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青蛇》中王祖贤的一滴泪,诉尽婚姻里女人的隐忍和委屈

你老是说我没有定力,原来这个世上谁都没有定力,包括跑不出你掌心的老实人,还有你说要敬而远之的和尚。你辛辛苦苦花那么长时间做的事,我一下子全都做到了。我还以为你道行有多高呢,原来不过如此。

01

从法海那死里逃生,又顺利勾引了许仙后,懵懂无知的小青,开始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奚落起姐姐白素贞。语言犀利无情,眉目间尽是风情。

表情冷漠的白素贞终于被激怒,猝不及防地拔出宝剑来,在小青的脖颈处,留下了一道细细的伤痕。这一剑,是对小青的惩罚,也是她在面对自己婚姻失败时,一种懦弱的表现。

要不然心理学上也不会说,人的愤怒,本质上是对自己无能的一种表现。

小青见姐姐下手如此重,自己也恼了,大叫一声白素贞,化出兵刃,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

白素贞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小青,你要跟我斗法?”

小青剑随心出,冷冷道:“对的。”

02

室内的气氛诡异到极点。一番打斗过后,小青还是输给了白素贞。也是,以她五百年的道行,怎么斗得过白素贞。

可尘埃落定后,她们反而谁也没感到高兴,剩下的只有满腔愁容。白素贞充满怜爱地抚摸着小青的脸道:“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的,看我在不在乎你。你我之间缘分已尽,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此时的小青,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咄咄逼人,媚态横生,有的只是对姐妹感情的放不下。

“姐姐,我还有很多东西没跟你学呢,我知道叫你一声姐姐,你就会教我。”

她唯一担心的,只是姐姐会不会赶自己走。所以苦苦哀求,希望白素贞能让自己留下来,继续跟着她在凡间学做人。

白素贞却说,自己已经有了许仙的骨肉,想回到以前的生活根本不可能。

小青无法理解,姐姐为什么会如此绝情,只能盯着姐姐从眼角缓缓滑落的那滴泪,反复向她保证,自己未来一定做个“好学生”。

03

为了向姐姐证明自己的决心,她努力眨了眨眼,想挤出一滴泪,却被告知,“还好,还不知道眼泪是什么,等知道了你会痛苦的。”

此刻的小青,还没有意识到,她无心的行为,对白素贞造成的伤害有多深。在她看来,这只是对许仙的试探,丝毫不会影响她们的姐妹情。

白素贞也确实没有怪她,但从此刻开始,有一种叫信念的东西,在她心中坍塌了。

白素贞从西湖底来到凡间,辛辛苦苦学做人,本来以为自己选定的丈夫是个老实人,没想到小青只是稍微引诱了一下,就让他原形毕露。这怎么能不让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心灰意冷?

没做人的时候,羡慕凡间有情,苦苦修炼化成人形。来到凡间后,陪丈夫读书,开了间药铺亲自坐诊,房子是现成的,挣的钱也足够,自己又长得国色天香,为丈夫铺好了未来的路,奈何卧榻边的男人还是不老实。

04

如果是以前倒也罢了,看错了人,大不了重新找。可笑就可笑在,她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女人一旦做了母亲,总是爱心泛滥母性大发,没有年轻时的潇洒,也慢慢忘记尊严。哪怕道行深到可以起死回生,她也只能和普通妇人一样,在发现丈夫有二心时,装作什么也看不见。谁让这个人是孩子的父亲呢?

有什么能比这个更残酷?

不只心灰意冷,从这一刻开始,恐怕她就明白自己视为生命的爱情,在某些人眼里根本一文不值,所以才会以武力,逼小青回紫竹林。

可惜小青不明白姐姐的良苦用心。在她看来,姐姐为了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就不顾多年的姐妹情分,实在太狠心。因此她不但不走,还铁了心要跟姐姐斗到底。

“小青,你快和我们离开这里。”

“跟你们?跟你,就不能跟她。”

“为什么?”

“因为有我,就不能够有她。”

05

两个初来乍到的蛇妖都明白,爱情要从一而终,只有许仙不明白。他以为只要自己继续装傻充愣,就可以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恕不知,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也难怪小青在影片结束的时候会难过地说,我来到凡间,被世人误导。你们说人间有情,我信了。可究竟情为何物,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等你们弄清楚的时候,也许我会再回来。

春城乱花飞舞,那个迷人的夜晚,青白二蛇一起坠落人间。一个被屋内热闹瑰丽的乐声所迷惑,身披薄纱在人群里翩翩起舞。另一个不迷恋这过眼的繁华,循着朗朗读书声而去。

本以为都可以感受这尘世间的温暖,没想到最后双双遭到背叛。许仙喜欢白素贞,喜欢的只是她美丽的皮囊。法海明明对小青动了心,却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张口闭口就骂她是妖孽。

直到最后白素贞被压在雷峰塔下,金山寺无数僧人死在自己脚下,才言辞恳切地请求小青留下。

06

半冷半暖秋天

熨贴在你身边

静静看着流光飞舞

那风中一片片红叶

惹心中一片绵绵

半醉半醒之间

再忍笑眼千千

就让我像云中飘雪

用冰清轻轻吻人脸

带出一波一浪的缠绵

留人间多少爱

迎浮生千重变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电影的最后,小青于千万人影里,终于找到那张熟识的脸。可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因为许仙放弃了她们两个,而有一丝酸涩的情绪涌上心间。

眼泪轻轻从脸颊滑落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姐姐说的话,原来做人这么苦。

要学会撒谎,还得说服自己接受背叛。

“你应该和姐姐在一起的。”

轻轻抚摸着这张好看的脸,小青手中的宝剑,猛地刺向对面一脸懵逼的许仙。在这一瞬间,她终于弥补了对姐姐的亏欠,也完成了自己从蛇修炼成人的最后一关。

耳边“人生如此,浮生如斯”的歌声又起,春城温暖的阳光下,再也不见那两个眼波流转的姑娘。唯有法海一身袈裟,怀抱婴儿矗立在水面上。

没人懂他在想些什么,也许只有参透佛法,他才能真正懂凡人的苦。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0-11-26 03:49:23 P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