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公里超级越野赛,她一个人到终点,这冠军是捡漏?

【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英雄情结。

450KM,是一个很远的距离。换算成马拉松,将近11个。敢于挑战这个距离的,都是真的勇士。

这是超越身体,乃至极限的。即便就要跑第50场马拉松了,说实话,我根本没有勇气去尝试的。

这是“不靠谱”夺冠的故事,充满辛酸。坚持的背后,有太多的不堪回首,蓦然回首时,都是陪伴她成功的台阶。

这是英雄的壮举,值得我们敬仰,请不要效仿。“不靠谱”也说,长距离伤身,她不建议大家轻易去尝试。

更大的现实意义,是通过我们身边一个普通人的惊人壮举,学习她为获得成功所付出的努力,包含精心的准备、用心的策略、竞争的心态……】

尽管已是一个月前的事,当“不靠谱”谈起今年的乌蒙山超级越野赛女子450KM夺冠时,瞬间那161小时的征战,就排好队,酸甜苦辣涩,一味不少,等待着她的讲述。

表面上,已看不出这场一般人根本不敢想的比赛对她的影响;实际上,赛后半个多月里她的身体状态才在一点点地恢复。

混迹于国内越野圈,“不靠谱”不算实力派,却是智慧派。这个冠军让她特别开心,她也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乌蒙山没有奖金,很多高手不会来,我就是捡个漏,夺冠了。”

从来没有简简单单的冠军,尤其从纸面实力看,“不靠谱”不是最有希望的,但她以自己的方式,熬过了前面300KM关门的压力,后面用自己的策略拖垮了竞争者。

没错,最终,女子就她一个人完赛。她的总排名(男女一起),也是第四名。

乌蒙山超级越野赛,被誉为极限越野跑者的终极归宿,其中450公里组是国内目前最超长距离越野跑比赛。

赛事路线贯穿了红军长征“乌蒙回旋战”主战场,穿越高山草甸、洛泽河大峡谷、少数民族村落、云贵川三省边界线,全程距离约464.88公里,累积爬升约21673米,关门时间180小时。

赛事宣传说:七天七夜日夜兼程,九百里路重走长征。乌蒙磅礴热血沸腾,英雄归来无憾人生。

大家平时跑一场马拉松,都要做精心的准备。这样的一场超级越野,其实就是个系统工程。比的不是谁跑得更快,勇气更盛,而是谁能在赛前做最充分的准备,比赛中犯最少的错误。慢即是快,在这样的艰险跋涉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虽然“不靠谱”自谦说这个冠军是捡来的,实际上,这是她结合自己去年330KM的参赛经验,制订了完善、科学的参赛谋略,比赛中坚决贯彻自己的方案、坚持自己的节奏。她做好了自己,成了那个最幸运、最幸福的人。

信心

去年乌蒙山,“不靠谱”参加了330KM,拿到了第五。这一“光环”伴随了她一年。今年,她计划将牛逼吹得更大些:直接上450KM!并怀有一颗雄心:拿个名次!

经历过330KM的折腾,“不靠谱”明白,450KM不单单是距离上的差距,而是一个人到了极限状态后,如何还能有竞争力地坚持下去,要能扛,能承受大自然给予的一切考验。

疫情打乱了“不靠谱”以赛代练的备战计划,没有比赛时,她每个月跑量200KM。到了9月份,比赛已迫在眉睫了,她开始了实战拉练,安图100和龙脊100。以不受伤为前提,两场比赛均是泥巴路,她都慢慢跑,完赛为主。

“不靠谱”今年的信心,源自去年的参赛经历。从没跑过长距离的她,怀着尝试一下的心态,跑了330KM,98小时完赛,中间睡觉16小时,拿到了名次。

450KM,“不靠谱”以为,不会有几个女选手的,比赛又没有奖金,那些国内越野大神不会来的,秉承去年的拼搏精神,今年再拼一拼,拿个名次,问题不大吧?

