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2》三大尬演:何昶希剑插身上引爆笑 唐一菲泡浴缸唱歌吓到了我

《演员请就位2》自开播以来,话题热度一波波,一波更比一波高。

但它既然是演技类综艺节目,演员的演技比拼自然备受关注。节目开播至今,收获一致好评的演员不少,比如任敏和辣目洋子,但作品存有争议,甚至被毫不客气地一致差评的也有,到目前为止,有三大令人印象深刻的“尬演”事件。

尬演之一:《陈情令》

这应该算作《演员请就位2》开播以来影响最广泛的尬演事件。因为按照陈凯歌导演的话,《陈情令》是一部至今为止热度不减的“名剧”,所以就外形而论,何昶希张逸杰两大帅哥重现经典,自然令人期待。

结果期望变失望,两人表演空洞全无默契,完全没有表现出原著原剧中两位男主那种生死与之的莫逆深情,尤其是何昶希,几乎全程无表情,尤其是当蓝忘机将剑刺进他的身体,他也仍然似漠无所感般侃侃而论,未免令人不解,当场便引发观众席上的爆笑。

作为男团出道的何昶希,表演经验为零,完全是一张白纸,所以与其他演员相比,不要说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而欠缺基本功,而且本人似乎也比较缺乏灵性,原剧中肖战的一双清如水明似镜的眼睛神采湛然,而何昶希的一双眼睛虽大却无神,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肖战珠玉在前,更显何昶希饰演的魏无羡灵性欠缺而神采全无。

他稚嫩的表演自然得到包括李成儒在内的几大评委导师的一致否决,但唯独郭敬明在表明态度之后,又出人意料地给了他晋级的S卡,引发全场哗然,继而招致全网群嘲。

尬演之二:《如懿传》

《如懿传》应该算作数年来方兴未艾的清宫剧的起始鼻祖。表面花团锦簇、香风吹拂的后宫却刀光剑影,暗战惊心,箭在弦上的紧张感贯穿全剧,令人欲罢不能。当时这部神剧席卷两岸三地,据说竟令对岸一位女观众接连追剧追到一只眼睛险些失明的地步,可见热度之高。

尤其是甄嬛私情被皇上知晓而被迫手捧毒酒送与果郡王的那场戏。她怀着必死之心先行饮下“毒酒”以期为心上人换取一线生机,不料却被窥破关窍的允礼悄然调换而自己甘愿饮下毒酒……

那是全剧的高潮泪点,一对有情之人都甘愿牺牲自我而保全对方,那份凄然哀婉的悲情不知看哭多少观众(也包括本人)。

这样一部大热剧目的高潮片段被孙千、陈宥维、刘芮麟作为竞演剧目自然备受瞩目。

然而,同《陈情令》一样,“小鲜肉”陈宥维参演的这个剧目也不可避免地成为翻车现场。其实这也是必然结果,如此复杂的一个人物在复杂情境中的内心展现,对于他这样一个表演经历无多的新人自然是难为他了。不管是令赵薇质疑的端起毒酒唇上的那抹谜之微笑,还是吐露遗言之后一仰脖子令观众发笑的毒发身亡姿态,都干涩无比而令人味同嚼蜡。

必须承认,陈宥维的确是拼尽全力想塑造好这个人物,奈何即便他使出“洪荒之力”却仍然与要饰演的人物如同水与油般难以融合!

