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陆偷渡客白手起家做到毒王:1974年11月12日大毒枭跛豪被拘捕

萨沙历史上的今天。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讲史堂第一千三百六十六期】(历史系列第663讲)

从大陆偷渡后白手起家做到毒王:1974年11月12日大毒枭跛豪被拘捕

吴锡豪就是大名鼎鼎的跛豪,是香港历史上最大的毒贩之一。

跛豪是广东汕头市人,本来一直在家务农到30岁。

60年代初,跛豪老家出现了大饥荒。

在1962年之前,港英政府出于人道主义,加上香港也急需劳动力,对于逃港的难民一律接受。

而广东地方政府为了避免老百姓饿死,对此也默许。

资料中这么写:1957年农村合作化和“反退社”运动进展如火如荼,农民产生逃港情绪。而春天粤北发生大水灾,导致灾民纷纷向南流动避荒。6月8日,面临压力的宝安县委向广东省委和惠阳地委提交《关于对人民群众“放宽”来往香港问题的意见》,提出:“目前国内尚不能完全消灭灾荒和失业,我们既然不能包起来,去香港打工这条路就不应该堵死。”29日,广东省委、省人委“放宽”政策出台,适当开放河口,允许群众凭证件到自己认为方便的地方外出。于是,从6月底到9月底,共合法外逃两万余人。

然而逃港最高峰,是在1962年5月5日。因为深港边界的“沙头角事件”,双方都撤除了边境严密的警卫,防止冲突升级,为逃港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同时,又传出几天后香港就会彻底关闭边界的消息,但只要逃过去就给合法身份,于是大量人员外逃。短短的十几天里,东莞、惠阳、广州、韶关、梅县、南海、台州……籍贯遍及12个省市的数十万人扶老携幼,沿着铁路线涌到宝安县边境,通过各种方式偷渡香港。5月21日天降暴雨,狭窄的深圳河水位暴涨,但无数逃港群众仍然冲破铁丝网冒死泅渡。次日,河上浮尸累累。5月22日,广东抽调上万官兵重新封锁了边境,抓捕外逃人员。根据统计数据,参与这次偷渡外流的11万余人中,有6万余人越境到了香港,51395名外逃未遂人员被收容遣返。

以上是官方数字,实际上逃走的人恐怕有好几倍之多。

当时一份资料写到:逃港的人很多,有的甚至是全村结伴逃走,上到老人,下到婴儿。1971 年,宝安县公安局的《年终汇报提纲》里提到:大望前、马料河、恩上、牛颈窝、鹿嘴、大水坑等许多村庄都变成了 ” 无人村 “,有个村子逃得只剩下一个瘸子。 沙头角镇的人说:” 我们这个有 1000 余户,5000 多人的乡镇,解放后向香港流动了累计有两个镇的人。” 逃走的人不仅仅是农民,其实包括各行各业,甚至包括端铁饭碗的国家干部。有一份来自深圳市的数据表明,至1978年,全市干部中参与逃港者共有557人,逃出183人;市直机关有40名副科级以上干部外逃。

直到1962年此次大逃港事件以后,广东政府才开始严厉阻止逃港,边防部队必要时候会开枪。

其实,对于广东地方来说,逃港是有一定好处的。

当时中国的人口过剩,可耕种的土地也不够了,农村剩余劳动力并不能创造出什么财富。

逃到香港的这些广东人,往往将父母、妻子、孩子等亲人留在老家,肯定会寄钱回来。

保安一个农民劳动日的收入为 0.70 到 1.20 元,而香港农民劳动一日收入 60到70 港币,差距近百倍。当时本地有民谣:” 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如对面 8 分钱。”(深圳寄信到香港要 8 分钱邮票费,寄信给香港的亲属汇款回深圳。)。

在那个年代,偷渡绝对不是什么丢脸之事。哪家有人偷渡成功,家人不但不以“叛国投敌”为耻,反而会在外人面前炫耀。要面子的家庭,儿子逃港成功以后,甚至会大摆筵席,大放鞭炮,以示庆祝。

这些侨汇是地方重要的经济来源,数额还非常大,政府乐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实,中央政府对此也是支持的,至少不反对。

1957年7月,国务院批准了“关于争取侨汇问题”的指示,根据侨汇额核发一定比例的物资购销凭证(俗称侨汇券)给国内收汇人,侨汇券持有者在专门商店或柜台购买紧俏商品或生产物资。这一制度实行了四十余年,到九十年代初废止。

1958年,福建省率先发行了侨汇券。紧接着,侨汇券在广东、广西、上海、湖南等十三个省、市、自治区也相继发行。

那么,有了侨汇也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搞什么侨汇券呢?

