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生活打过耳光吗?

我靠!原来这么挫。

终于走出了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我感觉自己的内心是平静的喜悦。这一个月的经历,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残酷的地方。

有时,人对人像狼。会把规矩摆在人的前面,会因为生而为人,感觉到抱歉。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我能感觉到,极度的惶恐和焦虑在摧毁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在抗议,感冒,说不出话,发烧,流鼻涕,心跳在加速,胃部,腹部因为痛苦和压力在隐隐作痛。

记得我曾经看过《我在底层的生活》芭芭拉的作品,觉得阶层的固化是一种很难以跨越的天堑,觉得穷忙族,大概是世界上生活最辛苦的一群人了。

然后很快被打脸了。看到了《格调》,知道了原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有人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而且堂而皇之地记录下来,以供后人参考。

其中有一项说到了底层,大概有两种,一种是赤贫阶层,大概相当于三和大神,一种是看不见的底层,一般集中在监狱等特殊场所。可能很难有机会,看到看不见的底层。

我有了这次机会,看到了看不见的底层,那是一种真正贫穷的生活。所谓贫,就是没有钱,所谓穷,就是没有出路,走到了尽头。

这种底层是什么样的生活呢?今天重复着昨天的日子,明天又重复着今天的日子。从最开始的难以接受,痛苦,到之后的麻木,好像不需要太长时间。

看新闻,看到别人都在从贫穷走向小康或富裕,而自己身陷困境中,无法挣脱,这摧毁了我一直以来的信念。

我相信明天会因为今天的努力变得更好。今天的行动,让我明天可能有更好的生活。但当我身处困境中,我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坚强。

自己的努力和行动,看起来那么的无力,就像垂死前的呻吟,低沉,没有人能听到。即使听到了,大多人也会选择袖手旁观。

我突然想起了,日本无赖文学的代表人物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最初我以为,他之所以写出这样的作品,是因为他天生就有抑郁人格,加上日本自杀氛围很浓重。

但现在我觉得,有时候,某个事情,某个错误,某个过去,会让一些人失去做人的资格。失去尊严,失去人格,被剔去自己应有的骨头,是真的存在的。

那不是他的杜撰,就是他的生活。我亲眼看到了这种类型的人。活着就像丧尸,四肢僵硬,肢体麻木,心情抑郁或者暴躁,无助地日复一日重复。

庆幸的是,我只是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有些神经质,而没有到抑郁成疾的程度。我还活着,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哪怕活着很辛苦。

我感觉现实很让人绝望,关键是越努力越绝望,就是会一次次教会一个人,你的努力是没用的,是影响不了大局的。这真的让人感觉很无助,习得性无助。

很多人说经历是财富,会增加阅历,会让一个人变得更好。丰富,多元,总之更优秀。而真实体验过糟糕环境,影响到一个人的健康和快乐,那应该没有人愿意体会第二次吧。

喃喃自语,整整一篇都在喃喃自语,我说了什么,我说了很多,可又像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痛苦地呻吟。

可能这就是生活,会在感觉好时,突然给个响亮的大耳光。但在打过之后,还会给出一线希望,一片曙光,让你感觉,好像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让一个人在水深和火热中不断挣扎,真的太痛苦了。佛家说,人生皆苦,所以四大皆空。可能人真的需要无欲则刚。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1 07:03:13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