国庆节的比赛,“不靠谱”提前就过去了,在云南玩了好几天,也算适应了海拔。当她收拾心情,准备投入比赛,看到女子参赛名单时,瞬间蔫了。

有16位巾帼参与,有两三个八百流沙完赛者,有吉林超跑一姐,有去年的330KM冠军,还有几个100KM、168KM冠军……“不靠谱”冷静地降低目标:完赛就好,争3保5。

参阅了去年其他参赛选手的赛记,“不靠谱”分段给自己做计划,时间规划得非常细致,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她计划快就130小时,保底150小时,还安排朋友在150小时之前,在终点线迎接她。

装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在这样一个长距离、半自导航的超级越野赛中,你不能把希望寄托在组委会身上,一切都得自己来。

“不靠谱”背的是个30L的轻装徒步包,够大,很多选手都说她的背包太大、太重了,她不以为然,在她看来,包里装的,全是保命用的,一件都不能少。

由于事先知道今年天气冷、下雨,最可能面临的便是失温,“不靠谱”准备了KINETIK的避难所冲锋衣裤。这套衣服除了防风、防雨、保暖外,更是在在对抗蚂蟥上起到奇效。袖口、裤腿、腰部全部封死,让蚂蟥无机可乘,一路上她身上都没有被咬到,仅在脚踝和手上被咬了5处。

她带了三套压缩衣裤,作用是速干,给腿部加压,防肌肉抖动和水肿,睡觉时可更换干爽的衣服。实际上只换了两套,因为实在没时间顾得上换,毕竟这个影响不算大。

两双鞋、12双袜子。她原计划在300KM时换一双鞋,比赛中那时脚肿了,考虑到新鞋没有被撑出来,害怕磨脚,放弃了,一双鞋干到底。袜子换得很勤,路上她还烤干了两双,等于穿了14双袜子。

凡士林,抹在肩部,背包摩擦部,衣服接缝处,内衣边缘,大腿根,脚上等。只要脱鞋换袜子就抹,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全程没有一个水泡。

5块共计8万毫安的充电宝;头灯两个:一个FENIX的轻量化18R、一个雷神。全程800流明强光一直开,才能保证找到路。

在此之外,就是一堆常规装备:TNF保暖帽、大K空顶帽、始祖鸟手套、始祖鸟排骨羽绒、奥创防沙套、魔术头巾、非一次性的薄雨衣。还带了葡萄糖、补液盐、咖啡因片、止疼药、褪黑素、助眠药、耳塞眼罩……

赛前,7个分装包“不靠谱”摆东西分装花了3小时。她计算了到每个换装点大概的时间和状态,事实跟预想最后差距挺大,这是后话了。

导航

国庆节当晚9点,450KM组出发。“不靠谱”刷地冲了出去,这是想干啥?

搏镜头!而后,她就心里默默地数着超过自己的女子选手,1个、2个、3个、4个、5个、6个、7个……嗯,让她们超吧,我有自己的比赛计划,我要用自己的节奏,慢慢来,保存好体力,咱们300KM后见!“不靠谱”自我安慰着。

到了CP2,“不靠谱”发现没有运动饮料,也没有可乐之类的补糖,多少有些失落。志愿者说,半自助嘛,请理解!

出站后走了有2KM,还没见到路标,因为前面路标挺好,“不靠谱”就有点慌了。毕竟,她这次出征的“利器”便是不迷路。为稳妥起见,“不靠谱”打电话给组委会,得到的回复是:半自导航嘛,请理解!

