,红牛作为一款具有滋补性的功能性饮料,由泰籍华人许书标于1966年研发并推出市场,红牛面世当时,泰国正处于经济迅猛发展阶段,各行各业的忙的“热火朝天”,快节奏的生活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疲惫感,红牛的问世,便立刻受到了市场的强烈追捧,甚至创下了日销突破1100万泰铢的营收。

在泰国闯荡了20多年之后的许书标,凭借着对中国饮品市场发展的信心,和全球战略性的眼光,决心将红牛带回到中国,在国内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并在海南建立工厂,计划大干一番,但由于红牛配方中含有特殊成分,受到中国市场的严格管控,无法在内地进行上市销售,只能作罢。

直到1995年,许书标遇到一位叫严彬的年轻人,经过两人洽谈,许书标决定将红牛商标授权给他,由他来开展红牛在中国市场上的销售。

严彬是一个极具能力的人,在拿到红牛的商标授权后,也立刻取得了红牛在中国销售许可的批文,并在央视投入巨额广告费,一时间“提神醒脑、补充体力”、“渴了喝红牛,困了累了更要喝红牛”的广告语,在中国一炮打响,红遍国内大江南北,红牛饮料也迅速打开了中国的饮料市场,一度成为我国饮品行业的领军品牌。

仅仅用了6年的时间,红牛在中国的功能饮料市场就占据了89%的市场份额,到2015年更是达到了巅峰,创下了230亿元的销售额,一度超越了当年饮料界大佬可口可乐的市场销售额。

当年许书标向严彬许诺了50年的红牛经营期限,由严彬负责生产销售,许书标向红牛中国提供销售原材料和工艺配方等,确保50年内红牛中国是大陆独家。但由于当时我国法律明确规定,中外合资企业的合作年限最高是20年,所以双方当时的商标授权许可协议只签署了20年,打算到期之后再续约。

但在2012年,已年近90岁的许书标突然病逝,其子女开始接手泰国红牛集团,并开始对中国红牛提出控诉,表示泰国红牛集团从没拿过中国红牛的分红,且严彬将合资公司的业务利润全数转移到个人名字,决定收回红牛商标使用权。针对此事,严彬拿出了当年与许书标私下签订的50年授权协定,声称在许书标去世之前曾向其支付了40亿元的20年商标使用费。

但由于许书标以离开人世,泰国红牛一方认定严彬口说无凭,所以在2016年双方的第一个二十年商标授权期限到期后,泰国红牛集团便撤掉了严彬在中国红牛的董事、董事长以及法定代表人的职位,不再与其续约。

此后三年间,双方在国内开始了漫长的诉讼战,而中国红牛的销量也因为打官司陷入了停滞期,年销售额长期徘徊在190~230亿元之间,再无明显增长,后来严彬还裁掉了集团内部分的一线业务代表和县级办事处等,并关闭了四个工厂。

在2020年7月,中国红牛向法院上诉请求确认“红牛系列商标”的合法使用权,并要求泰国红牛赔偿37.53亿的广告宣传费,但最终还是被法院驳回了其诉讼请求,确认“红牛系列商标”归属于泰方所有。

2020年10月10日,双方再一次开庭,中国红牛代理律师认为“一审法院对既定事实没有进行审查,多项基本事实认定不清,因此要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不过,二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宣判。

至此,严彬彻底失去了红牛商标的使用权,但凭借着多年累积下来的渠道和技术,严彬带着名为“战马”的功能饮料重新强势回归市场,虽然与当年红牛的成绩相比,还有一段距离,但如今战马也已经达到了十几亿的销量,形势一片大好。

严彬曾经苦苦经营的红牛中国,在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后,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许家确实享有红牛商标的合法权益,这场官司说到底也就是一场利益之争,如今重新更名回归的“战马”,决心要“死磕”红牛,以后双方的发展会如何,就让大家拭目以待吧。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25 07:48:51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