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完美伴侣”这种人生目标,早该划掉了

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

添加★标 不再错过推送

每天 8点 12点 20点不见不散~

作者:WYN编辑部

来源:我要WhatYouNeed

ID:newWhatYouNeed

最近,WYN编辑内部在流传一张图片。

图片里,作者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是如何被改变的:

图源@今日memes

不知,你会对其中的哪一点感到共鸣?

对我来说,我想是其中关于“活得怎样”的部分。

以前,我总有一个主角梦,觉得人生永远要成为“主角”。

而现在,就像他说的,充足一点点,快乐一点点。

回到家打开冰箱有一罐凉凉的绿茶等着我,就很值得开心了。

于是,我决定做一件事:把同样的一张图片,发给编辑部的每一位编辑。

我想问问他们,自己的人生目标,在今年又有了怎样的改变。

今天,就让我们来聊聊人生目标这个话题。

01爱一年不够,

要爱就爱十年吧。

我最近,第一次爱一个人爱满一年了耶。

刚刚过完27岁,说出这个结论还是有些羞耻的。以前都不知道在做什么,连爱人的能力都没有。

收到编辑部的“改写自己人生目标”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我要和一个能够爱10年以上的人结婚。

我的爸妈有一场并不成功的婚姻。10年前,当他们在我面前摔碎手机,说因为我和姐姐才不离婚的时候,我就跟自己说,以后要努力读书,经济独立,自由自在地做出自己的人生选择。

至少,不要拥有一段并不爱对方的感情。

可能在我人生的结局里,我没有我爸的事业那么成功,也没有我妈那么休闲,但我希望能够成为一个自由自在的人。至于工作、生活和目标,也是有“自由自在”这个因素比较好。

当然啦,我还是超喜欢我的工作的。所以我希望直到死去都在工作,都在讲故事,都在分享故事。

好了,不再夸夸其谈了。我的恋爱,能过完第二周年再说了。明年再来和你汇报。

——编辑 Blake

02

我不要再做一个“直女儿”,

对了,别看错,

是女儿。

我以前也是抱着“让我父母因为我的成功而骄傲”的想法的。

所以我努力工作,每个月多往家里打钱。结果过年时,我妈却表露了自己不是很开心,说很羡慕隔壁江阿姨的儿女总是嘘寒问暖。

“嘘寒问暖”顶啥用啊(江阿姨的儿女还老买一些三无药膏),我一直都不太懂。

昨天她生日,我突然有了灵感,迅速抓住了朝夕相处的同事,给我妈妈发语音祝福。

Acher用粤语说了吉利话,并且强烈要求我先不要回复我妈,让她误以为我新交了男朋友。

路过的波多野和我感情好,怎么能少了她的祝福呢?她接过手机,乖巧地祝福我妈。

Blake主动想讲,但是拿起手机欲言又止好几次,投降说:“太难了,说什么好啊!!”

妈妈一一听了来自同事的祝福,居然说:“超开心!”印象中,好像是妈妈第一次用“超”这样的程度副词。

我说我也很开心。因为我不仅让妈妈感觉到开心,也意外发掘出自己工作里可爱的一部分。

我才发现,这种在意对方情绪、互相有正面反馈的关系,才是良性的亲子关系吧。

我们老是把恋爱里不懂表达的人叫直男直女,这样看来,每次和爸妈打电话总是聊自己最近做了什么厉害项目的我,就很像一个不解风情的“直女儿”。

我决定了,以后要好好学着和妈妈交往,不做一个“直女儿”了。

——编辑申义

03

让我对你,

上瘾。

你知道吗,很久以来,我都很为自己不对任何东西上瘾而感到骄傲的。

不对烟上瘾,也不对喝酒上瘾,没有购物的瘾,也没有网瘾。

有时候,我都觉得活在这个空前强调感官刺激的时代里,自己能对这些事情都保持距离,真的蛮厉害的。

后来,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开始越来越感觉到压力是怎么一回事。首先是自己的身上的压力啦,工作、赚钱、职业规划之类的事情,都悬而未决。

同样,还有来自整个外部环境的压力,比如被疫情封锁的世界、越来越向保守主义发展的思潮等。

这些东西合力在一起,偶尔是会让自己有一种要下沉的感觉的。这个世界还没那么好,对吧?