从这一刻起,“不靠谱”的导航就全程开着了,在她看来,再慢都没关系,千万别跑错路。她忘不了,去年参赛时,迷路迷得哇哇地痛哭的情景。

到达凉风台后,雨雾太大,根本看不见标,只能看着导航走了。“不靠谱”的经验是,一定要用手机导航,精度比手表高。仅就这个赛事而言,手表导航,错几米也许就跑到另外一个山头了,手表马上看不出来,但手机就很明显。

不会单手用杖的“不靠谱”,一边走一边看导航,十分不便。往往走几十米,她就要校正方向,速度也被严重拖累。放在整场赛事看,慢即是快,因为“不靠谱”几乎没有迷路超过一公里的。

路上跟着导航找路时,“不靠谱”冲下一个小坡太滑没刹住,导航轨迹的坡底已经下雨成了一条水沟,水已经没到大腿,“不靠谱”艰难地爬了上去,在轨迹边缘慢慢通过了这一段。

除了SP1站后,“不靠谱”看到一堆迷路的,在一个貌似采石场的地方转圈圈,找不到路。“不靠谱”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不相信任何人,只信自己的导航。经常是,在看似没路的地方坚持往上爬,过一会就和轨迹重合了。

生活中,“不靠谱”不记路,乃路痴路盲,所以她出行从来不靠直觉,就是导航。看似缺点,在比赛中反倒成了优点。

不比短距离,跑错了你还有精力补回来。沿着正确的路线前进,对于这种长距离赛事,真的是第一重要的。

关门

才走了150KM,“不靠谱”的鞋已经裂口子了,主要是树枝和石头剐蹭的。她的新鞋存在了300KM处,她只好拿别针将鞋别了一下。

又走了五六十公里,到了SP5后,“不靠谱”的鞋开口更大了,几乎没办法走了。于是她让志愿者帮她找找针线,本来想在这个点休息呢,结果变成补鞋匠。

正在专注的补鞋时,志愿者在一旁无意地说了一句,到下一个站点的路长了2KM,爬升挺高的,美女你还有一个半小时,不然要被关门了。

犹如晴天霹雳,“不靠谱”愣住了。出发时59名选手,她此时已经第12名了,竟然要被关门?她清楚地记着,上一站她都出站了,很多选手才进站的。

脑海中想到接下来的爬升,“不靠谱”控制不住情绪,瞬间哭起来了。她觉得太委屈了,开赛以来,一点都不敢耽误时间,也没怎么睡觉,每一次进站前,都规划好在这个站干什么,换什么,怎么休息。

进站后,利用换衣服、充电的时间,等待志愿者做饭。吃完饭赶紧休息,手机也不敢玩,这样精打细算、高效率,还要被关门,有天理么?

“不靠谱”一边哭,一边吃饭,吃完也没心思好好缝鞋了,穿上就赶紧上路。关门的压力,就如一把利剑,悬在她的头顶。她很清楚,一旦被关门,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所有的梦想都没了,这是她无法接受的。

志愿者似乎不放心这个女孩子,一直把她送到山脚下,一路一直在安慰“不靠谱”,给她指了前行的路。

这样的情绪就此伴随着“不靠谱”,在前往SP6的路上,她打电话给朋友,痛诉要被关门了,自己不甘心,又是一通哭。

到SP6时,都71小时了,“不靠谱”才睡了4小时。加上天气冷,这个站又没办法睡,她再度哭了起来……

痛哭

之后,泪水就没停过,经常是一边跑一边骂组委会,关门的压力,压得“不靠谱”快要崩溃了。到达大坪子时,差1小时就关门了。这时,她后面好像就一两个人了,整个赛道上恐怕只剩十一二名选手了,其余全被关门了。

在CP9,“不靠谱”一边等饭吃,一边给组委会的邱总打电话,说自己很努力了,但是时间太紧了,担心下一站被关门,能不能给延长半小时。

邱总安慰她说,跑到上高桥就好了,后面时间就非常宽裕了。你没有问题的,你说给你延长半小时,那你说那些被关门1分钟的,该怎么办呢?

好吧,那就继续努力!几乎不敢停留,吃过饭后,“不靠谱”就哭着跑出了站。前往CP10苗寨时,“不靠谱”实在太困了,经常下着坡,脑子一片空白。冷风大雾中,她在路边睡了片刻,一会又靠在树上眯了一刻钟。

有好几次,上一秒人还在上面,下一秒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摔下去了。“不靠谱”也意识到,这样下去,非出事不可。她扬起手臂,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于是“不靠谱”开始大声说话,唱歌,吃咖啡因片,吃薄荷糖,想尽一切手段集中精神,遗憾的是,都没有用。

绝望,怎么办?哭!

