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卫生员即将调走,约我见面,我百般纠结:该挽留还是该支持

兵营兵事连载66

作者:石头大侠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历任战士、副班长、报道员、营部书记、副指导员、新闻干事、教导员、宣传科长、政治部副主任,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

我与卫生女兵谈诗交往的时候,她的父亲突然来信,让她调回到师医院,肯定是有着进一步的打算,那就是为自己女儿的前途铺路。

一边是她滑入了爱的草原,一边是她将要进入自己前途的漩涡,何去何从,她也是在苦苦斗争。她给我写信,让我去卫生队见面,这也是一步险棋。卫生队是看病的地方,可是自从1977年后门兵出现女兵后,这里又是经常发生出事的地方。

当时一个连队的排长,小伙子也是一表人才,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他们连分来了一个女卫生员。这个女卫生员,要个头没有个头,要长相很一般,要皮肤又比较黑,三项标准她未占一项。可她分到连里后,也是一朵女人花,很快引起了男兵的注意。这个女兵其貌不扬,但她很会打女人的牌,她很快又在全营红了起来,两个排长为了得到她都下了不少的功夫。

两个排长选一个女卫生员,女卫生员当然选择了漂亮的排长,用他的漂亮来弥补自己内心的空虚。她们在连队就发展起了恋情或者说是激情,天天晚上都要卿卿我我,在连里影响很不好。营里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就把那个女卫生员调到了营里,以为这样可以控制一下俩人迅速发展的关系。结果,适得其反,不但没有控制住,而且越演越烈,营里也没有了办法,只好让团里把那个女卫生员调到了卫生队工作。

有些时候感情这东西,越是要遏制,往往发展得还比较快,就像添加了催化剂似的突飞猛进。女卫生员调到了卫生队,排长受到了营里领导的批评,表面上看风平浪静了,大家都以为这样他们从此可以一刀两断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连里俩人也就是手拉了手,只是手与手的接触,到了营里、卫生队,关系越来越亲密,发展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后来,俩人双双被复员处理回家了。排长被复员回家,是受了处分,而那个女卫生员复员回家,也就是顺其自然。

在兵营,他们的美梦破灭了。两个人回到地方后,虽然不在一个城市居住,但两个人还是走到了一起。排长心甘情愿地放弃了自己的故乡,千里迢迢来到女卫生员的家乡,与她结成了夫妻。

卫生女兵约我去卫生队,是与我商量她的走与留,很明显,她是在矛盾之中的。从我的内心讲,肯定是希望她留下的,虽然我们的情感发展并不是严格的爱情,但这种纯真的情谊也是一股前行的力量。但我又要从卫生女兵的前途考虑,她在卫生队发展是没有希望的,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女兵提干的指标,最次她也要到师医院去发展。她父亲让她从师医院到卫生队,明显的是来锻炼。我左右衡量了各自的利和弊,心里踏实了许多,还有一天的时间,就是要生死离别的感觉。我开始琢磨着这一天将怎么过去。

我在看书。看书可以冲淡人们对某一件事情的纠结。当我又翻到《林海雪原》中,少剑波正在思考着问题时,小白鸽进来了,少剑波没有理她,小白鸽问他需要喝水吗?少剑波说你去忙吧。小白鸽拿出松子让他吃,少剑波还是没有理她,小白鸽一下子把松子放到了地图上,少剑波望着她说,看你头发乱得,让人家看见会……抓紧时间去参加娱乐会去。

少剑波这一句话,还不如不说。小白鸽听了这句话,热的心变凉了,她不高兴地走了出去。看到这里,我在想,女人心细得有时候就跟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但是男人的心就跟大人的脸,说不变真的就不变。

下午时,我又到连队走了一圈,找到山东文书,正在跟他聊天时,他们连的指导员走了进来。指导员是个小个子,眼睛不小,说话挺随和,脸上总爱挂着笑容。他接过我们俩的话题说,你们现在当兵,连队都有了女卫生员。他们连没有女卫生员,卫生员是个男兵,跟小孩似的。我说,指导员,你们连怎么没有女卫生员?他说,当时营里分配时我没有要,把这个美事让给其他连了。

我开玩笑地说,你们连要是有个女卫生员,跟文书还是个伴。指导员很爽快地说道,有个女卫生员也跟他成不了伴,我们文书太老实了,见了女人说句话都脸红。

指导员说山东文书脸红红的,山东文书的确是那样的,一见女人就不好意思,说话紧张,本来说话就不利索的他,说起话来更是呜呜噜噜。

指导员说,我们营当时出事那个女卫生员,刚开始就是在我们连,别看那女孩长得不怎么样,竞争对手还不少,所以我说,文书他们这个级别的,根本就沾不上边,起码也是排长以上的干部。

指导员觉得这话说得有点过分了。山东文书说,这些事我连考虑都不考虑,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看看我的《红楼梦》,大观园里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啊。指导员说,我们山东文书真的是个《红楼梦》迷,坚持研究下去,你也可以成为红学专家。现在年轻人研究古书的不太多了。

我说,真是这样,你像咱们图书室,战士们大多数借阅的图书都是现代文学名著,看古典的比较少。所以说,文书还可以称得上老夫子。山东文书笑着说,哪里哪里,也就是个大观园里的刘姥姥而已。他的话音刚落,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已经是副连长的排长大哥走进了小屋,他一推门,就笑着说,什么事让你们这么高兴啊?指导员说,团里的大秀才来了,一会在我们连里吃饭吧。当时部队星期天都是吃两顿饭。上午九点和下午四点是开饭时间,我一看表快四点了,便对指导员说,今天就不在你们连吃饭了,有时间过来。

排长大哥说,机关食堂今天肯定是吃包子。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今天还真是包子。当时改善伙食,包子是大家比较喜欢的食品之一。吃包子只是一个方面,关键是吃过饭要去卫生队见卫生女兵,这是重要的任务。要是在他们连吃饭,吃完饭肯定还要聊一会天,不能吃完了一抹嘴就走吧,尤其是排长大哥回来了,他平时话不多,但一吹起牛来比谁的话都多,而且还非得听他吹完牛才让你走。所以,我只好借着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告别了指导员他们一众人,我又回到机关,直接奔食堂而去。

相关文章

发表于: 2021-01-03 04:46:48 AM
更多新闻请到脸书追踪我们:我的分享平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