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重整方案获债权人表决通过,越秀集团“盘活”辉山仍面临三大难题

辉山乳业资产重整有了新一步进展。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广州越秀集团递交的资产重整方案获得辉山乳业多数债权人投票表决通过。但表决结果需要在法院作出裁决后才能进入实施阶段。

业内人士指出,越秀接手辉山乳业后主要在于三个难点,首先在于产品的定位和市场扩展,目前东北和华北的乳品市场基本被伊利、蒙牛、完达山和君乐宝等对手瓜分殆尽,越秀介入后很难从市场上撕出口子;其次,越秀与辉山地处南北两地,企业管理和人员匹配方面难以匹配;第三,国内的奶牛养殖业发展具有不确定性,而辉山的高负债对于越秀的经营也提出挑战。

越秀有望接盘

根据此前流出的方案显示,越秀集团旗下风行食品将设立新公司承接辉山乳业的相关股权和资产,一方面以20亿元现金出资持有新公司67%股权(20亿元注册资本),一方面则要求转股债权人以债权作价9.8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的33%股权(9.85亿元注册资本)。

此外,越秀集团提出扩张辉山上游资产,到2025年液奶争取做到20亿元-25亿元销售目标,婴配粉产能利用率达到80%,下游市场将聚焦辽宁省,外拓东北地区,三四线市场先行,逐步转移一二线城市。从上游草料种植、中游原料奶生产、下游生鲜连锁等环节为辉山乳业制定了一系列经营扶持方案。

乳业专家宋亮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目前头部企业都开始重点布局上游产业,为未来5-10年的奶源供应安全做准备,越秀在接盘辉山后,既能够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获得奶源红利,从中长期来看,还可以打造辉山和风行双品牌运营,并向大企业提供奶源获得收入。

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也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辉山乳业与越秀集团的合作,从中长期战略来看,利大于弊,辉山乳业在整个东北的品牌势能、牧场的资源以及低温奶市场占有率都是越秀集团所看重的。在拿下辉山乳业之后,可以和张家口的长城乳业形成北方市场的联动趋势,和风行乳业形成南北呼应之势。因此,从奶源角度来看,越秀集团在乳品领域的布局是正确的,也是比较稳妥的解决方案。

“越秀作为大型国营企业,其资金实力和信用度相对更被辉山的债权人看重和信任,出面整合难度相对要低一些,且整合辉山乳业符合越秀集团对于未来乳业的布局。但从整个行业匹配度包括政策端、资本端、产业端、渠道端以及消费端五个端口综合去看,新希望会更加契合。新希望对于整个新鲜奶源的渴求度比较高,对整个辉山全产业链保护也会更好。”朱丹蓬称。

就越秀集团对于辉山乳业未来发展如何落地等情况,蓝鲸财经记者致电越秀集团电话,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未接通。

高负债成烫手山芋

辉山乳业曾经是辽宁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东北地区最大的液态奶生产企业。

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上市,IPO募集资金78亿元,其时是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募集资金前三名。

作为辉山乳业掌门人,辉山乳业董事局主席杨凯以260亿元身家位列“2016年胡润百富榜”第66位,是乳制品行业唯一入榜的企业家,也被认为是辽宁省首富,一度风光无限。

然而在2016年底,预警出现。做空机构浑水接连发布两偏研究报告称辉山乳业财务造假、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挪用公司资产、杠杆过高已使自身处于违约边缘,并直指“辉山乳业价值为零”。

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盘中闪崩,截至收盘跌85%,市值蒸发322亿港元。外界普遍认为股价暴跌与其濒临逾期的债务有关。

紧随其后,辉山乳业一致行动人葛坤失联,债务危机爆发,辉山乳业先后被港交所暂停交易、被剔除恒生指数和深港通,事情陷入僵局。

同年12月,沈阳中院受理辉山乳业系列企业破产重整案。2019年12月,处于临时清盘状态的辉山乳业港股上市地位被取消,黯然退市。

作为东北地区曾经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辉山乳业拥有近50万亩苜蓿草及辅助饲料种植基地、年产50万吨奶牛专用精饲料加工厂、超过20万头纯种进口奶牛、82座规模化自营牧场以及6座现代化乳品加工生产基地。这也是辉山乳业翻身的底牌。

据不完全统计,伊利、蒙牛、菲仕兰、中粮集团等多家企业都与辉山乳业有过意向接触。

但其中,只有光明乳业参与竞拍辉山乳业旗下的辉山乳业发展(江苏)有限公司及辉山牧业发展(江苏)有限公司相关资产,并最终以7.5亿元的价格中标。

归其原因是辉山乳业的巨额债务,且涉及面广,据统计,在2017年3月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元,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1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

截至2018年6月25日,辉山乳业集团系列83家企业经管理人初步审查确认的债权总额约233.25亿。这也使辉山乳业成为一个烫手山芋,使其资产重组方案迟迟未能落地。

资产盘活难题待解

直至今年9月,新希望集团与越秀集团竞购辉山乳业。

根据越秀集团方面的方案,将择机将资产重整新公司与其下属广州风行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整合,谋划A股上市,从而令债权人的留债转股部分获得更高的回报。

而据官网资料显示,广州风行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的牧场集中在广州市,是广州市仅有的三家大型优质奶源基地,乳品加工基地也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沙太南路,年产能10万吨。

乳业专家宋亮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越秀通过竞购辉山获得北方的奶源基地和加工点,方便下一步运作超巴奶和开拓北京市场,但是难度非常大。

宋亮指出,越秀接手辉山乳业后主要在于三个难点,首先在于产品的定位和市场扩展,目前东北和华北的乳品市场基本被伊利、蒙牛、完达山和君乐宝等对手瓜分殆尽,越秀介入后很难从市场上撕出口子;其次,越秀与辉山地处南北两地,企业管理和人员匹配方面难以匹配;第三,国内的奶牛养殖业发展具有不确定性,而辉山的高负债对于越秀的经营也提出挑战。

朱丹蓬也表示,越秀集团是一个综合型国企,旗下只有长城乳业和风行乳业两个品牌,且都是小型区域品牌。总体来看,越秀在乳业板块偏弱,人才梯队也较为薄弱,且并没有操作过全国市场的经验,再加上南北文化和习惯的差距,双方整合后能否持续盈利是关键。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10 02:42:3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