“不靠谱”一会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关门,一会又觉得自己太久没睡觉会不会猝死啊。冷风冷雨中,她把衣服脱掉了,只穿了薄薄的一件压缩衣,把帽子也摘了,只想清醒一点。根本顾不上失温不失温,她的念头里,只要跑得够快,身体就不会冷下来,就不会被关门。

到达苗寨,离关门就差30分钟。到上高桥时,她终于松了口气,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哭纪念这一段的“逃命”。真是一分钟都不敢浪费,赶出来2个多小时。

此时,时间已过去了93小时,“不靠谱”总计才睡了6小时,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争冠

让“不靠谱”欣慰的是,此时她得知自己后面只有一名选手,其他人全被关门了,她也锁定了女子第二。跟第一比,还差着7小时。

有想法吗?暂时没有,能有第二名,已超出想象了。第一比自己实力强,后面还可能进一步拉大差距呢。

后面的时间压力没那么大了,“不靠谱”调整好情绪,这个时候想着完赛就好,第二名也比预想中要好了。还剩180KM,还有80小时,稳了。

腿痛、脚肿,到了CP14化石海子站,这一站有医疗队,给“不靠谱”肿胀的双脚双腿打了绷带,多亏这绷带,让她撑到了最后。

到CP15后,“不靠谱”拿到了新鞋,犹豫了一下,她放弃了换鞋。因为路很烂,新鞋也没任何优势,再者,脚肿得厉害,换了新鞋肯定会磨脚。就这样,一双鞋干到底。

到达CP17中寨时,“不靠谱”还能看到刚出站十几分钟的女子第一,在前面的半山腰呢。志愿者告诉她,女子第一刚才迷路了3小时。

这个时候,距离终点还有80KM左右,“不靠谱”觉得机会来了,她想争一争,冠军还是有机会的。

“不靠谱”没有急着赶路,而是先理性分析了一番:前面有个站点,志愿者说女子第一是睡了走的,好像她好久没睡了,而自己连续睡了好几个站。后面的路程,两个人至少都需要睡一次。如果自己不睡的话,岂不是机会很大么?

说干就干,“不靠谱”放弃休息,放弃换装,吃了饭休息一刻钟就出发,她知道,自己这是迈上了一条冠军之路。

抵达CP18勺寨前几公里,“不靠谱”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回头一看,竟然是之前在自己前面的女子第一赵芬。赵芬问她:你也迷了路了吗?“不靠谱”有点诧异:没有啊,你怎么在这里呢?

斗智

之前7小时的差距,已经抹平了。赵芬可能心中也起了变化,她问“不靠谱”:你怎么样,有伤么?“不靠谱”回答:就是跟腱炎。

赵芬说她没事,还说一起走。说着就小跑了起来,“不靠谱”说我上坡慢,你先走吧。赵芬就小跑着上了前面的缓坡,不时地回头看与“不靠谱”之间的距离。“不靠谱”也死死咬住,尽量在视线里能看到赵芬,期待给她带来点压力。

两人差了10分钟的样子,到了勺寨。志愿者告诉“不靠谱”,赵芬拿了香蕉和饮料就走了,还说后面有人追。“不靠谱”一听有点慌,也啥都不顾了,拿了饮料和一个沙琪玛就往外跑,跑了几百米就跑不动了,这时才清醒过来,在路边边喘气边问志愿者,后面还有多少公里、多少爬升。

进了前面的林子后,爬坡不好的“不靠谱”,已看不到赵芬了。既然追不上了,那就慢慢爬吧。其实这个点,计划中是要睡觉的,在冠军的兴奋鸡血中,也睡不成了。

到达下一个打卡点转山包村时,时间是142小时。赵芬一直困扰着“不靠谱”的神经,她一路又跟前面赶路一样,一分钟都不耽误,不拍照,不玩手机,一直想看到赵芬的背影,却没有如愿。

“不靠谱”有点失落,进站后,志愿者说:欢迎女子第一!“不靠谱”愣住了,这,这怎么回事?赵芬还没到,莫非她又迷路了?

