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瓶探秘:老中医扎针灸治腰椎间盘突出

点击上方关注两字,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2006年,笔者在广东东莞打工时,工作时闪了一下腰,当时没什么异常,没想到过了一年多之后经常性的腰痛,有时候可以说是钻心骨的痛,其间在长沙的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做过全面检查,这超那超都超尽,可就是没超出个所以然来。

湘雅附二医院技术力量很雄厚的

2014年11月中旬,该死的腰痛又发作了,这次痛得笔者只差寻了短路,那种感觉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痛了几天后,有关心笔者的朋友对笔者说:你这只怕是腰椎间盘突出!

开始并没意识腰痛是什么病症的笔者赶紧百度,感觉确实蛮符合腰椎间盘突出的症状,因为知道西医对腰椎间盘突出并无有效治疗手段,于是到处打听有无治腰椎间盘突出的高明中医,最后有壶瓶山本地的熟人建议笔者,壶瓶山知名景点剩头吊桥上方有一个老中医叫陈孝治,他师著名中医龚光昭,现在在石门县城坐诊,他善于针灸推拿,也许可以帮上你。

陈孝治就是剩头吊桥附近的人

于是该周末就赶下石门,巧的是在班车上正好遇到了这位陈大夫,陈大夫正好回了剩头吊桥上方的老家后返回石门,交谈之后才知道陈大夫已年过八旬,于是和老人约好,下午去找他。

中午先到石门县中医院,提前联系的骨科主任诊断确实是腰椎间盘突出,并称目前还没有有效治疗手段,只能多注意休息,并睡硬板床云云!

笔者也没吭声,出中医院后直奔陈大夫,此时陈大夫早已在等候笔者,他用手摸过笔者的腰,然后又号脉,也说是腰椎间盘突出,然后告诉笔者说:这是当年腰闪了之后,腰部有血淤积在此,现在压迫神经导致疼痛,现在应该通过扳扎筒把淤血吸出来,淤血吸出来后不再压迫神经了,腰自然也就不痛了。

笔者虽然不懂医学,但听起来感觉确实有一定道理,于是就请陈大夫跟笔者治疗。

笔者当时扎的就是这种针

走到里面的针灸室,陈大夫拿出一盒不锈钢针,叫笔者脱去上衣,然后在腰部消毒之后,在左边先扎了一排钢针,具体扎了多少钢针看不到,反正当时腰部已经痛麻木了,那么多钢针扎进去居然毫无疼痛的感觉,扎了一会后,把针抽出来,然后用真空罐贴在背后,陈大夫说是要利用这个东西把淤血吸出来。

就是这样子的真空罐把淤血吸出来

说来也怪,当陈大夫把真空罐拿下来后,扎针的这一边腰部当即就不痛了。

笔者心里暗暗吃惊,中医难道这么神!这时陈大夫把背后用纸巾擦过后说:你看,这个血黢黑的!笔者看了一下那些纸巾,确实有红得发黑的感觉。

右边同样如此就不多描述(只是这次钢针扎进去的时候感觉到痛了,也许是左边神经开始有感觉了)。

等陈大夫把右边扎完后,笔者当即感觉完全不痛了,立马站进来挺胸收腹作几个深呼吸,然后结账出门,进来的时候笔者是痛得勾着腰进来的,出去则是腰杆子挺得笔直,然后立马杀到中医院,对那个诊断的医生说:你不是说我治不好了的吗!我现在就不痛了!

这医生听笔者说完之后嗤之以鼻,说:你这最多能治个眼前,你以后看痛不痛!

笔者当时被他说得也没底了,就对他说,如果能管三年,就算治好了!

他点头说,三年偶尔痛次把也可算得上是治好了.

现在已过去六年,这六年里再也没有出现那种痛得寻短路的感觉,偶尔有点点痛,但是完全能接受。

经过陈大夫给笔者治疗这个腰椎间盘突出,笔者从此对中医是极为信服了,后来笔者在网上介绍这事之时,有人反驳说是淤血压迫神经痛不假,但这不是腰椎间盘突出,笔者也不争论,我想中医西医都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这想必是没错的。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辨证治疗,与西医依靠仪器完全不同,现在长大的年轻人可能都没听说过望闻问切四个字了!更不用说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被有司视之为封建迷信的祝由科了(祝由科确实算得上是 东方的特有文化)

也许现在的西医太过于注重仪器了,还是吸收一下中医的望闻问切的辩证法才好,当然西医也有值得中医参师之处,相互参师,融汇贯通才好。

东西方文化还是要相互交流、取长补短才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1 06:44:47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