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话小康机遇篇|百岁不是梦

1992年,我从中科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退休后,先是应法国国家科研中心邀请,发挥余热工作六年,后投奔儿子,移民加拿大十年。

我曾经接待三位香港大学生家访,看到我老两口住了125平方米宽敞住房,不无羡慕地说,她们家住的是上下铺。闲聊中,透露出毕业后希望有机会来上海工作的愿望。她们说:“我们喜欢上海的书香气氛和人文环境”。十多岁的大孩子,年轻、单纯,童心未泯,还没有学会客套和世故,老伴递上的水蜜桃、哈密瓜和紫葡萄,她们都一扫而光,毫不拘束。所以,我相信,她们说的是真心话。

上海老市长徐匡迪说过,“在中国最辉煌的时候跑开,会终身遗憾!”联想起不少访问上海、北京的加拿大朋友,回国后无不赞不绝口,于是,老伴和我一致决定,留在上海不走了。虽然放弃加拿大枫叶卡,丧失了加拿大老年金,但我每月都收到中、法两国政府退休金,绰绰有余供过于求。人到晚年,比起金钱,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和满足。

我原是一名乡镇小学徒,是新中国,让我上了北京大学;是改革开放,使全家都出国留学和工作。1981年,作为中科院核技术考察团,我访问欧洲;次年,我老伴国家公派赴美国进修两年;接着,我女儿、女婿、儿子、媳妇都先后获得了法国巴黎大学、里昂工学院的博士和硕士学位。1986年,我再赴巴黎,与法国开展长达十余年的交流合作,在巴黎核技术大会上被推举为国际顾问团成员,我的收入成倍增长。

昔因追梦奔远方,今为圆梦返故乡。归根故乡三年多,我像一颗衰老的种子落入沃土,老树发新枝,焕发出绚丽多彩的不老人生。年届九旬的我,腰不弯,背不驼,思想敏捷,步履轻快,连头发都保持天然乌黑。不久前,赴老家平湖扫墓,在古刹报本寺,当家主持广能法师,端详我片刻之后说:“施主可以活到103岁!”(周善铸)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22 06:57:41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