已累得没了力气的“不靠谱”,头脑仍保持有一丝冷静,是夺冠的信念,在强有力地支撑着她。

还有最后60KM左右,“不靠谱”盘算着两个人都还需要再睡一次的。就算赵芬比自己晚半个小时到,她休息后,以其能力,超过现在的自己,非常容易。

“不靠谱”的结论是,要将优势扩大到4小时,冠军才有把握。于是,匆匆上路。一路上,“不靠谱”一直关注着打卡信息,没看到赵芬打卡。她感觉赵芬应该不是迷路了,而是在路上休息了。

“不靠谱”觉得,赵芬随时会从身后跑出来,超过自己。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能停,不能停,把时间赶出来,就是冠军了。

独孤

没看到赵芬,“不靠谱”始终放不下心来,尽管她自己也快要撑不住了。到了CP21拖姑村,赶过来的朋友劝她多睡一会,因为赵芬还没打卡呢。

“不靠谱”吃了药,睡了半小时就惊醒了,梦里全是爬坡、迷路、打卡。朋友告诉她,赵芬没打卡,你接着睡。就这样,睡了两个小时。这个时候,离关门时间很近了,赵芬没打卡,是不是因为打了卡,记录没上传呢?

不能掉以轻心,“不靠谱”马上出发,就剩最后30KM了。到了CP22锦郎山庄时,朋友告诉“不靠谱”,赵芬已出现在退赛列表了,你不要着急了。

“不靠谱”诧异不已,难道赵芬迷路迷到退赛了?事后方才知晓,疲惫不堪的赵芬,在一个老乡家里睡着了,一睡就睡过头了。好吧,管她呢,反正自己是冠军了,心情大好,拍个抖音,嘚瑟了一番。

“不靠谱”也在酝酿着,准备冲线后大哭一场。不管怎么说,这一路上,太多不易了。

这些泪水并没留到终点,在前往CP23的路上,提前用上了。面前还有一座山,比预想的要难很多。

“不靠谱”以为是400多的爬升,其实是600多。山顶那里,陡到她只能手脚并用,拽着树枝爬上去。一边爬一边哭,一路胡思乱想,将她从冠军以及即将完赛的喜悦中拽了回来。

下山时,“不靠谱”在路边打了15分钟的盹,起来后想到快冲线了,补了个妆,背了一路的眼线笔和粉饼,此时才发挥了作用。

最后时刻,“不靠谱”怎么也跑不起来了,不断地问来接她的志愿者,还有多远。冲线那一刻,她没有哭。

450KM的风风雨雨,都随风而去。留下的,就是她一个人在终点线上,独孤求败。

感想

对了,“不靠谱”,大名朱鸥。

想邂逅这位美女,可以到南山科技园一家即将开业的乐刻健身馆,她是老板,时不时会到店里。

这篇长文,就用“不靠谱”的一段赛后感想作为结束吧:

啊,风景啊,牛儿啊,草甸啊,壮美啊,竹林婆娑啊,鸟虫呢喃啊,人生啊,毅力啊,滚滚大江东逝水啊,这一次都没有在我脑海里停留,我这一路除了赶路赶路赶路,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困,什么都没有啊。

这么虐,这么长时间没有睡觉,我只能把它当做吹牛逼的资本和终于完成了心中疯狂的小执念,得了冠军完全没有想到,不,梦里有过。

开心过后,有点点失落,我没有享受到比赛的乐趣,我没有取悦自己,时间不够用就是因为自己练的不行,路上太久自然没空睡觉……

奉劝各位想装逼的,自己要先牛逼才行啊!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09 08:25:53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