至于饰演皇上的刘芮麟,不能对他苛责,毕竟作为九五之尊的皇帝气场是不能指望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演员来达到神似甚至仅仅形似地步的。所以,他的表演,只一个“刻板”便可形容。

还有青年女演员孙千,在美女如云的影视圈,她的外形条件极其一般。如果要选择比较接近自己本色和擅长的戏路大概还有得一看,比如后来她搭档张海宇演出的《我是路人甲》的片段,表现就比较亮眼。但问题是她挑战的偏偏是演技无敌的孙俪扮演过的神作《甄嬛传》,这就完全没有可比性了。

没什么可说的,那样一个姣如春花却内蕴风雷的深宫御姐范儿是她完全拿不下撑不起更立不住的。

所以看她的甄嬛,你才明白孙俪演得是何其之好,该笑时笑,该哭时哭,分寸拿捏到一丝不差。即便默不作声一无表情,依然有无形气场凛凛逼人,让你觉得,她除了甄嬛不会是任何一个人。

尬演三:《三十而已》

这部在今夏大热的爆款剧余温犹在,已经消失很久的唐一菲搭档曹骏联合出演曾几度霸占热搜榜的男女主顾佳与许幻山,尤其是看到前期放出的唐一菲对后辈曹骏耳提面命,而曹骏心悦诚服的排练花絮,不由对唐一菲这位年近不惑的熟女究竟会为观众带来怎样一个全新的“顾佳”而满怀期待。

他们选择了一场顾佳发现许幻山出轨,两人摊牌提出离婚的那场情感重场戏。

但我承认在观看他们的表演时受到了惊吓。其实曹骏还好,虽然演技不算出色,但正因为他存在感较低(在参加节目的40名演员中倒数第一)因而信心不足,精神状态正好与同样不够自信尤其是出轨之后心虚气短的许幻山处于同一“波段”,所以还算中规中矩地完成了角色。

倒是唐一菲的表演尺度之大令人咋舌。她好像是个对于表演很有自己想法的人,在生活中的本色应该也比较自我强势,而且还心高气傲,从一开始便对自己被划分为B级嘴上说服气,心里一万个不满。

正因为这样,她憋足了气要放个大招给自己正正名。

她与顾佳在某些方面有相像之处,比如心高要强追求完美。但顾佳本质上是温婉善解人意的,更重要的是,她对许幻山是有深厚情感基础的,所以知道丈夫出轨她才会那么震惊、伤痛、不可置信以至溃不成军。

如果童谣饰演的顾佳表现出的是一个淑女的伤痛,那么唐一菲版的顾佳呈现的则是悍妇的震怒—你居然敢在老娘眼皮底下搞事情,我问你有几个胆子?!

她面色凌厉、眼神如刀、恩断义绝不依不饶,尤其是那句大吼“别跟我提孩子!”简直令坐在电视机前的我都心胆俱裂,这还是顾佳吗?如果是顾佳,还能赢得那么多观众发自内心的同情与共鸣吗?

说到底,唐一菲演的只是她自己心目中的顾佳,是她作为顾佳面对出轨丈夫的真实反应。表演结束后站在台上受到导演批评时,她想不出自己哪里有问题,说“我并不喜欢顾佳这个角色”,所以可想而知,一个不喜欢、不理解自己所要饰演角色的演员能感同身受吗,能形神兼具吗?

所以有网友留言,如果顾佳真是唐一菲饰演的这个样子,那我真不觉得许幻山渣了……

更可笑的是,唐一菲还按照她对角色的“理解”自作主张地调度场面,将本来另外的一场戏—顾佳以酒麻醉将自己浸入浴缸中的那场戏也狗尾续貂地按在后面,更自己“创作”了一个名场面:泡在浴缸中拿着酒瓶先是大声问自己:我三十岁,老了吗?然后便摇头晃脑地唱起歌来:分手快乐,祝你快乐!

两场戏完全没有必要的交待、铺垫与过渡,就这样生硬地“无缝衔接”到了一起。

我当时就看不下去,现在也写不出来心里那种啼笑皆非的荒谬感,难怪郭敬明评论起来连说

带笑,还用中英文夹杂的方式表示他的震惊不解与好笑。

这是《演员请就位》开播以来我觉得小四点评最为犀利到位的一次,痛快到让我有拥抱他的冲动。

表演,实在是一门需要动脑子又走心的行当。不动脑子,你演出来的东西就是四不像。不走心动情,你的表演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我是仇意,欢迎关注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10 03:43:57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