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孟鹤堂,发疯戏耍靳鹤岚,笑惨于谦媳妇白慧明

拜师于谦的孟鹤堂,发疯戏耍靳鹤岚并坦言说相声的“没好人”,笑惨师娘白慧明

德云社里“故事多”,他们不仅每天都在说故事,讲笑话,最有趣的是,生活中他们也是在每天创作和演绎着各种各样的故事。

最近在网络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岳云鹏私生女”事件,不仅让岳云鹏的生活深受打扰,也是让德云社极度“蒙羞”,为此郭德纲也是“义愤填膺”!但大家要相信,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

德云社的二当家于谦,虽然生活的非常低调,犹如闲云野鹤,但他的人气,人品都是不容小觑的。如今他的徒弟孟鹤堂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好不风光!

其实,每一个说相声的人,身上都“蕴藏”着无限的笑料宝藏,他们不单单是语言上诙谐幽默,他们更是容易捕捉和创造生活中的各种笑点,用孟鹤堂的话说就是:说相声的就没有“好人”!

孟鹤堂拜师于谦之后,就住在于谦的家里,与小师娘白慧明也算是“朝夕相处”了。第一次跟师娘见面,就大胆戏耍师父于谦说:“看来于大爷真是有点东西,找了个漂亮的大学生做老婆”,一句话令于谦佯怒到:“你小子敢编排师父啦”!

一次,孟鹤堂无意间讲起了他与靳鹤岚的一桩趣事,可是把师娘白慧明给笑了个东倒西歪。那次孟鹤堂去南京,赶巧南京下了好几天的连阴雨,空气特别的潮湿。靳鹤岚买了一条新床单,洗完后一直干不了,于是靳鹤岚就动了歪脑筋,干脆把湿床单挂在了孟鹤堂的房间里,这样孟鹤堂的房间里变得更加的潮湿了。

针对此事,孟鹤堂的反击更是让人“啼笑皆非”了。他每天趁着靳鹤岚上场演出的空挡,偷偷地溜回房间,拿着小喷壶把靳鹤岚的床单蒙喷一遍,掌握到恰恰好,以不往下嘀嗒水为妙。连续两天,靳鹤岚都没有发现,只是抱怨这样的鬼天气太烦人了,床单不知道啥时候能干?

后来有一天,孟鹤堂不小心失手了,水喷的太多了,顺着床单往下淌。靳鹤岚发现后,好生得郁闷,心想一个星期了,床单不但没干,还会自己吸水,这事情有点“太扯蛋”了。

师娘白慧明听到这里,笑得都岔气了,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笑不成声地说到:说相声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人”!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14 03:41:02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