难免,这个时候就想找个东西,想让自己能逃进去。不是很想麻烦别人,所以找烟,但对烟不上瘾;找酒,对酒也不上瘾。对购物不上瘾,玩游戏,也不上瘾。

所以说来有点奇怪,2020年我给自己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给自己找到一个成瘾的东西。

我依稀记得,小时候我对《穿越火线》很上瘾。期待了一周终于可以玩上的幸福感,真的太爽了。我怀念那种爽了。

所以,在抽烟喝酒太伤身的客观条件下,我真的希望,有一个完美的游戏能让我重温这种瘾。

这快要成为我的人生目标啦!

——编辑卢回

04

我要让自己,

好好崩溃了

连续好几天,我都是在8点的时候被旁边工地打桩的声音吵醒的。

醒来的那一刻,我下意识地安慰自己,“要平静,要平静”。虽然无法再入睡,但是没有生气,意味着我睡到位了,可以情绪稳定地开始新的一天了。

有一段时间,我没有照顾好那些不开心的情绪,起床的时候是暴躁的。

我准备了很多东西哄自己开心,做个蛋糕,画个画,如果没有时间的话,打开罗PD的一集韩综,我就可以1秒逃避那些崩溃的事情。

那是一段所谓“情绪稳定”的时间,崩溃和沮丧一闪而过,被迅速处理。

持续了两三个月,开始不对劲了,明明前一天早早地睡了12个小时,起床的时候还是会头痛,吃了一颗止痛药,又开始工作,不断循环。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TED演讲,它说那些没有发泄出来的情绪,身体是会用疼痛表现出来的。

原来,有太多迅速按住负面情绪的方法,不是一件好事啊。

别再听信什么悄无声息的崩溃了,我们就要“大声”地崩溃。

我开始觉得自己必须要发泄的时候,就会找一个很好哭的片段,自己待在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大哭上半个小时。遇到愤怒的事情,就给好朋友发暗号——“我需要你”,把困惑的事情一股脑地说完。

所以,比起勉强自己做一个情绪稳定的人,还不如给自己争取到一个可以崩溃的环境,去生气,去哭,结束了再好好工作吧。

——编辑 Kitty

05

祈求天地,

让我在30岁前遇见心动

上一次遇到互相喜欢的人,我已经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以至于我总觉得,我好像从来没遇到过。

这是我对外界宣称自己一直没谈恋爱的原因。所以对于我来说,与其期望在30岁之前结婚,我觉得能够在30岁之前遇到互相喜欢的人就不错了。

求求了,就让我在30岁之前遇到吧,不能让我整个青春年华都单身度过啊。

提到谈恋爱,无法避免地就提到了恋爱标准。说实话,我以前喜欢一个人是很肤浅的,长得好看,我就会轻而易举地动心了。

直到我喜欢过一个很帅但却没有什么内涵的男生(就不展开讲别人坏话了吧)之后,我就不再把“好看”看得那么重要了。

我采访过一些很有自己想法的男生,其中一个是程序员。有一次他看了滨田英明发的一条渐变壁纸的推特后,萌生出灵感,并开发了一个可以对色调进行排列组合、生成渐变壁纸的小程序。

这被他称为自己的一个小玩具。他说,他很享受那种,把脑海里想到的东西具象化到现实里的创造的感觉。

他还分享道,从大学开始,他就和朋友约定,要把钱花在看电影、旅游、密室等可以一起经历的事情上,而不是互送礼物或者吃一顿当时勉强支付得起的大餐。

这种奇怪的标准,反而让我对这个人更有了一种欣赏,他是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和一套生活运转体系的人。

我相信,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或许可以有更特别的恋爱体验。

相应的,我也会觉得,未来我的伴侣,也是希望我可以成为这样的人的。所以在还没遇到另一半的时候,我会让自己不断地保持创造力,成为一个不完美,但有自己的精神世界的人。

——编辑仙草

06

最后。

关于人生目标,就分享到这里啦。

其实,在刚开始发觉自己好想要修改自己的目标时,是有点失落的——“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坚持不下去自己的目标呢?”

但很神奇,当我真的落笔去修改后,每画一道横线,每写一个新的修改,我反而是有了更轻盈和踏实的感觉。

其实原因也很容易想到,无非就是因为在这个过程里,你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明白自己应该往哪里走了。

人对变化是很敏感的,特别是和生活交战了好几年后,大家都战战兢兢,提防着自己“变成一个×××的人”。

但当变化的一刻真正到来时,原来是会觉得松弛的。

这种变化其实也伴随着一种放弃吧,但放弃看来也不是一种多糟糕的事。

像是改变人生目标这种事情,就是要先放弃,才能看到新的可能性。

那么,今天就祝大家:

放弃快乐。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31 06:26:56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