主要是这么一回事。

当时全国实行统购统销,粮油副食品都是计划供应。很多老百姓即便收到了侨汇的钱,却没有办法买到需要的商品,主要是食物。

于是,在海外的亲人为了救命,被迫将大量的饼干、罐头、黄油打包邮寄回国。这些东西体积大,价值低,导致大陆本来就不太发达的邮政系统,不堪重负。

况且,这些食物其实不值多少钱,国家还是需要硬通货。

于是,国家就搞出了侨汇券,让老百姓拿着它可以去合法购买粮、油、糖等属于统购统销的物资。

这样老百姓可以买到东西,国家有获得了硬通货,邮政系统不用运来运去,两全其美。

当时有侨汇券的家庭,是颇为让人羡慕的。除了基本的日用品以外,使用侨汇券还能买到一些紧俏的商品,比如:茅台酒、中华牌香烟、电视机、电冰箱、自行车、缝纫机。

小伙子找女朋友,如果家里有稳定的侨汇,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加分项。

其实,这就相当于对外国的劳务输出,对国家是有好处的。

扯远了,我们说主题。

跛豪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同家人一起逃到香港,这里有他们的亲戚。

跛豪文化程度低,难以找到什么好工作,住在木屋区靠出苦力为生。当时逃港者,基本都从底层的低薪工作做起。自然,也有人可以出头,成为富豪。在上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中,有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但绝大部分逃港者,由于文化低、社会关系少,最多成为普通市民。

那个年代,香港也是劳动密集型经济时代,工人薪资很低,也没什么保障,经常被欺负。跛豪的香港小老板就特别压榨大陆打工仔,不把他们当人看。

克扣工资是寻常事,破口大骂也不稀奇,有时候老板甚至出手打人。

普通的大陆打工仔只能忍气吞声,任打任骂。

跛豪兄弟几个的性格都很强悍,不会吃这一套。

再一次被老板克扣工资后,跛豪忍无可忍,操起店里一把刀,顶住老板的裤裆。

跛豪让老板自己选,要么将之前拖欠的工资全部给他,要么就让命根子被割断。

平时很嚣张的小老板,当场吓得差点小便失禁,将所有拖欠工资交给了跛豪。

事后,小老板咽不下这口气,找到地头蛇混混为他出气。

当时香港的土流氓很多,遍地都是。

于是,几个混混拿着砍刀和钢管冲入跛豪的出租民房,要将他们揍一顿。

没想到,跛豪几兄弟都拿着凶器等着他们。

双方发生打斗,跛豪这伙人上来就关门下狠手,朝死里打。

本来跛豪这伙人少,但反正烂命一条,他们敢打敢杀,竟然将这群混混们打的惨败。

除了1个混混翻墙逃走以外,其余几人都被打成重伤,有人手脚都被砍断。

吃亏后,土流氓按照江湖规矩没有报警,却找到势力更强的黑帮,要收拾这伙“大陆仔”。

而一些同乡也告诉跛豪:你们区区几个人,是惹不起当地黑帮的。人家也不要找人砍你,让条子(警察)来抓你们,说你们是罪犯然后遣返回大陆,就够你们受的。你们想要没事,恐怕就只能投靠某个大哥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到了这一步,跛豪也没有其他选择,最终投靠了那伙广府人的敌对帮派,潮州帮“义群”,跟了一个大哥。

