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黃宣:「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

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這是題沒有標準答案的問答題,找不到一個明確的答案與解釋,但人生就是這麼的難以預料,才會期待每一天的到來。對黃宣而言,正是因為世界充滿了未知,才會有動力想去探索、願意不斷的求進步,「我的世界觀就像個實驗室,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歡迎光臨黃宣的世界。

保持有機,讓音樂自由生長。

專訪/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黃宣:「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

在黃宣的音樂世界裡,他秉持的核心理念是「保持有機」,在創作的過程中讓音樂能夠自由生長,且同時不斷探索著音樂性、藝術性之新的可能,「有機的狀態就是盡量讓音樂在創作的過程中,能夠自由生長,不要被自己的期待給綁架。」在創作時誠實面對自己,並將自己的想像與投射自然的融合音樂之中,忠於自我就是最有機的狀態。

而在人生中,難免多多少少會受到旁人的眼光期待、輿論所影響,對黃宣而言他一直告訴自己自我實踐是最重要的,其餘的聲音皆是身外之物,觀眾們聽完作品後的反饋會讓這個作品的生命更加完整,但其實這與作者本身是毫無關係的。

「會不會被框架還是看個人,就算你今天沒有被自己的期待給綁架,你還是有可能被其他的資訊給框架,所以我覺得當然有時候會被自己的期待給框架,但那反而是個方向,讓你刻意去往那樣的方向做,這也不會不有機。所以作品還是會有好有壞,跟你的選擇與品味有關係。」

 

迎接最美好的音樂時代

專訪/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黃宣:「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

在去年第30屆金曲獎上,黃宣在他的音樂歷程中留下了標記,以單曲〈不開燈俱樂部 BKD CLUB〉獲得了最佳單曲製作人獎,同時也讓更多人聽見了他的作品,在上台領獎時,黃宣說了「我們即將迎接一個最美好的音樂時代」,看見華語樂壇有越來越多元的作品出現,黃宣也有所感受。

「我覺得在台灣有越來越多的創作者,用更多元的視角去詮釋自己的音樂作品,這也包括了很多類型,像是藝人、網紅各種媒體價值都有更多元的渠道,大家下一秒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都可以盡量去試。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刺激,而且會有越來越多不同的創作者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提到除了音樂之外的面向,黃宣也表示他一直很想嘗試演戲,也賣了一個神秘的關子,要大家可以期待他未來在戲劇上的演出。

而在得獎後,黃宣除了變得更忙碌之外,他也分享了自己在心境上的不變之處。「的確有很多人因為金曲獎更認識我的作品,但其實我做的事情還是一樣的,因為我從以前就是把音樂的自我追求擺第一個。我每一次都覺得做音樂沒有簡單的,永遠都是難的,所以這件事情才會對我來說很有趣,我不會因為它很簡單所以我才想做」

 

Soul Music is a Journey of the Soul

專訪/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黃宣:「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

黃宣先後在2018、2019年推出EP《都市病》與《馬戲團》,在今年10月也融匯成首張完整專輯《浮世擊》,其中最後一首歌曲〈飢餓時代〉裡頭最後一句唱到『Tease me/Feed me/Kill me』,分別代表了『腐/噬/擊』,黃宣才張這張專輯取名為《浮世擊》。

「這張專輯它就是一張船票,它沒有要你了解太多的前因後果,以不需要去理解,只是給你一個機會可以充分體驗、可以在作品當中找到自己的投射。所以你在這個作品當中感受到的,比我想要告訴你的還要更重要,透過聽感刺激編織而成的架空世界,讓你可以在裡面去投入你的各種想像跟反饋,都會讓這個作品變得更完整、更多彩,這個旅程是由你自己決定的,Soul Music is a Journey of the Soul。」

在專輯內除了取名上富有巧思之外,整張作品也被分為6種情緒波段,包含:甦醒、探索、適應、掙扎、反抗、殺我。對黃宣而言,人生就是個迴圈,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用力死去就是提醒你要好好活著,細看專輯內最後一首歌曲〈飢餓時代〉,正式代表著一種重生的概念。

「〈飢餓時代〉它是一個我對當下的狀態,以及我現在所有作品的一個總結,你也可以說它是對社會的投射,但我其實什麼都沒有講,所以如果大家覺這是對社會的投射,那就是了。」

專訪/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黃宣:「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

在黃宣的架空世界裡頭,出現了一首屬於他的類自傳歌曲〈.MERCY Rule〉,起初我以前前面那一點有著特別的故事或含義,但經本人解答後才發現那只是一個單純的記號,與這個宇宙觀的一個區別,而在這首歌中,他也選了一句最喜歡的歌詞和大家分享,「Don't hate the player, hate the game」

 

關於金曲獎

專訪/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黃宣:「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

發行了首張專輯後,眾人不免又會將更多的期待加諸在黃宣身上,每每歌手出專輯時總是會被問到「期待入圍明年的金曲獎嗎」?對此黃宣也很誠實的表示自己會期待,但這並非他所追求的。

「期待嗎?如果這件事可以讓更多人聽到我的作品,我當然會非常期待,但如果你說期待得不得獎這件事,我相信每一年問我,我都會說當然希望,但是這不是我追求做音樂的目標。這世界上會有很多人、事、物與資訊,會讓你導向跟初心相反的方向,然後有時候你自己都不知道,而我的優先就是擺在我對音樂的想像、追求上面,其他的都是附加的。

專訪/人活著的意義為何?黃宣:「活著就是個慢性死亡的過程。」

對於附加價值依然會保有期待,但對目前的黃宣而言,最大的期待是期待自己的音樂未來能發展成什麼樣子,即便努力不一定會達到預想的模樣,但在一直累積的過程中,它就一定會帶你到最適合自己的地方。黃宣的想法很真實也很單純,對於未來的期許,他也坦言目前已經開始進行下一張作品,也希望能持續有好的作品產出。

就像在《浮世擊》專輯內寫的介紹:「在失控之前,不如優雅地抱緊全世界」,戴上耳機,好好充分體驗一下這張作品。

 

Editor _ Ivy

Photograph _ Luke

Design _ Sirius

发表于: 2020-11-18 18:33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