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打工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女儿生病了,没想到患的是重症

我在打工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女儿生病了,没想到患的是重症

我叫陈丛林,家在湖北省随州市随县环潭镇的柳林河村,我们这里属于山区农村。后来呢,我就跟随着打工的人流,去了广东,然后就是在一个镇上的厂子里干活打工。

(蒋振东“百村千家万人”拍摄计划正在进行中,欢迎您提供拍摄线索,并成为故事的主角)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老父亲的电话,他说你赶快回来吧,轩轩得了大病了。我一听就傻了,怎么回事啊?

原来在2020年4月的一天,我的宝贝女儿轩轩,突然流起了鼻血,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父亲也没有很在意,他以为孙女可能是上火了。可谁知道到,在4月23日那天,我细心的母亲发现了轩轩身上起了紫斑。

我母亲隐约的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就让我父亲赶紧带孙女去当地的医院里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血常规是血小板为0,白细胞只有0.77,红细胞只有1.7,初步诊断为: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也不排除是更严重的血液病。就这样我们一家看似平静的生活,就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给打破了。

医院里的检查结果一出来,听医生一说情况,我老父亲便马上颤颤巍巍地,掏出他的老人手机,给我打了电话。我当时正在上班,接到父亲的电话后,便心急如焚了,第二天下午,我就赶到了随州市的医院。

当我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儿轩轩时,我真的不愿意相信,我出去打工时,女儿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受疫情影响,我也才出去打工没有多长时间啊,我真的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在4月25日的晚上,我把女儿轩轩,急诊转到了武汉儿童医院。来到医院后,医生根据孩子的检查报告来看,说很有可能是白血病。当听到“白血病”这三个字,就犹如一把利刃,扎到我的身上,我差点瘫坐在地上。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轩轩鼻腔出血不止,呼吸极其困难,被送到重症监护室抢救,在ICU住了两天两夜才转危为安。停了一两天后,轩轩转到了小儿血液肿瘤科。又经过验血、活检、骨穿等一系列的检查,诊断的结果是“再生障碍性贫血”。

医生对我说,轩轩因为自身没有抵抗力,且全身多处器官感染,导致发烧,必须尽快做干细胞移植,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干细胞移植需要准备30万的费用,我几乎崩溃了,我哪里去找来那么多钱啊,我母亲的身体也不好,还在老家医院的病床上还躺着呢!

我母亲68岁了,其实早在2009年就被查出患有糖尿病,平常一直是吃药治疗。谁知在2018年的时候,突然出现昏迷,送往医院抢救后,检查出脑出血、脑梗塞,前前后后也花出去了十几万块钱,这对于我们这个身处山村的农民家庭来说,这些钱差不多就是天文数字了。

让我欣慰的是,我的宝贝女儿轩轩很懂事。即便是打针、骨穿、化疗她都没也哭。一个多月瘦了十多斤,我们做父母的是看看了真是痛在心里啊!好在经过治疗,轩轩的病情基本稳定。

我6岁的儿子,和姐姐做了配型,虽然吻合度只有70%,但是为了节省在骨髓库找干细胞的费用,只好用弟弟的干细胞,并在7月7日做了干细胞移植。历时10个小时,晚上六点儿子的干细胞输入女儿体内,我们才松一囗气。

(蒋振东“百村千家万人”拍摄计划正在进行中,欢迎您提供拍摄线索,并成为故事的主角)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31 06:25:13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