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嘻哈沒有絕對!禁藥王&栗子:「明年去金曲紅毯耍帥」

一句『加Line叫過去』,你的腦海中是否浮現出下一句呢?

禁藥王&栗子在2017年時組成了團體,先後發布了《藥王回來到》、《PIMP》、《拖鞋》等作品,其中《PIMP》簡潔扼要又充滿惡趣味的歌詞,更是成為兩人的經典代表作,也替兩人在華語樂壇中殺出一條血路。這一次,我們除了講講日常幹話,也要聊些正經事。

 

我們沒想過會有這樣的成績

專訪/嘻哈沒有一定!栗子&禁藥王:「明年去金曲獎走紅毯耍帥」

不到一年的時間,兩人多首歌曲在YouTube上的點閱都突破了百萬,舉凡:館長、恩熙俊、瘦子E.SO等人都曾讚賞過兩人的作品。看見大家這麼熱烈的迴響,兩人其實都沒想過會發生這一切,「我們一開始有傳給很多人聽,大家就會幫我們分享,開始就有一點點流量,後面就是一個傳一個,到今天有這樣的成績」

在百花齊放的網路世代中,能不能走紅,除了要擁有才華之外,懂得自我包裝、行銷也是件功夫事,禁藥王和栗子也曾經懷疑過為什麼這人會紅?他憑什麼紅?但當自己真正進入演藝圈後,便找到了答案。

「音樂是一部分,但最重要的是你要得到人家的關注,這才是藝人該幹的事情。我現在到了這個階段,就能理解並不是你音樂做的很厲害,你就會紅,而是要去獲得觀看度,以及要去行銷你這個人、這個商品,音樂只是一部分而已。」

 

關於成名後的轉變⋯

專訪/嘻哈沒有一定!栗子&禁藥王:「明年去金曲獎走紅毯耍帥」

身為公眾人物,就得承受被數百、數千雙眼睛放大檢視,如何有智慧的看待所有評論,也是一大考驗。面對成名後的轉變,禁藥王也不避諱的說自己變空虛了,但其空虛的原因並非來自外界的眼光,反倒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我覺得等級到這裡其實很孤單,也很沒有前進的動力,心境上覺得很有壓力。我覺得我現在的成績還不錯,人家講我什麼我都不在乎,成績已經不會對我構成壓力了,現在讓我壓力最大的就是跟粉絲、人群接觸,也會很害怕把自己的負面情緒帶給別人。」

而現階段的栗子則是覺得自己太過懶散,「會覺得太多事情就很想逃離這一切,回家就想要沉溺在自己的空間,但我有發現這樣是不行的,既然這是我的工作,就不能覺得厭煩,這是最近我需要調整的」,除了心境上的變化之外,栗子也笑稱現在的他因為沒有金錢上的壓力,所以變胖了許多。

 

嘻哈沒有絕對

專訪/嘻哈沒有一定!栗子&禁藥王:「明年去金曲獎走紅毯耍帥」

嘻哈文化迷人之處在於它的不斷進化,從幫派文化到社會關懷;從到Old School到New Wave ;從次文化漸漸走向主流⋯對於栗子而言嘻哈並沒有個一定的框架,地上、地下亦或者是商業不商業這種爭論,曾經他們也會吵,但現在他們也悟出了一番見解,「大家都缺錢,我們也會做些歌比較商業,就是為了賺錢」,就是這麼豁達、這麼真實,就算被貼上了商業化的標籤,又何妨?

講起自己最Hip-Hop的態度與行為時,禁藥王與栗子的回應真的有夠讚的!

禁藥王:「最嘻哈的就是在面對挫折時,選擇正面去面對,然後讓不了解的人知道並且Respect我,這樣是讓我覺得很嘻哈的。」

栗子:「嘻哈的行為就是我現在賺錢,會給家裡多一點養家的錢。」

專訪/嘻哈沒有一定!栗子&禁藥王:「明年去金曲獎走紅毯耍帥」

然而一直以來致力於做Trap音樂的兩人,面對網友們的質疑,禁藥王與栗子也有話要說。

「我們就是喜歡做,並沒有想太多。我們可以在做Trap音樂中得到成就感,但有在規劃要寫一些比較不是Trap的歌,主要原因第一個是我想嘗試看看,第二個原因是那些商演平台、比較好的曝光機會都會說我們太不入流,就把我們拒絕掉,所以我們就想說我們要做一些比較入流的歌」,而栗子也稍稍透露未來也會嘗試一些比較旋律性的曲風。

 

Everybody Fake

專訪/嘻哈沒有一定!栗子&禁藥王:「明年去金曲獎走紅毯耍帥」

栗子與禁藥王在10月初時上架了與婁峻碩合作的單曲《Everybody Fake》,顧名思義,指稱在現今社會上人人都很虛假,乍看下覺得似乎有些冒犯,但聽完創作的理念後,思考起好像當個Faker也不錯。

栗子率先說道:「我們就是把感受寫出來,在台灣可能就是這樣,大家都很假(Everybody Fake),靠著關係飛著」,一旁的藥王也補充說明:「那首歌當初做的心態是覺得大家都說自己很Hip Hop、很Gang,但我們就覺得不Gang。以前覺得別人都靠著關係飛,但我們現在也靠著關係飛。所以我們後期就把這首歌改成『我們大家都很Fake,我們也很Fake』,當一個Faker對我們來說才是Keep it Real。」

除了歌詞直接了當提點出大家都很假,在MV裡頭其實也充滿了小彩蛋,像是兩人身上帶的項鍊是假的,牙齒包著的並非黃金而是鋁箔紙,「那為什麼我們還是會戴?因為我們就喜歡戴、就是好看啊」。很兇,但真的是很帥。

 

明年,金曲獎見。

專訪/嘻哈沒有一定!栗子&禁藥王:「明年去金曲獎走紅毯耍帥」

頑童MJ116曾在《2030》裡唱道:「那些金曲獎的獎項/都是舊時代的榜樣」,在近幾年的金曲獎內,有越來越多饒舌歌手入圍、越來越多嘻哈元素的表演出現,從舊時代的榜樣漸漸的成為了時代的新指標,形成了多元融合的音樂世代。

問及兩人會不會對於金曲獎有些渴望?禁藥王表示他深知這種類型的音樂與金曲獎有些不符合,但還是希望能夠入圍,金曲獎對他們來說最大的價值並非成就感,而是能讓身價翻倍。

而栗子則是希望能夠走紅毯耍帥一下,如果真的有機會上台的話,他們會想大鬧一番,「如果能上台講話我們一定會講一堆幹話,講到被人家罵我們都沒差。我們就是會先罵一堆髒話,再唱一堆髒話的歌,這樣就可以在台灣創下歷史」

最後,栗子與禁藥王對於2020年的期許就是:「把新專輯做完。」

 

Editor _ Ivy

Photograph _ Murs

Design _ Sirius

发表于: 2020-11-11 16:41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