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被埋没的年度好剧,三大痛点直击人心

同样是律政行业剧,前有颜丙燕、何冰主演的《阳光下的法庭》后有靳东蓝盈莹主演的《精英律师》,虽然都有相当口碑和热度,但在普法知识和揭示社会痛点方面还显得力不从心,尤其是《精英律师》中几乎没有一场正式庭审成为观众最大的遗憾。

与之相反,正在热播的《黑色灯塔》作为一部脚踏实地的律政行业剧,虽然没有大牌明星阵容加持,却凭借抽丝剥茧的逻辑推理和真诚写实的庭审过程,成为不该被埋没的年度好剧。除了每集结尾处的普法知识是亮点,三大痛点更是直击人心。

首先,关于“女性弱势”的话题。

在第一个单元的故事中,出现了一起高知女性先被拐卖后被杀害的案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高知女性,却因为遇人不淑而被自己的丈夫伙同兄弟绑架到热泉村嫁给有精神疾病的小叔子。

在整起案件中,叶殊不仅经历了婚姻中的背叛,而且被绑架后失去自由,遭遇了身心重创,最后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这起案件中,叶殊的确就处于我们认知中的“女性弱势”地位。

然而,在紧接着的第二起案例中,王亚楠就颠覆了我们的传统认知。

郑雅文饰演的检察官范嘉怡出于一种女性本能和惯性思维,对于王亚楠起诉丁杉一案,把王亚楠归类为“女性弱势”的一方,从而直接影响了自己的正常判断。

然而,当事实真相摆在范嘉怡面前时,她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潜意识影响了自己的逻辑思维。

用检察官杨老师的话来说,这个案子堪称是运用女性优势的典范,这种优势就是“人们潜意识当中普遍存在的对女性弱势的认知。”

对于这种认知,其实不仅表现在性别,还表现在年龄、职业和社会地位等等方面。

比如:一看到家庭中或者公众场合里,年轻人与老年人发生争执,很多人就会下意识地认为是年轻人的错。因为在人们的普遍认知里,老年人是弱势群体。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所以很多老年人倚老卖老,在公交车上强行霸座,如果你不让座,我就抽你耳光。孰不知,尊者爱幼这个词,有两层意思,年轻人要尊老,老年人也要爱幼。

陈凯歌的电影《搜索》的开头也就是人们的这样一种认知,把一位身患绝症的女性置于了舆论的漩涡中。

或者一说到医患关系,也会下意识地认为患者是弱势,出了问题一定是医生的错。一说到师生矛盾,学生和家长也就成了弱势,教师无论对错也都会被置于公众和舆论的风口浪尖。

同样的问题还表现在,如果外卖小哥骑车逆行撞到了劳斯莱斯,公众也几乎不会去了解谁对谁错,而把责任归结为开劳斯莱斯的车主。

因此,什么是“弱势”?

小摊小贩之于城管就是弱势?老年人之于年轻人就是弱势?女性之于男性就是弱势?学生之于老师就是弱势?罪犯之于警察就是弱势?患者之于医生就是弱势?还是穷人之于有钱人就是弱势?

当我们的逻辑思维被这些思维定势左右的时候,当我们的正常判断被这些潜意识控制的时候,我们就会偏离真相越来越越远。

所以,《黑色灯塔》中的这两个案例,最重要的不是向我们传递普法知识,而是揭示一种社会现象,引起我们警觉和做出自觉的反省。

空巢老人与保健品推销员,几乎成了现代社会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老人们相信和购买保健品一方面是他们知识的缺陷和与社会的脱节导致了他们认知上的障碍,另一方面,其实推销员的陪伴和慰藉弥补了他们情感上的缺失。

正如剧中石大爷儿子石磊回来后指责石大爷轻信骗子时,石大爷回答儿子的一句话:“假药?可是你连假药都没给我买过。”

他们也许买的不是药,而是陪伴和关爱。

中国有句古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们总以为父母永远在哪里,等我们回家。殊不知,他们老了,可能等不到我们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

在父母眼里,一个电话,一次问候,一顿简单的饭菜,一句贴心的关怀,其实就是爱。

凡人如你我,辛苦工作努力打拼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家庭温暖生活幸福吗?

其实何止是石大爷?吴倩饰演的乔诺也不是一样,自己工作起来就忘了妈妈其实也是一个需要关心需要照顾的人。

当女强人妈妈病倒被员工推进病房的时候,她一定也是希望女儿在身边的吧!当乔诺打不通妈妈的电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做更多一点的努力呢?

不要等到失去了再后悔,也不要让更多的老人加入“空巢”的行列,应该是《黑色灯塔》想要传递的价值观。

第三,关于“少年成长”的话题。

从周冬雨和易烊千玺主演电影《少年的你》上映以后,“校园霸凌”这个词开始被更多人知晓,《黑色灯塔》中也直击了这个现实中的痛点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除了需要学校和社会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之外,更重要的,其实还是跟家庭教育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黑色灯塔》剧中,杨检察官与儿子的关系其实也可以看作一个分析的切口。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孩子,要么过于懦弱,要么就会异常叛逆。再加上父爱的缺失,也会让孩子没有安全感。

而且,无论是懦弱还是叛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会把自己的心门关起来,不再让大人了解他们的心事,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

孩子的心门,关上很容易,打开却很难。

那些遭遇校园霸凌的孩子,原来应该在第一次遇到困难时就选择向家长救助,却为何很多选择默默忍受,甚至最后宁愿向学校和老师求助,也不愿意告诉冢长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在这些孩子的认知里,他们会觉得家长太忙了,他们是被忽视的。或者,我给他们添麻烦了,他们会因此更生气。

而那些在健康的、温暖有爱的家庭成长的孩子,往往不容易遭遇欺负,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气场更阳光更强大,他们向别的孩子传递信息的是:我有人爱有人照顾,如果我有丝毫损伤都会被发现和被追究。

嫌疑人的心理防线都是在检方一步步的举证中土崩瓦解,调查取证也都是检方视角,完全没有我们期待看到的检方与辩方的短兵相接见招拆招。

而《黑色灯塔》在辩护律师和庭审这一环节几乎已经做到律政行业剧的极致。它不仅有检方视角,还有辩方视角。它不仅控诉罪犯伸张正义,也懂得辩证,站在被告的角度思考问题。

《黑色灯塔》能够在评分严苛的豆瓣站稳7.4分,也算是得到了绝大多数观众的认可和肯定。我们的国产剧终于开始不再披着行业剧的外衣谈恋爱了,作为一部不该被埋没的年度好剧,《黑色灯塔》值得被更多的人看到。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07 04:54:39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