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症状感染者升至164例!7点了解喀什疫情进展

新疆喀什出现的最新疫情

受到广泛关注

小编

为您梳理疫情最新情况

↓↓↓

1

喀什无症状感染者升至164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健康委最新通报,10月26日0时至24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6例,均在喀什地区疏附县,全部为之前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

至此,喀什地区疏附县无症状感染者升至164例。

2

164例无症状感染者

与站敏乡三村工厂相关联性大

目前已发现的164例无症状感染者与站敏乡三村工厂相关联性大,流行病学呈现高度一致,全部病例均为主动筛查发现。所有无症状感染者未明确有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发热病人接触史及冷链物品、野生动物接触史。

3

疏附县完成全员核酸检测

喀什地区预计今日完成

疏附县需检测总人数24.52万人,截至10月26日16时,已全部完成检测,除新增26人呈阳性外,尚有5个混管正在进一步复检中,其余均为阴性。

截至10月26日16时,喀什地区需检测总人数474.65万人,累计采样人数447.17万人,已出结果213.36万人,除疏附县检测出的无症状感染者外,其他县市均为阴性。

4

喀什地区核酸检测预警机制

起到至关重要作用

这次疏附县疫情目前报告的全部为无症状感染者,主要是因为核酸检测迅速及时,发现早,病人尚处于感染早期阶段,均表现为无症状感染者。

今年8月以来,根据自治区安排部署,新疆对重点人群开展常态化定期核酸检测,以便及时发现人群中的早期感染者。从目前情况看,核酸检测预警机制和发现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后第一时间开展核酸检测这两项工作,对于这次疏附县疫情防控工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5

新疆喀什:

中高风险地区人员不出行

目前喀什地区的航空、铁路、公路等交通正常畅通。外地到喀什人员不需要隔离,无需提供核酸报告,只需要落实戴口罩、测体温、扫健康码的措施。需要离开的外地游客,只需持7日内有效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都可以正常离开喀什。

自10月25日24时起,疏附县有4个乡镇为高风险地区,疏附县其他乡镇定为中风险地区。喀什地区其他县市为低风险。按照高中低风险分类做好管控工作,中高风险人员不出行,低风险人员持核酸检测证明出行。

6

自治区党委书记:

切实控制源头,切断传播途径

26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到喀什地区疏附县,调研疫情防控和为民服务工作。他强调,要认真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决策部署,以对各族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抓紧抓实疫情防控,用心用情为民服务,坚决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

在疏附县疫情防控指挥部,陈全国指出,要严格落实集中医学观察措施,切实控制源头,切断传播途径。要细致周到做好集中医学观察人员的生活服务保障,加强健康监测和心理疏导,确保他们安心舒心。

7

专家:

新疆喀什疫情164例为何全为无症状感染者?

1例、137例、26例,新疆喀什地区已连续3日发现新冠病毒感染者共164人,且全部为无症状感染者。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分析此次疫情时指出,新冠病毒感染者一般在出现症状前的2天即可查出核酸阳性,新疆喀什此次病例情况,一方面可能因为这些病人大多数处于疾病早期,二是由于当地反应比较迅速,可能在病人出现症状前已经追踪到。

“如果喀什地区的感染者发现较早,可能会表现为无症状,但不代表这些感染者将来不会出现症状转为确诊病例,”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陈希指出,另一方面,考虑到传染发生在工厂,工人以年轻人为主,无症状的概率就会更高,这一情况在全球很多地方的临床中都有出现。

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常被称为“沉默的传播者”,已是当下一个备受国际关注的议题。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日前指出,估算美国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为40%至45%。

国际医学杂志《公共科学图书馆·医学》此前发表的一项包含19个国家和地区的大规模人群研究显示,无症状感染者约占新冠病毒感染人群的20%左右。

无症状感染者因自身的“隐匿性”给各国都带来了统计难题。多国都数次调整无症状感染者检测和统计方法。

新疆喀什此次疫情的首例无症状感染者,是当地有关部门在对喀什地区疏附县“应检尽检”人员进行定期核酸检测中发现的。该病例经医院进一步CT检查无异常,IgM、IgG抗体检测均为阴性。

目前,此次疫情虽然还没有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的报告,但因疫情源头尚不明朗,传播链条仍扑朔迷离。

为厘清传染路径,陈希表示,应该有的放矢地增加抗体检测。“对于不知道社区传播何时开始,同时又怀疑已有一定量感染的小范围区域,比如喀什,增加一项有代表性的抗体抽检很合适。”

“根据以往经验,如果出现无源头的无症状病例,一定要非常小心。”王广发说,人的活动范围有限,一个新冠病人平均可感染3人。根据这一数据,此次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可能意味着已出现二代、三代甚至更多传染病例,也不能排除出现了“超级传播者”。

“我们只能把这次首先发现的病例称为指征病例,其不一定是最早被感染的病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分析称,此次新疆出现的病例为疏附县本土产生的可能性不大,可能是和外界有过某些接触导致感染的。

曾光强调,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把已经发现的所有无症状感染者放在同一水平线上去分析,集中力量做好每一个人的流行病学调查,理清病例之间的关系。

新疆喀什位于中国西部边缘,也是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截至26日16时,喀什地区累计采样人数447.17万人,已出结果213.36万人,官方表示将确保27日喀什地区完成全员核酸检测。

“此次疫情和过去不一样,因为是发生在农村地区,又是少数民族,但目前疫情发现还算比较早。”在曾光看来,此次喀什地区的疫情规模暂时还无法判定,眼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扩大核酸检测,集中力量做好流行病学调查。

除了感染者尚处在感染早期的可能,大量无症状感染者的发现会否意味着病毒的致病力在减弱?

“亚洲地区发现的一些新冠病毒已经与北美、南美发现的毒株存在差异,从病毒学角度看,病毒总是越来越适应人体。”陈希认为,新冠病毒为了大量传播依附于人体,毒性逐渐下降,越来越难被发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对此,曾光分析称,判断病毒是否发生变化,还需要对病毒进行基因分析,尊重实际调查和分析的结果。“病毒的致病力、传播力表现出了多样化趋势。”曾光说,目前人们和新冠病毒打交道的时间才十个月,现在看待病毒可能和早期看待病毒是不一样的,但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来源:北京日报、天山网、新疆日报、央视新闻、新闻1+1、国家委网站、中国新闻社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28 10:28:36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