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子6岁儿子患重症,为赚钱治病他工地上做泥瓦工,一天300元

“我儿子是在2013年11月出生的,儿子出生后我媳妇就没有上过班儿,在家里专门带孩子。”在武汉市儿童医院附近的一个出租屋里,涂鹏军对摄影师说,他是一个农民工,做泥瓦匠的工作,家住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朋兴乡的农村。(图/文/蒋振东)(蒋振东“百村千家万人”拍摄计划正在进行中,欢迎您提供拍摄线索,并成为故事的主角)

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20015年的4月份,当时涂鹏军只有一岁半的儿子帅帅,出现了高烧不退,还有两侧太阳穴肿大等症状。涂鹏军和媳妇赶紧带而且去看病,而在当地求医无果后,他们便带着孩子来到了武汉协和医院。

“医生说,当时我儿子的血检各项指标都非常低了,极度危险。” 涂鹏军说,时间不允许我们害怕了,就联系了武汉儿童医院,把儿子转院治疗了。

涂鹏军对摄影师说:“虽说以前我们也没过上大富大贵的日子,但一家三口的温馨和快乐,让我很知足了。”而儿子的生病,可谓让一家人陷入了无底深渊。

在2015年4月25日,涂鹏军的儿子帅帅,在武汉儿童医院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髓系M3”。在他们绝望的时候,医生说的话,让他们又看到了希望,那就是:帅帅的病是白血病中是较好治疗的一种,而且复发率很低。

在随后的治疗中,帅帅先后做了12次强化疗12次维持化疗,强化疗时帅帅要打7天药歇半个月,维持化疗时就得打14天药歇14天。

而在两年的治疗时间里,每一次的化疗,帅帅总会伴着血象低、便血、发烧、呕吐、感染,而为了遏制住这些并发症,帅帅在化疗的同时,还要不停地打升白针、打消炎药、输血、输血小板、打抗生素。

涂鹏军看着哭闹不止、脱皮掉发、浑身浮肿的帅帅,就忍不住抱着儿子哭。涂鹏军在心里对自己说:“儿子啊,如果能够选择,我宁愿没生过你,那样你就不用受这些罪了。”

幸运的是,在治疗了两年多后,帅帅终于痊愈了,涂鹏军一家人高兴坏了,一家人终于可以在家里过年团聚了。新年过后,帅帅也上了幼儿园,这也是他一直的愿望,病好后去上幼儿园。

那段时间涂鹏军一家人别提多开心了,帅帅每天放学回到家,就会喋喋不休地讲着幼儿园里的新鲜事,听到了什么小故事。每每看到儿子天真可爱的样子,涂鹏军和媳妇的心里,也会涌出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今年的2月29日,儿子在踢球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他就先是胸口痛,后是低烧。” 涂鹏军说,后来他们赶到了武汉儿童医院。在做完各项检查后,结果是帅帅的病复发了。而帅帅的胸口疼痛,就是因髓外复发髓系白血病髓系肉瘤导致的。涂鹏军一家人,不得不再次带着儿子帅帅,开始了艰难的“抗白”。

而另一方面,在帅帅生病治疗的这些年,涂鹏军卖掉了家里能卖的东西,为了赚钱给儿子帅帅治病,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涂鹏军去山东上了班,他在工地上做泥瓦工,1天差不多能有个300块钱的的收入。

涂鹏军的妈妈有类风湿,腿疼痛严重的时候,她自己都需要有人来照顾,那段时间,因为有时都是在外面买的吃,结果帅帅搞感染了。

“在今年的9月份,帅帅做完移植后,可以出院了。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才出院几天,儿子又不舒服,自己要求去医院。” 涂鹏军说,他们这一去,就进了抢救室,儿子严重感染休克,再次进了重症监护室。

在里面住了一个星期后,现在转到了普通的层流床。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0-31 06:24:35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