最初,跛豪仅仅是石硖尾搞街头赌博的小角色。

他30多岁才出道,就黑社会来说算很迟了。跛豪的凶恶和狡诈,远远超过黑帮的资深大哥。

跛豪找到自己的大哥,表示要出人头地,也要做堂主。

潮州帮大哥看着初出茅庐的跛豪,忍不住放声大笑“就你小子还想做堂主?你要能做堂主,我跪下给你磕响头!滚吧!”。

没多久,大哥就后悔说的这句话了。

跛豪找到一批潮州的兄弟,基本都是刚从大陆过来的底层打工仔。

这伙人在香港是最底层,生活困难,还经常受到欺负,都想借助打打杀杀来出头。

有了人以后,跛豪开始将注意力放在客家帮身上。

当时香港的毒品行业是广府人、客家人、潮州人三足鼎立,客家人的实力最弱,潮州人第二,广府人最强。

潮州人虽只占香港人口的十分之一,当时香港很多警察尤其是探长,都是潮州人。潮州帮比较容易找到警方的后台,加上相对比较团结,实力不容小视。

跛豪就拿客家帮下手,带着兄弟狠打狠杀。

他多次出击,将客家帮杀得落花流水,甚至亲自拿刀冲在最前面。

几次血战后,跛豪抢走了客家帮的一些地盘,占据了他们的毒品市场。

很快,跛豪被龙头大哥赏识,得到重用,派他去做一些重要的火拼。

由此,跛豪成为帮派的重要大哥之一,这自然也是有代价的。

在一次打斗中,跛豪被人用枪打断了左腿,导致终生残废。

从此,跛豪有了这个大名鼎鼎的外号。

成为道上有名的大哥后,跛豪开始专业从事贩毒。

香港的毒品问题,有半个世纪的历史。

从香港建立以后,直到1930年代,抽大烟都属于合法行为。香港商人只要拿到鸦片销售执照,就可以公开贩卖。

30年代,香港到处都是鸦片烟管,没什么稀奇。

香港正式禁毒,是从1931年开始,取消了所有特许销售鸦片的执照,也不允许销售,查封了所有的烟馆。

由此鸦片销售转移到地下,由黑帮开始操纵。

到了1945年,香港政府宣布任何涉及鸦片的贸易,均是非法,甚至抽大烟也是犯罪行为。由此,香港开始了严厉的禁毒。

此时的鸦片逐步过时,更厉害的吗啡、海洛因和可卡因开始占据香港市场。

这些毒品体积更小,危害更大,也更容易走私。

为此,香港在1954年成立了毒品调查科。直到60年代,毒品调查科的规模还很小。

那时候,香港警察非常腐败,警黑勾结严重。

跛豪很快同4亿探长吕乐等人搭上关系,仗着警方保护伞开始大肆贩毒。吕乐也是潮州人,是香港警察队刑事侦缉处前总探长。

在当时的香港警界,吕乐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自己的地盘可以整死任何一个黑帮大哥。

跛豪逐步同老乡吕乐搭上了关系,为此用尽了手段。

一说,跛豪甚至将弟弟的女友送给吕乐当做情人,后者还为吕乐生了孩子。

在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初期差不多10年,跛豪成为香港四大毒贩之一,垄断了半个香港毒品市场。

一般认为,跛豪走私的毒品价值超过3亿港币。

通过贩毒获得大量财富后,跛豪兵强马壮,逐步成为“义群”最有份量的大哥,已经不把龙头大哥放在眼里。

跛豪心狠手辣,开始冷酷无情的打击其他毒贩,打击对方的市场。广府帮首当其冲,一度被跛豪打的落花流水,丢失了大量地盘。后吕乐出面干涉,跛豪才和广府帮重新划定了地盘。

当时跛豪的商品还是比较原始的,除了海洛因和吗啡以外,还有部分生鸦片。即便如此,跛豪也赚到了巨额财富。自然,这些财富大部分要拿出来行贿。

跛豪在道上很威风,收买了很多警察,其实是五亿探长吕乐的手下而已。

吕乐是黑白通吃,通过跛豪等大哥,搞到了很多贩毒的黑钱。

而跛豪的财富就是靠贩毒,而贩毒是特别害人的。

香港流行海洛因以后,一旦染上毒瘾就很难戒掉,每年因吸毒死亡的人很多。男性瘾君子最终都会盗抢甚至杀人来弄毒资,而女性瘾君子最终都会卖淫。

跛豪贩毒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报应的是他的弟弟也染上毒瘾,始终无法戒掉,最后吸死了。

这一切的转机,就是70年代廉政公署成立。

跛豪的后台吕乐,早就听到风声,已经提前退休,带着妻儿跑路到加拿大。跛豪还是比较恋旧情的,每个月都要给退休的吕乐支付4万港币。

吕乐跑路以后,跛豪也就危险了。

其实,逃到加拿大前,吕乐就曾告诉跛豪要尽快跑腿,去加拿大、泰国、台湾都可以。

跛豪毕竟文化程度很低,不认为廉政公署有什么了不起,肯定还能用钱买通。

跛豪曾经对部下说:我来香港快二十年了,这里难道还有钱搞不定的事情?无非是价码高低。为什么廉政公署归港督管理?为什么他们要收拾吕乐?因为吕乐这些探长的权力太大了,把黑钱都捞走了,港督没了油水。港督让廉政公署铲平探长们,其实是想直接收黑钱。他要多少,我就给多少,毒品生意一样可以做。

没想到,跛豪彻底估计错了。

廉政公署油盐不进,根本不吃跛豪这套。跛豪区区一个流氓大哥,名气很臭,想要搭上港督的关系根本不可能。

想要收买廉政公署,这些人大多是从英国调来的洋鬼子,在香港毫无根基,也不会有什么发展。他们干几年就走人,根本不拿黑钱。

这下子,跛豪开始害怕了,却又放不下在香港如此赚钱的毒品生意,以及他重量级大哥的地位。他犹豫不决,不愿意逃走。

跛豪树敌很多,很快警方搜集到最够的证据,将他抓捕。

跛豪为了减轻罪行,自愿做污点证人。

1975年,跛豪被判处30年有期徒刑,他出手的毒品至少超过30吨。

跛豪的妻子也被判处16年有期徒刑,她是丈夫的左右手。

直到1991年患上肝癌后,跛豪才被保释出来,仅仅半个月后就去世。

跛豪是香港一个时期,黑帮中最厉害的大哥。

他的被抓,也预示着旧有香港黑帮那一套东西,已经彻底过时了。

附注:香港有过一部叫做《跛豪》的电影,吕良伟饰演跛豪。

搞笑的是,这部电影中,跛豪的戏份被叶子楣、郑则仕完全抢走了。看过的这部电影,都知道萨沙在说什么。嘎嘎。

声明:

本文参考《深圳的逃港历史:大规模就有4次 涉人口56万 》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14 03:51:43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