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台》比演员更动人的,是历史留给我们的故事

《燕云台》是唐嫣产后首秀,剧中37岁的她,扮演历史上有名的大辽皇后萧燕燕,说穿了,这又是一部大女主的戏。

追古装剧,最打动我的,一直是那些被作家们写成小说的某段历史本身。

她是就辽景宗的皇后,也是契丹人心目中的女政治家、军事家。

如果你的脑海中,对于萧燕燕的历史比较难以联想起来,那直说吧,这位大辽皇后萧燕燕与杨家将之杨四郎延辉,还是丈母娘与女婿的关系。

京剧《四郎探母》大家都很熟悉了。

北宋时期的杨家,共生了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后来又收了一个义子。

因他们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每个人都能带兵打仗,上阵杀敌,独当一面。所以杨家的英雄故事在民间流传甚广。

这其中,杨四郎更是生得一表人才。无奈,当他像以往一样在战场与兄弟并肩作战时,金沙滩那一场恶战,却改写了他整个的命运轨迹。

四郎在战场上被捕后,虽宁死不屈,慷慨陈词,却头脑活络,未表明自己是杨家将的身份。只说自己叫“木易”,太后是惜才之人,便把铁镜公主许配给了杨四郎。

作家龙应台曾带她父亲在台北感受过这部京剧,过后如此评价:“我陪父亲去听过好几次《四郎探母》,每一次都会遇见父老们和他们中年的子女;每一次都像是一场灵魂的洗涤、感情的疗伤、社区的礼拜。”

而在作家红叶的文章中,则指出,这些情节与历史不符。

《燕云台》这部蒋胜男老师的同名小说,情节动人,讲的就是杨四郎的妻子的妈妈,从少女蜕变成萧太后的故事。

小说来自名家手笔,一帮演员都是有颜值或有演技的。

当然,《燕云台》剧照一出,也有很多观众拿唐嫣和佘诗曼的造型与之前的旧造型做对比。

甚至萧燕燕的大婚妆容,给人一种像极上部作品女主角“李未央”的感觉。

因为之前的剧,导演们大多聚焦在清朝。所以辽代这个朝代,对观众而言,相对是比较陌生的。

辽代使用的装饰和物品,真的如剧中所示般,能带给人“布灵布灵”的感觉吗?

(上图中的文物:花树状金步摇 。尺寸:高27.3厘米。年代:晋(前燕)。出土地点:朝阳北票市房身村。 收藏单位:辽宁省博物馆)

请看我从辽宁博物馆中找来的这两张图片(资料来自辽宁省博物馆),是不是很美、很震撼?

好了,说回这部剧。其实也不怪观众自行代入《锦绣未央》,剧情真的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初遇时天真,许多男人都对女主角一见倾心、再见倾情,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娶回家。

萧燕燕天真烂漫,出身名门,她的的父亲萧思温,就是大辽的四朝元老。虽然在家排行老三,却最受宠。

唐嫣的挑战是,必须从少女时期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演到遇见男一号男二号后,让他们都对她情根深种,(此时背景音乐响起:小酒窝、长睫毛,迷人得无可救药……)

到后来,她如何做出对小家、于大局都有利的情感决择,又在命运的无情安排下,姐妹三人反目,萧燕燕最终胜出,成为一代女政治家的感人故事,完结撒花。

只是大女主的戏,总不能让女主一出生就当大女主吧,人都得经历童年、青少年时期,所以在剧集的一开始,萧燕燕摆脱“傻白甜”,专业“闯祸精”的人设便让观众有点受不了。

编剧是如何表现她的可爱呢?就用不讲理。

在街上遛弯的萧三小姐,心心念念想参加射柳大赛,又苦于没匹配得上她的好马,命运的转角处,就看到了男主韩德,身边的一匹烈马了。

不和对方先套近乎,再商量对方能否割爱卖给她。

而是反手用一粒小石子,弹在烈马的头上,变相抢马。

而这匹曾甩下过无数人的烈马一路狂奔,怎么都甩不掉萧燕燕,最糟罪的绝不可能是男主和女主,而是沿街那些小商贩和不会武功的老百姓,后面还有很甜的戏码在等着他们呢。

果然,被抢马的韩德让(窦骁饰)完全不生气,只担心这位可爱的陌生女子有事,便追寻着去救她,最后,上演了一慕旋转、抱住、四目相对、移不开眼、怦然心动的戏码。

是不是很熟悉?

很多古装剧都是从英雄救美开始了。如果编剧勤快点,改成美救英雄,也行。

人在江湖走,出门靠朋友,朋友就是从互相帮忙开始的嘛。

宰相萧思温一开始看着这位小女儿偷令牌、参加射柳大赛,还不怕死地跑到皇帝耶律璟面前,揽下偷令牌欺君的责任,并以述律皇后自喻,吓得一身冷汗。

但是显然,当一个人觉得最糟糕时,绝对还有可能,有更糟糕的情况发生。

果然,宰相萧思温的与吕不古的长女,萧胡辇(佘诗曼饰)成熟稳重,后来嫁给了齐王罨撒葛。二女儿乌骨里聪明漂亮,向往爱情,嫁给了耶律喜隐。

萧家三姐妹分别嫁给了太祖系三支,可见萧思温以后烦心的事情多着呢。

萧燕燕嫁的是第一系,辽景宗耶律贤(经超扮演),他是辽世宗的次子。

大姐萧胡辇嫁的是第二系,他是辽穆宗耶律璟和燕国大长公主的同母弟,跟耶律贤贤是叔侄的关系。

佘诗曼的演技是又好又稳定,虽然从她念台词的口形来看,她还是用粤语念的台词,但不影响她的表情和眼神管理。

第三系是二姐乌骨里所嫁的耶律喜隐,就是射柳大赛上有“小动作”的人,他是阿保机的孙子。

所以萧氏三姐妹出嫁之后,被命运推到了各自的对立面,是必然的结果。

最后我想说,第三集萧燕燕和韩德让那个“摔跤之吻”,太可恶了,明明两个人摔倒时那个角度,怎可能嘴唇的上唇对上唇,下唇对下唇、鼻尖对鼻尖?

如果导演当观众是眼瞎的,那不看也罢,还不如看原著小说。

强迫症,看不了这种特别敷衍的细节,告辞。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10 03:47:23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